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觀點>瀏覽報道

李后強:把冕寧建成長征國家文化公園的創新高地

2019-11-18 10:32:00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魏文紅 審核:鄭紅梅

把冕寧建成長征國家文化公園的創新高地

——關于把彝海建成“六海”的構想

□  李后強


建設長征國家文化公園,是國家重大決策,是國家重大文化工程,目的是做大做強中華文化重要標志,涉及15個省區市。長征國家文化公園,是“四個自信”的具體體現,是中華民族的信仰載體,是實現民族偉大復興的力量源泉,要發揮好傳承利用、文化教育、公共服務、旅游觀光、科學研究等特殊功能。根據中央要求,要出臺相應保護條例,加大保護力度,拍攝有關影視片,打通斷頭路,改善旅游設施和有關機場、車站、碼頭,進行“重走長征路”深度體驗游和紅色研究學習游,鼓勵生產文創產品。冕寧是一個非常有故事的地方,是一個充分體現“先進與落后、現代與傳統、開放與保守、國際與民族”二元特征的地方。作為長征路上有廣泛知曉度、美譽度、闡釋度的重要節點,冕寧要特別珍視這個機遇,強化緊迫感、使命感,加快“紅色冕寧、生態冕寧、科技冕寧、健康冕寧”建設。我們要努力把冕寧建設成為長征國家文化公園的創新高地,重要景點,使冕寧精準脫貧,永遠脫貧。

冕寧是涼山的明珠,也是四川的明珠,更是民族團結的典范。冕寧 “山似冠冕,水稱安寧”。冕,古意是指帝王的帽子,加冕、冠冕,都是古代帝王就職的重要儀式。冕,代表權威性、合法性,具有重大的象征意義;寧,寓意安寧、平安、祥和,從地理位置講,是攀西高原安寧河谷的代表,我認為也有詩意棲息的意思。冕寧,不僅是王者之冠,更是人們向往的詩意和遠方。冕寧,物產豐茂,環境優越,不僅有豐富的自然資源,是安寧河谷的糧倉和寶藏,處于藏羌彝文化走廊的重要節點,更是紅軍長征的重大事件發生地。在這里,成立中央紅軍入川的第一支革命政權——冕寧縣革命委員會,第一支革命武裝——抗捐軍,更是“長征”第一次正式提出之地,這是載入中國共產黨史的地方,也是進入人們心靈的地方。

現在黨中央、國務院提出建設長征、長城、大運河三大國家文化公園,如何深刻認識這一重大決策的意義,如何用全新思路,把精神高地、文化高地、科技高地、產業融合高地、民族團結高地建設好,讓國家文化公園真正成為國家對冕寧發展的一次“加冕”,十分重要。在長征線性走廊的區縣中,冕寧率先建成長征國家文化公園的創新高地和嶄新景點,以彝海結盟為原點,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裂變出“六個海”:紅海、文海、碧海、情海、云海、銀海。

眾所周知,海——海納百川,有容乃大。海,既有物質形態上的巨大規模,海洋占地球表面71%以上,海又有意識形態上的開放、包容、融合的胸襟氣度。海,能吸納千河,更能孕育萬物,創造無窮無盡的精神財富和物質財富。

一是紅海——革命之海。就是要把冕寧的紅色資源,長征紅色的遺址遺跡保護好。在保護的前提下,多維度講好紅軍長征故事。從中央紅軍入川第一個縣級黨組織,到第一個革命政權;從第一支地方革命武裝,到第一支少數民族武裝。朱德總司令在冕寧發布的《中國工農紅軍公告》中首次提出“紅軍萬里長征”的概念,由此“長征”正式出現;彝海結盟,是長征紅色文化中一大家喻戶曉的美談。既是一次重大的歷史事件,也是共產黨的民族政策的肇始,更是共產黨創新創造的生動寫照。紅海,要把紅色資源的多個“第一”的故事講好。一是還原歷史,歷史的原貌盡可能恢復,原汁原味更能吸引人。過去建了很多博物館、紀念館,但內容多有重疊,要從創新創造上調整展出內容,做到每一個館互不雷同,要增加體驗沉浸式方式方法,多維度展現紅軍艱苦卓絕的歷史。二是講好紅軍故事,既要講好歷史的大事件,特別是彝海結盟這樣的歷史大事,要結合歷史遺址遺跡和革命文物,將事件的來龍去脈、歷史影響、重大意義講清楚,同時,要更進一步挖掘普通紅軍戰士的故事,特別是當地踴躍參軍的小戰士的故事,豐富和完善紅軍長征這一重大歷史事件的內容;三是要充分發揮紅色的教育功能,編出一批紅色教材,建設一批黨員干部的教育基地、學生的研學營地、親子旅游基地。特別是要把“彝海干部學院”辦出品牌、辦出影響、辦出水平、辦出特色。加快數字平臺建設,打造永不落幕的紅色彝海。基地的建設要立足于寓教于樂,徹底改變過去呆板、嚴肅地說教式的教育模式,要有體驗、沉浸式手段和方法,要親身體驗長征路、親口嘗“紅薯飯、南瓜湯”,親身參與“奪碉堡”“拼刺刀”“打阻擊”等戰爭游戲,在親歷中培育勇敢堅毅的品格和對祖國的情感,要讓短期的參觀變為生活化場景,反復體驗。四是立足紅色產業的開發,要著力開發紅色的文創產品,既要有紀念意義的文創產品,更要充分利用現代科技手段,如使用互聯網,建立網上網下的參觀體驗,實現網上的網絡紅色產品與現實的參觀有機融合;要由此衍生紅色產業鏈,要讓景觀形成IP與書法美術繪畫歌舞等藝術有機融合,創造出一大批有影響的文藝作品;特別是音樂,要有一批新時代的長征組歌。要有自己的節慶活動,增強影響力。講好紅色故事,要形成歷史遺址遺跡講、基地講、游客講、音樂美術書法繪畫影視等藝術品講等多種手法的模式,形成我講、他講、人人講、用行動講知行合一的紅色文化生態,。

二是文海——人化之海。冕寧處于藏羌彝文化走廊的節點上,歷史文化、民俗文化、山水文化等在這里繁衍交匯,底蘊深厚。“火把節”名揚世界。黃帝、顓頊、嫦娥等歷史名人家喻戶曉。服飾文化、飲食文化、宗教文化,獨具特色。冕寧文化,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晚期,是長江文化、中華文明的源頭之一;冕寧又處于古絲綢之路的重要通道——建寧大道的節點、茶馬古道的節點上,彝族著名的宗教改革家畢阿史拉在漫水灣收徒授課;彝族十月古太陽歷是人類學家莊學本教授在冕寧考察后發布于世;還有明末清初漢族移民在冕寧形成獨特的“屯堡文化”。要把靈山寺(1783年建)及其后山高原湖泊開發建設好,更好地服務于消費者。

依托豐富的文化資源,讓創新創造在這塊熱土上綻放出絢爛的光芒,這是我們義不容辭的歷史擔當。一是要對文化的遺址遺跡以及非物質文化遺產進行普查,建立文物清單,有條件的要進行原樣性修復,特別是遠古文化遺跡、古南方絲綢之路、茶馬古道遺址遺跡進行重點保護。二是要充分利用歷史遺址遺跡的唯一性,建設文化教育基地、愛國主義基地、科普基地,讓我們優秀的文化傳承下去;三是創新創造,首先要充分利用冕寧豐富的文化資源,提高冕寧的文化影響力,著力在教育、旅游上提高競爭力;其次是建立冕寧獨特的文化IP ,創造自己的文化品牌,吸引一批藝術家、文化創新人才到冕寧創業,萃取優秀的文化精華,融合創新創造智慧,創造出一批優秀的有影響力的文化產品;最后是鼓勵和扶持一大批本土尤其是外來文創人才和文產領軍人物,扶持文創的龍頭企業、骨干企業和小微企業,鼓勵和支持文創企業,打通一、二、三產業界線,跨界融合,構建以音樂、文博、設計、動漫、影視、傳媒、文學創作等為重點的現代文創產業體系,處理好保護與開發,事業與企業,傳統與現代,民族與世界四大關系,形成百舸爭流,自組聚合,無限裂變的文化海洋。

三是碧海——生態之海。彝海是純凈的高山湖泊,是高原的綠寶石。冕寧還有安寧湖、冶勒湖等,有著豐富的林地和水資源,有林海、草海、花海等自然生態之海,這是大自然給我們的最好饋贈,給這塊土地的“加冕”。特別是冶勒湖自然保護區,是“南北動物走廊”,大熊貓保護基地,意義重大。如何把生態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就是要在綠色、生態、無污染上做文章,把生態資源變為生態產品。冕寧地處四川第二大平原的安寧河谷,物產豐富,農業較為發達。要變傳統農業為綠色農業,就是要牢固樹立綠色理念。要在農業生產環節、種養殖業上應用現代技術,嚴格執行國際綠色生產標準,樹立自己的地理標志品牌,要有自己的糧食、蔬菜、水果、水產、小家禽等綠色拳頭產業,提高農產品的附加值,提高農業效益。同時要延伸綠色產業鏈,特別是要把生態旅游作為重點,要把整個冕寧作為綠色生態全域旅游來規劃布局,堅決杜絕一切污染源,讓碧海成為冕寧社會經濟發展的底氣,持續發展的原動力。

四是情海——友誼之海。彝海結盟是共產黨人與彝族人民在長征中創新創造的范例。劉伯承與小葉丹的結盟,直接昭示了共產黨人的大小民族一律平等的主張。這個結盟,體現了民族的友情,情深似海。彝族與共產黨的情誼源遠流長。彝族,過去稱為“夷族”“倮倮族”,新中國成立后,毛主席和周恩來在北京會見彝族代表,提到以前彝族名稱不統一,“倮倮族”其中有侮辱性的意思,“夷族”也不好,因為夷原意是外族。新中國是由各兄弟民族組成的大家庭,大家應該平等互愛,更不應該有夷內之分,“夷”不利于民族團結。毛主席提出了把“夷”字改為“彝”字,他認為鼎彝是宮殿里放東西的,房子下面有“米”又有絲,有吃有穿,代表日子富裕,大家聽了很滿意,一致表示贊成,從此,“彝族”為正名。彝族是我國第六大少數民族,在冕寧生活有16萬,占總人口的40%以上。彝族有著豐富的文化傳承,如何把民族文化進一步保護好,弘揚好,要讓彝族的民族文化走向世界、走向國際,是當前的重要課題。要創新思維,要把民族文化傳承、與當前的長征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有機融合,不僅要講好“彝海結盟”的故事,更要多維度展示彝族的節慶、婚喪嫁娶、民族工藝品、民族歌舞等。“火把節”已成為涼山的一張亮麗的名片,冕寧要創造自己節日名片,要挖掘一兩個彝族節慶、有代表性的歌舞等向世界推介;要推出一批彝族旅游景點,打造一批彝族村落、彝族民宿,要讓國內外游客走進彝族的生產生活。情海,是劉伯承與小葉丹結盟的兄弟情誼,也是漢民族與彝族在長期的共同生活中結下了深情;從民族情海,到友情之海,愛情之海,親情之海。彝族,一個重情重義的民族,冕寧,一座重情重義的城市。近者悅,遠者來。問世間情為何物,直至冕寧相逢。打好情字牌,培植情文化,建設結盟村、結盟鎮、愛情村、愛情苑,做好情文章。情是最美的風景,情也是最大的產業。建設國家民族結盟研究中心,開發結盟產品。

五是云海——科技之海。據學術界研究,宇宙密度95%以上是人們未知的暗物質和暗能量。在冕寧雅礱江大河灣上的錦屏水電站,有全球最深的暗物質探測實驗室,垂直巖石覆蓋達2400米,科學家們正在這里尋找“宇宙幽靈”的蛛絲馬跡。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坐落于冕寧這片既古老又年輕的土地上,代表著我國科技的最前沿。在這里仰望星空,探索星空的奧秘,探究月亮女兒容顏、追尋白云后面的故事,這是中華民族的人文情懷:“舉頭望明月”是李白的鄉愁、“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是蘇東坡的喟嘆,“可上九天攬月”是毛澤東的氣概。冕寧是“嫦娥奔月”神話故事的原產地,而今奔月已成現實,太空車已從這里出發。要盡快建設“奔月城”“嫦娥鎮”“嫦娥宮”,開發嫦娥系列文創產品。科技是我國快速發展的支撐和動力,要充分利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的科技優勢、科學家的隊伍優勢,深入開展科技的普及教育和科技游覽。要吸引國內外的游客,了解最新的科技成果,把這里作為每個人的科技長征出發點;要建設科技的游學基地,引導青少年熱愛科技,探究宇宙世界,走進微觀世界,為理想插上翅膀,讓夢的射線飛向太空,開啟“太空長征”,要培育少年科學家、少數民族科學家,這里就是科普沃野,科普樂土;要把西昌衛星發射基地建成一個文創基地,放飛科技之“夢”,為“科技夢”“太空夢”筑基,要創新創造出一批文藝作品,一批文創工藝品,特別是科技童話劇、科普連環畫等;要把它作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培育科技素養、大國情懷、增強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科技長征,太空長征,是新時代的長征,是昨日長征的延續。有更多的科學家、科普作家、科創企業,再續“彝海結盟”的美談,讓冕寧云海,成為計算云、電子云,量子云,數據云,思想云。

六是銀海——產業之海。要形成強磁場吸引生產要素,打造優質產業集群,把經濟搞上去,把“銀子”掙回來。構建安寧河康養產業高地,為世界銀發老年人提供國際健康養老目的地。冕寧地處安寧河谷,物華天寶。這里有豐富的森林植被、充沛的水源、宜人的氣候,符合“6+1”度理論,是康養產業的理想之地。西昌、米易已有成功的經驗,要借鑒他們好的做法,盡快規劃建設一批養老基地,吸引國內外的老年人來此養老,中青年人來此養生;這里有靈山景區,可以開展禪修康養;這里有豐富的林地資源,可以林下種植中藥材,開展中醫藥養老養生,森林康養;這里有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可以進行科技康養;可以思考全產業鏈、跨界的多種形式的養老,這是冕寧的優勢,康養產業可以做大,大到全域康養。推動康養產業、現代農業、旅游會展、商業物流的協調發展。把冕寧建成區域經濟強縣,民族地區經濟強縣,國際反貧困試驗區。設立“反貧困戰略論壇”。

我們根據“彝海”衍生出紅海、文海、碧海、情海,云海、銀海,每個海都自我發展,又相輔相成,共同促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每個海都是思想的解放,都是思維的裂變,都需要人才的保證,都需要政策的支撐。“冕”是山,更是我們每個人自己頭上的“王冠”,我們要在頭腦上做大文章,在人才上做大文章,借長征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契機,充分發揮政府和市場兩只手的作用,再次為冕寧的發展“加冕”,為長征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做出我們的貢獻。

(作者系四川省委省政府決策咨詢委員會副主任,四川省社會科學院黨委書記、教授。本文系其 2019年11月16日在第二屆彝海學術峰會上的發言。盧加強、湯憶玲、翟琨同志參加了本文寫作和討論)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