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非遺天下>瀏覽報道

壤塘唐卡:畫與心的契合

2018-10-17 10:13:26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壤塘唐卡:畫與心的契合

□ 莫克  聞釗強/文  旦真/圖


5bc6003745495.jpg

龍柔老師給學生講解唐卡畫


“懸天凈土·壤巴拉”神秘高遠,充滿魅力,是阿壩州最后的秘境。這里地處川甘青結合部,則曲河、杜柯河穿境而過,錦繡般的河谷兩岸匯集了安多、康巴及嘉絨藏族的民俗文化;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相融形成了覺囊、噶舉及寧瑪等豐富多彩的佛教文化。壤塘的唐卡藝術便是匯集了這些文化源流,傳承發展并走出了一條自己獨特的道路。

壤塘唐卡不僅只是技藝的傳承和發展,更注重心靈的持守和修為。這也是壤塘唐卡的魅力所在。同時,在傳承發展地方優秀民族文化的同時,也給當地青年提供了學習的機會,讓他(她)們在這里學成后實現就業。這種通過技藝傳承發展來解決就業的扶貧方式,正越來越被人們所關注。


5bc600436fb1d.jpg

勾圖


5bc6004a46b96.jpg

工筆繪畫


傳習所:非遺傳承的“壤塘模式”

進入深秋的壤塘,我們起了個早。天色微明,從縣城邊的雪域賓館出來,一股涼風吹來驅走了殘存的睡意。我們一行五人,就在路邊一個小店吃了稀飯饅頭,驅車向中壤塘急奔。不到一個小時的車程,便到了壤塘唐卡傳習所。傳習所位于中壤塘則曲河岸,是一座典型的藏式四合院的二層建筑。

覺囊派是藏傳佛教的重要流派之一,清代后逐漸式微,只在相對偏遠的阿壩州的壤塘、阿壩縣等地保存下來,壤塘藏哇寺即為覺囊祖寺。如今,壤塘境內的覺囊派寺廟體系完備,成為整個藏區的覺囊文化中心和根本道場,影響較大。壤塘覺囊唐卡傳習所便與這里的三大名寺——藏哇寺、確爾基寺、澤曲寺,隔河相望。

作為傳習所的初級培訓基地,剛入傳習所的學員都要在這里學習文化和基礎知識,然后按其才能和意愿分別學習覺囊唐卡、藏醫、藏香、石雕、梵音古樂等專業知識。此時正是上課時間,每一個房間都有學員聚精會神地學習,他們內心篤定,在沉靜的氛圍中潛心向學。我們的到訪也未分散他們的注意力,經過一間教室時一個藏族姑娘抬頭望了一眼窗外,她的眼神和陽光一樣明媚。我們躡足而行,不忍打破這樣的寧靜。

覺囊唐卡傳習所是由該縣政協副主席嘉陽樂住所創建。今年44 歲的嘉陽樂住長期致力于覺囊傳統佛像造像、藏紙、藏香、銀雕、藏毯等傳統手工技藝的恢復、保存和傳承發展,極大地豐富了地方傳統文化,福澤當地民眾:過去,當地牧民居住分散,交通不便,失學輟學的兒童不少。傳習所的開辦,不僅是對地方優秀民族文化的傳承發展,也給當地青年提供了學習的機會,讓他(她)們在這里免費學習,學成后實現就業。這種通過技藝傳承發展來解決就業的扶貧方式,開啟了非物質文化遺產“活態化傳承”“生產性保護”的“壤塘模式”的先河。

當地政府對傳習所的創辦給予了極大的支持。他們認識到壤塘最大的優勢資源是文化,最好的出路是推動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傳習所成立之初,在縣財政十分困難的情況下,政府仍每年投入100萬元,支持傳習所的建設發展。2010年,唐卡傳習所剛開始時僅有20余位學員,而現在則有500多名學員。地方上對傳統文化的足力推動,不僅帶動了唐卡技藝的傳承發展,也帶動了其他非物質文化項目的傳承發展,傳習范圍日趨擴大,傳習內容不斷深化,傳承方式日趨成熟,對外影響逐年遞增,市場也取得了不小的收獲。

2016年9月,在上海金澤工藝社的支持下,壤塘在上海成立了覺囊梵樂、覺囊唐卡、藏醫藥、壤巴拉川西北民歌等9個非遺項目傳習基地,傳習所學員先后有1000余人次到上海學習、創作和交流。國內數十位國家級的專家學者、藝術家、工藝大師紛紛造訪上海傳習基地,給傳習所的學員授課。

同時,傳習所一直堅持口口相授、手手相傳的傳統傳授方式,在保護傳承傳統文化時,更注重挖掘整理那些年久失傳或淹沒的傳統文化技藝,培養了大量文化稀缺性技能人才及傳承人。2017年,第一期60位唐卡學員完成學業,成長為獨立的唐卡畫師和文創人才,并與故宮博物院簽訂了故宮藏品唐卡復制研發項目合同。這60人全部被壤塘縣授予“縣級美術大師”的稱號,色青拉姆等6名優秀學員還被評為覺囊唐卡的縣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人。現在,壤塘已建立唐卡、石刻、藏香、藏茶、藏藥、陶藝、梵樂、服飾、民歌等縣級非遺傳習所26個(其中州級傳習基地2個、省級傳習基地1個),前后參加各種培訓的藏族青少年和農牧民多達近萬人。


藝術扶貧:牧童成為唐卡畫師

唐卡也叫唐嘎、唐喀,系藏文音譯,指用彩緞裝裱后懸掛供奉的宗教卷軸畫。過去,藏族逐草而居,經常會搬家。搬遷的時候,把唐卡卷起來,輕巧方便,搭好帳篷后把唐卡鋪展開掛起來,就是一個簡單的佛堂。唐卡中的覺囊畫派是藏傳唐卡藝術中重要的繪畫流派之一,歷史悠久。

壤塘的覺囊唐卡畫筆法精妙,線條流暢,獨樹一幟,確爾基寺巨型的《三世佛》唐卡已有數百年歷史,至今色澤依然艷麗,令人贊嘆。這些覺囊唐卡畫都是經過畫師凈手、打坐、持咒、觀想,在修行中作畫,再以繪畫成就修行,精心制作完成,有的要歷經數年。每一副唐卡所呈現出的不僅是一副美輪美奐的畫卷,更包含著深奧的佛教故事與哲理。

嘉陽樂住自己就是唐卡畫師,自幼接觸唐卡。傳習所成立后,他經常親自給學員們授課。談到唐卡,他說:在覺囊唐卡傳習所,繪畫技藝的傳授不是核心,對生命的啟發、探索與求證才是最主要的功課。審美是一個成長的過程,是一個不斷領悟、了解的過程,你越了解宇宙人生,越了解生命的本質,就越有品位,越有審美能力。

年近五十的龍柔老師是上壤塘鄉人,從小在牧區長大,他在這里除了傳習所的日常管理,也參與教學授業。他介紹說,目前初級班有400多名學員,全部都是當地藏族青年,也有少部分外地籍學員,甚至還有來自香港的漢族學員。而已經結業的學員則在另一處基地實習或創作。

一幅唐卡在準備階段要經過誦經備料、繃展畫布、打磨布面、研制畫料、調配顏料等過程,創作階段則分為起草構圖、著色、暈染、勾線、開眼等階段,最后由高僧開光加持,再經裝裱后作品才算完成。繪制一幅簡單的唐卡需十幾日至幾十日,復雜的唐卡要數月至幾年。

繪制唐卡尚且如此復雜,學習傳統技能就更不容易了,這些學員大都從研制畫料開始學起。唐卡的顏料都來自于天然礦石,這些天然原料保證了所繪制的唐卡色澤鮮艷,璀璨奪目,雖經幾百年的歲月,仍會色澤艷麗明亮。不過,要將這些天然物質制作成合格的顏料,就是一門非常專業的學問,學員中就有一些學員選擇專門學習制作唐卡顏料。

龍柔介紹說:“要學唐卡得先學2年素描,再學2年上色,會背20多種佛像度量經,平均得學六七年才能上手。傳習所已經畢業的學員大都學習了8年,少數有天分的也要學習五六年時間。”唐卡傳習所使不少壤塘草地上的放牛人放下牧鞭來到教室進行學習。

22歲的藏族小伙子索覺是上壤塘鄉人,現在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了。他告訴筆者,他小學三年級即輟學在家放牛,成群的牛羊曾是他全部的世界。2010年懵懂的他被父母從牛背上趕下來送到覺囊唐卡藝術傳習所學習時,開始還有些抗拒,但很快就適應并愛上了這里,如饑似渴地學習文化知識、學習唐卡藝術。傳習所不收學費,食宿全免,特別是每月還有300元的零花錢,讓他很是開心。幾年下來,他除了會藏語、漢語,還會一點英語。從2015年開始,連續三年他都到上海傳習基地學習。在上海跟隨知名畫家學習中國畫、西洋畫,開闊了視野,提高了水平。2017年,他也成為覺囊唐卡藝術傳習所首批畢業的學員之一,目前已經開始進行唐卡作品的創作。

像索覺這樣進入傳習所之前沒有任何繪畫基礎,甚至文化水平也較低的學員并不在少數,唐卡傳習所不但使草原上的牧童有了學習唐卡繪畫、藏語、漢語、數學以及藏醫藥知識的機會,也使得壤塘富集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在當代煥發出生機,保護和傳承都有了良好的土壤。

“舊社會,女子是不能從事唐卡繪畫的,如今在傳習所畫得好的卻多為女生。”色青拉姆也是上壤塘鄉人,是一位文靜內向的女孩, 她家是草原上的牧民,盡管在進入傳習所學習之前她并沒有機會進行系統的學習,但后來在學習中卻表現出了過人的繪畫天賦。經過八年的潛心修學,如今,色青拉姆已是覺囊唐卡的縣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我們在壤塘縣城的“非遺超市”看到了她已完成的一幅唐卡作品《釋迦牟尼像》,線條細膩、色彩豐富、格調莊嚴,是一幅相當成熟的作品。

在覺囊唐卡藝術傳習所,教師們不但傳授技藝,同時也用唱歌、跳舞等方法來活躍學員們的生活,開啟他們的心智,使他們的心靈與技藝都能同步得到升華。大家和睦相處,相互交流,相互幫助,學生們的收獲很大,都能學有所成。


唐卡魅力:畫與心的契合

過去,外界對有1300多年歷史的唐卡所知不多,直到2006年唐卡列入國家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后,才開始被人們所認識,市場熱度也逐漸升溫。多年來,壤塘將包括唐卡在內的數千年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在傳承中以創新的方式轉化為地方文化財富的發展思路開始結出碩果,成為縣域經濟重要增長點。壤塘唐卡作為覺囊文化傳統的重要表征,作為中國唐卡藝術的重要發源地和集散地,在創作和市場上都取得了可觀的成效。壤塘唐卡逐漸被更多的人們認識、了解、關注和接受,影響力越來越大。

則曲河畔的非遺傳習所默默堅守、艱辛努力,作出了自己應有的貢獻。從入學到結業,八年過去了,當年青澀的藏族小伙、小姑娘已經成人:上壤塘鄉的羅尕今年21 歲,巴木住22 歲,都來自貧困家庭,她們在2010 年進入唐卡傳習所學習,去年完成學業成為了唐卡畫師。她倆告訴筆者,如今她們除了每月有工資,作品售出后還將得到提成。不但自己成長了還能對家庭有所幫助。

如何培養好學員們,讓他(她)們在心智和技藝上都能健康成長,與傳習所一起發展,走向未來,這方面傳習所多年來總結了不少經驗。龍柔介紹說:這些年傳習所的發展也帶來了經濟上的一些收獲,但在學生的學習與市場的關系處理上,傳習所堅持未學成結業學生的作品不賣,只有結業的學員才可以正式畫外面訂制的作品。他說:“如果學生只想著賣畫,惦記掙錢,心就不會安定。”

嘉陽樂住的思考則更為深遠。他說,不管社會及市場怎樣發展,傳習所的初衷和愿景會一直堅持,文化傳承是努力的方向,“不能停留在表面,不能讓外界的干擾打破我們的傳承,盡管未來充滿了變化,不變的是我們的內心追求。”同時,他認為文化的傳承、創造和發展需要一定的時間,在環境變得更好后,能多培養一些真正意義上的大師,“在這樣的條件下,假以時日,他們一定能夠成為文化人和藝術家,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修為,有了良好的土壤,播種下了種子,春天一到自然就會發芽。”

在壤塘傳習所,不僅只是技藝的傳承和發展,這里也注重心靈的持守和修為。與普通的繪畫不同,唐卡的創作過程也可以理解為是一個修行的過程。對于唐卡畫師來說,畫畫如畫心,是一場心靈的修行,用心作畫,就是修行。如果在創作過程中摻雜了太多的雜念,就不可能完成一幅好的作品,甚至可以說,畫出來的也不是一幅真正意義上的唐卡作品。

正如年輕有為的色青拉姆告訴我們的那樣:畫唐卡的時候必須要一筆一劃用心去描,指尖的運動和心理是一致的,而心不能到,就不能畫下去!意到筆到,這本是藝術創作的重要手段和方法,但在這里我們卻增加了對壤塘唐卡的一份更深的認識:在成熟的技藝里面飽含著畫師們的內心追求,即使是年輕的如色青拉姆這樣的畫師,由于長期的心靈持守與修為,唐卡已與她(或他們)的人生交織一起。這種畫與心的契合,浸透了畫布的心靈注入,或許正是壤塘唐卡的魅力所在。


5bc60056e122e.jpg

學生們在交流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