四川經濟網>瞭望>瀏覽報道

多舉措發力 護航穩健貨幣政策

2019-12-06 10:10:20  信息來源:中國證券報  編輯:鄭紅梅 審核:鄭紅梅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求是》發表了《堅守幣值穩定目標 實施穩健貨幣政策》一文,從貨幣政策目標發展的三個不同階段,總結了貨幣政策的三點規律性認識,有助于人們更好地理解當前貨幣政策理念和方向。筆者認為,我國貨幣政策發展的歷史并不長,能夠在較短時間內建立起一套貨幣政策框架,通過金融市場化改革來完善調控手段和理順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種種努力,無疑取得了較大成功。不過,實踐總是比理論要復雜得多,是不斷摸索的過程,在一個時期可能是好的政策實踐,到了另一個時期,由于形勢和環境的變化,就可能表現出一些問題來。對未來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幣值穩定而言,就要總結過去的經驗教訓,解決問題并不斷加以完善。


仍有需要改善的地方

我國貨幣政策仍然存在著需要改善的地方,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利率市場化效果有待進一步提高。市場利率更好地反映了市場資金供求的變化,也更好地反映了對通脹預期和宏觀經濟的趨勢。早在2013年,中國就放開了商業銀行貸款利率的上下限管制,然而商業銀行的貸款利率對宏觀經濟變化并不敏感。

其次,貨幣當局與其他部門之間的協調有待完善。易綱在文中指出:“貨幣政策不能單打獨斗,需要與其他政策相互配合,‘幾家抬’形成合力……不同政策之間的協調配合至關重要。”

第三,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暢。貨幣政策的目標是保持幣值穩定并以此促進經濟增長。但是,從央行的貨幣政策操作到最終目標的實現,不僅具有時滯,還要取決于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是否有效和順暢。有效的貨幣政策傳導需要保證金融與實體經濟之間、金融部門內部的良性循環。然而,受不完全信息、交易成本、體制機制摩擦等諸多方面的制約,貨幣政策傳導并非總是有效的。這種狀況,不單中國存在,即便是在西方發達國家,也是愈發突出的現象。中國一直有“脫實向虛”之說,其意思無外乎是,央行在貨幣政策操作(比如降準)之后,釋放出的流動性并沒有恰如其分地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結果便扭曲了實體經濟與高度金融化的虛擬經濟之間的價格,當然也扭曲了相應的投資激勵。


多舉措促進幣值穩定

上述貨幣政策的種種問題,是多種復雜因素交織的結果,要解決它們,憑央行一己之力并不能完成。未來在實施穩健貨幣政策、促進幣值穩定時,除了易綱所指出的五個方面,筆者還想強調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調整增長目標,減輕貨幣政策的外部壓力。過去貨幣政策總是在“穩增長-防通脹”或者是“穩增長-防風險-去(穩)杠桿”之間不停切換。一旦金融市場或增長率出現不利反應,貨幣政策做出相應調整后,又面臨來自方方面面“大水漫灌”的質疑。要真正將幣值穩定作為貨幣政策的第一目標,扎扎實實地貫徹“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原則,就需要使作為政策目標的經濟增長率與潛在增長率相當。否則,貨幣政策就一定會過度擴張,幣值穩定也就無從談起。

正如易綱在文中所說,貨幣政策只是短期需求管理,長期增長就要依靠技術進步和生產率的提高。此外,中國的長期增長還可能來自于改革釋放的紅利,只要真正的、名副其實的市場化改革不停步,企業產權得到切實保護,創新得到鼓勵,在不采取擴張性貨幣政策的情況下,中國經濟就大有可為。其實,中國可以接受的經濟增長率,要明顯低于目前實現的增長率,這實際上為貨幣政策提供了較大的回旋余地。

第二,建立以利率為目標的操作體系勢在必行。1994年,中國實行了以貨幣供應量為中間目標的政策框架,但在2008年和2018年就先后放棄了M1和M2的調控目標。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保持廣義貨幣M2、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但沒有明確貨幣供應量的具體目標值,這意味著,以貨幣供應量為目標的政策框架已經壽終正寢。然而,兩年時間快過去了,舊的框架已打破,新的框架卻遲遲沒有建立。近年來,央行一直強調貨幣政策的預期管理,而明確的可信的政策框架,恰恰是預期管理的基礎保障。央行雖然也不斷借鑒和學習國外所謂“利率走廊”調節,但仍然缺乏目標清晰的利率目標值。所以,盡管建立以利率為目標的政策框架,完善相應的政策工具組合,是實施穩健貨幣政策的必要工具保障。

第三,央行縮表是必要的選擇。中國目前的高法定存款準備金率與大量的央行貸款并存,在資產和負債兩端同時造成了扭曲。為了減少這種政策組合造成的扭曲,就需要調整央行的資產負債結構。筆者認為,繼續適時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比率置換金融機構尚未到期的各種銀行貸款,既不會造成流動性收縮,也減少了貨幣政策的扭曲。

第四,貨幣政策不應過多關注匯率的短期波動。在開放經濟中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時,應當將內部均衡要求置于壓倒外部均衡的地位,貨幣政策不應受匯率因素掣肘。與其關注短期匯率的波動,還不如繼續深化長期的匯率機制改革。(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 彭興韻)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