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名家畫庫>瀏覽報道

蘭承兵:現實題材的情感蔓延

2018-10-16 09:32:48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蘭承兵:現實題材的情感蔓延

□ 楊蜀連


5bc4a8c766a0c.jpg


藝術簡歷

蘭承兵,1968年生于四川大竹。四川省美術家協會會員、美術教育學會會員,成都市美術家協會理事、油畫藝術委員會副秘書長,成都榜樣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


5bc4a8d52a6b1.jpg

冬日


5bc4a8df824c7.jpg

山鄉娃


5bc4a8eb6fc09.jpg

今昔何年


5bc4a8f53c056.jpg

幸福梅林湖畔


5bc4a8fc2db7a.jpg

桃花故里-3


5bc4a903255f0.jpg

驛動餐點


蘭承兵的油畫作品,彌漫著濃郁的中國民間市井氣息。

他的作品以現實主義題材為主。畫面往往是城市、鄉村最普通最樸素的百姓生活場景,卻始終洋溢著一種氣息的淡然與精神的飽滿。在蘭承兵的畫中,可以讀到世間最本真最直接的百姓生存狀態。如冬日陽光下喝著壩壩茶的眾生相,大山里人流密集的農戶集市,放學路上賣臭豆腐的小販與學生,熱氣騰騰畫面氤氳的民間釀酒作坊以及背著竹背簍在鄉鎮集市地攤賣柿子的山里娃等等。這些作品畫面極具寫實感,人物造型、光影明暗、線條感很強,且色彩濃郁厚重,具有畫家個體明顯的思想意識主導:還原生活,回歸本真。印象頗為深刻的其中一幅作品,名為《驛動餐點》。畫家用寫實主義的表現手法,描繪出一個城市建筑工地上工人的午餐景象:圍著午餐攤點的工人,坐在旁邊低矮的桌子上吃飯的工人,在一個湯桶前拿著本子記錄的人,一條嘴里銜著一根骨頭的小狗,系著圍裙忙碌著的女子,旁邊無聊發呆的小女孩,抽著煙的瘦削的男子等等,畫面上大約近三十個人,在雜亂的工地旁就餐的情形,集合在蘭承兵的筆下,畫家以寫實主義風格,定格當下中國城市建設者某一個群體的現實生活。但是,這個畫面,不僅僅讓人讀到了工人們午餐時的歡喜、生機、淡然與沉靜,也讓我們透過畫面讀到了人類生存的另外一面:艱難、粗糙與坦然。或許,畫家對當下題材的敘說,更讓觀者對他創作的現實題材的油畫,有了另外一個角度的深層思考,那就是透過空間,尋找“存在”的意義。

印象深刻的還有蘭承兵其他一些作品,如作品《冬日》。

畫面上,一眼看到的就是眼前那些慵懶的喝著蓋碗茶的老年婦女。她們表情各異,愜意自在。最引人注目的是冬日陽光有那么一縷縷,恰好照射到畫面中間那兩位穿著紅衣服的婦女身上,一個正侃侃而談,一位正似睡非睡。畫面遞進切入到背景處,一名顧客正在享受掏耳朵,另一桌正在觀看茶藝師表演銅茶壺注水。長長的銅茶壺嘴在茶藝師的手中,潛藏著四川民俗文化的些許奧妙。蘭承兵的這幅作品《冬日》,曾榮獲2017年四川省美術作品展優秀獎。這讓他對自己油畫創作的選題與表現手法更加充滿了信心。他熱愛老成都的民間氣息,既有傳統文化的傳承,也具有當下的時代氣息。蘭承兵坦承,自己很喜歡觀察現實生活中那些最平凡的人與最樸素的生活環境,他尤其熱愛鄉村。

初識蘭承兵,大約是2016年三月,在成都青杠村一望無際的田野上。

那天,陽光燦爛,春暖花開,金黃色的油菜花遍野盛放。蘭承兵正架著畫架在油菜地邊專注地寫生。他個子不高,五官清秀,人挺精神,談吐謙和,最讓人難忘的是他眼神中的溫和與安靜。

再后來,讀到他的大部分油畫作品,印象深刻的是他寫實油畫的風格。線條堅硬、色彩厚重、光影層疊、空間延伸的視覺構成,畫面透出的明暗、硬朗、逸動的氣息,都暗藏蘭承兵個體執著的繪畫語言。他似乎一直很清晰地詮釋著自己喜歡的角度。在選擇題材上,蘭承兵說:生活中有著畫不完的素材,但最觸動我的是情節與場面。他總是善于觀察生活場景中的每一個會觸動他靈魂與心緒的畫面。比如在成都“東郊記憶”,他看見四個不同年齡的女子正坐在那里休息看手機,一個年輕的保安也坐在旁邊的凳子上,或許,手機里有什么話題突然引起了保安的注意,他回頭一瞥。這個畫面其實看來非常非常普通,既沒有詩意,也沒有獨特性。但蘭承兵卻鐘情于這個普通的一瞬間,他似乎一直在這樣的題材里尋找自己要表達的思想與不確定感。這幅名叫《今昔何年》的作品2014年榮獲《畫意成都—中國夢藝術情美術作品展》最高獎金芙蓉獎。“在我看來,畫畫最重要的是悟,最可怕的是不動腦子去想,去思考。”很顯然,在題材的獨特性與藝術的表現上,蘭承兵似乎更愿意去選擇接地氣的題材與接近底層勞動人民。他或許比別人更具有了解這些場景的原動力。

很意外的是,在全面了解完蘭承兵藝術創作歷程中各個時期的幾乎所有作品后,我也看到他在繪畫藝術道路上曾經有過的多重探索。他擁有瞬間看穿自己能夠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的天賦。這是一種游走于洞悉本質和探索未來之間的智慧;一種能夠置身于現實之中,精神上能夠自我觀照的沉靜與遠見。這種對極限與界限的分寸感,讓蘭承兵進退有度,張弛適時,從而成為今天在俗世中安靜繪畫的他。

早期的藝術創作,蘭承兵就具有摒棄空虛,追隨情感的自我見知。

“我認為,作品必須要有內涵,能讀出故事,讀出感情。”他向往古典主義大師安格爾、米勒那種平靜肅穆之美的作品。盡管,在造型的精美上他還一直在探索的路上前行。他似乎更追求藝術來源于生活的樸實與敦厚,始終認為必須要有精神情感的投入才會有好作品。他對大自然中城市民俗以及鄉村田野始終懷有情感。但是,對于當代藝術的表現,蘭承兵同樣有所嘗試,并畫出很多具有代表性的人物畫,如《窗外風》系列等等。他畫過或朦朧或清晰的人體,也畫過很多色彩頗為強烈厚重的花卉靜物。他畫花畫花瓶,喜歡用油畫刀,大刀闊斧,反復畫,色彩不停覆蓋,將色彩關系、色彩感覺畫出來,富有很明顯的肌理效果。他有一幅比較著名的獲獎作品《山鄉娃》,頗有其代表性,這幅作品的素樸氣息我個人挺喜歡。畫面上,三個鄉村的小孩子,正趴在一個小賣部土墻上的窗戶邊,小孩子的手里拿著一張零錢,墊著腳,即使站在窗戶邊的一塊大石頭上,也很難夠著高度,但可以很清晰地看見小賣部里的人手里拿著一個作業本,原來這三個小孩子是想買作業本。這幅作品既有現實感,也飄散出一些微妙的心境:不易,心暖,心酸,希望。盡管,蘭承兵坦承自己的藝術創作總是以身邊最熟悉的人、場景、民俗為主要題材,這中間卻不乏有一些很優秀的油畫代表作,如作品《大山的早晨》《我要當紅軍》《山那邊》《大山深處的火苗》《星期天》等等。

“繪畫,就是要畫有感情的東西。”從蘭承兵一系列關于鄉村生活的作品里,能夠讀到他對質樸、淳厚、樸素的詮釋。“我在畫畫時,往往將綿延不絕的情感注入,這也是希望自己的作品充滿勃勃生機與生命力最重要的地方。”

1968年,蘭承兵出生于四川省達州市大竹縣。他的父親是一位當地有名的醫生,母親務農。據蘭承兵介紹,母親雖然務農,卻知書識禮,教子有方。初中畢業,全校只有三人考入中師,蘭承兵是其中一個。同年他的姐姐高中畢業考入大學,姐弟兩個同時金榜題名,在石橋鋪鎮引起轟動。中師三年,蘭承兵基本掌握了素描、水彩、水粉基礎,三年后,他進入一所中學當了一名美術老師。隨后,為了進一步提高美術理論與實踐,他進入重慶美專油畫專業讀了兩年。在素描老師龍國躍、靜物寫生老師王有嫦、水粉風景老師李東鳴、油畫老師鄧旭等的指導下,“我感覺自己在繪畫上,終于脫胎換骨,有了質的飛躍。”對于現實主義油畫創作,蘭承兵坦言,自己尤其熱愛西方十七、十八、十九世紀畫家的作品。“我并不喜歡用照片來畫畫,我喜歡畫那些留在我心間的帶著情感的畫面。”2012年,為了更專注地繪畫,蘭承兵選擇辭職,從此成為一名職業畫家。

采訪中,只要談到藝術,看似沉默寡言的蘭承兵瞬間閃現出侃侃而談的隨性,如山澗清泉,汩汩流淌。這或許與他做了幾十年的美術教師有關,不急不躁,邏輯性強,敘述清晰。在生活中,他應該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在他的故事里,或許可以讀到真情、持久與真誠。但與他的藝術創作相比,或許,唯有投入到油畫創作中,蘭承兵才會找到自己靈魂的寄托以及飽滿的充實。他需要一種精神來支撐。正如我讀到十九世紀法國著名畫家德拉克羅瓦的作品《阿爾及爾婦女》時的某些感觸。畫家生動而準確地抓住所描繪對象的精神狀態,看似平淡,卻讓我矚目。

正如蘭承兵作品中所描繪的那堆鄉村農舍里夜晚燃燒的柴火,那一個厚重的燒水鐵壺,于物象中折射出意象的蘊含,顯露出現實主義的冥想以及畫家所賦予作品的精神意義。從而,其作品鮮明的色彩,艱澀的貧瘠,強烈的明暗,隱喻與明示,光與影的微妙關系,等等,都將會鐫刻在每一位讀懂蘭承兵作品內核的人們的腦海里。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