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地理博識>瀏覽報道

川西農事:豐年稻香話拌桶

2018-10-15 10:00:44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川西農事:豐年稻香話拌桶

□  文/楊輝祥  圖/張超云


農諺云,“秋前十天無谷打,秋后十天滿壩黃”,“谷子怕白露”。意思是說,一過立秋,水稻就成熟了,農民應該在白露前把水稻收割回家。立秋不久,地處川西平原邊陲的邛崍境內也是一派繁忙的收割水稻的景象。邛崍山丘壩均有。在壩區的高端農業開發區,十幾臺收割機“突突突”地在幾千畝稻田里來回作業。收割完一畝稻子,對它們來說只是小菜ー碟。

而在邛崍的西南山區,人們除了看到很多小型的收割機在田間收割以外,還看到一些農民在拌桶上摔打收割了的水稻。這里有人在彎腰割谷,有人在揮動稻谷把子打谷,拌桶發出了“咚咚”的聲響。這些現代的收割機和傳統的拌桶同時出現,一個正在大踏步進入農業生產領域,一個正在慢慢淡出人們的視線,兩種農業收獲工具的歷史軌跡在邛崍相交、相遇相映,除了讓人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外,也讓人對川西多樣化的農業方式及農村現狀增加了一份認識。



釋名:拌桶、板桶及半桶

拌桶具體起于何時不得而知,總之是自古就有。在過去,川西地區拌桶的使用非常普遍,很多農戶家里都有。拌桶與犁耙、耕牛一起,列為農戶的三大重要的大型農具。四川地區秋收時節,往往高溫多雨,耕地濕潤,而且還有很多冬水田,谷子成熟必須一次性收割脫粒,運回家里,不然會生霉發芽。

拌桶能把收割和脫粒的事一次性在田里完成。不像有些地方,氣候和土地都干燥(如中國北方很多地區),可以將水稻割倒之后,在田里堆垛,過一段時間,再運回打谷場,進行脫粒。拌桶在四川地區出現和流行,主要是適應了四川的氣候和耕地條件。

拌桶的“拌”字是音譯。按照有關詞語解釋,拌的原意是攪和的意思,因為是攪和,也含有碰撞和摩擦的意思了。川西壩子的人把物品使勁往地下摔打的動作,也稱為拌。如有人氣極,怒而將碗使勁摔在地下,破碎了。人們說,他氣慘了,把碗都拌爛了。稻子在拌桶內木板上摔打的動作,也可以說成拌。所以,叫拌桶應該是正確的。但有人卻不認同這個“拌”字。

我認識的一位語文老師曾說拌桶的“拌”,應該是“板”。他說,拌桶其實就是幾塊木板做成,可能原來叫板桶。板和拌,在歷史過程中,發音慢慢發生訛變,于是,板桶就成了拌桶。這位老師的說法也有些道理。板和拌,發音都一樣,只是聲調不一樣。在有些地方,也確實把拌桶叫板桶。

不過,有一個老農不同意上述說法,他說,拌桶應該是半桶。他說,在打谷子中,打下的谷子裝一半后,必須馬上運起走,桶里只能裝一半以下,超出一半,是不能繼續打谷子的(大概拌桶里的谷子裝滿了就不方便拌打了)。所以拌桶,應該寫成半桶。民諺就有“曬不干的石(濕)頭,裝不滿的拌(半)桶”之說。老農的說法應該也有道理。也許因為拌桶太普遍,太習以為常,歷史上對它的文字記載很少,資料缺乏。現在的農村似乎也沒有人做拌桶這種工具的了。

為了更深入了解拌桶的前世今生,記錄下拌桶行將消失的印跡,我們找到了過去做拌桶的倪師傅,請他給我們講拌桶的龍門陣。他今年69歲,十幾歲當木匠做拌桶,對拌桶的制作和使用非常熟悉。

在邛崍夾關河邊的河濱茶園里,剛開始,他反復對我們說,拌桶就是一個打谷子的農具,非常平常,沒得啥子龍門陣可擺。我們只好從有關拌桶的故事開始。我說,有一個老人告訴我,民國時期土匪橫行,有一天,得知土匪要來他家搶東西殺人,他把家里的拌桶翻過來,把兩個小孩扣在里面藏起來,才逃過一劫。我問,這樣會不會不透氣而悶死娃娃?他說,不會的,很多人晃眼一看,拌桶木板上口四邊是水平的。其實不是,敲打谷子的兩邊要高出其他兩邊一寸多,成弧形。如果把拌桶倒扣在地下,是有縫隙的,會透氣的。而且,左右會像蹺蹺板一樣晃動。

我們又問,在很多地方都發生過用拌桶下河當船救人的事情。據新聞報道,有一年,一個地方被洪水包圍,街上有21人困在樓上,當地人就靠著一張拌桶和一根繩索,來往多次,將21人全部救出。拌桶立下了功勞。我問,拌桶真的能當船用嗎?倪師傅說,完全可以當船用。但是要兩個人同方向撐,不然會就地打旋。他說,以前,他們做拌桶是很講究的:桶底一定要做成是“雞心縫”,一塊木板與另一塊木板交合(俗稱公母,交扣合攏之意)嵌成一塊。周邊大擋板也做得非常清縫嚴密。好的拌桶裝上水后,應該像水桶一樣,可以做到滴水不漏。一張大拌桶,載幾個人應該沒有問題。

倪師傅說,中國過去量米的容器叫升和斗,都是方形,底小口大。拌桶就像一個放大的斗。一般拌桶上口長5尺,寬4尺8寸,下底長4尺4寸,寬4尺2寸。桶高約1尺8寸。當然,有時候,還要根據材料的大小,主人的要求,尺寸上也有些變化。但這是川西拌桶的基本樣式。

拌桶上邊外四角還有耳,長約6寸,此四耳實為把手,用于拖曳移動拌桶之用。打谷子的過程中,要不斷地移動拌桶,甚至要翻過田坎到另一塊田。拌桶一般有一百多斤,加上里面裝的幾百斤的谷子,也是很重的。但我們看到兩個人拉起拌桶來都跑得飛快。倪師傅說,拉拌桶很輕松,其實是拌桶底起了很大的作用。他說,拌桶的底像船的底一樣,有一定的弧度,是翹起來的,在底的兩邊還有兩根直徑5寸左右的木條,叫“拖離”。我們問,是不是叫“拖犁”。他說不是,就是“拖離”。

他說,這兩根“拖離”,也兩頭翹,像雪橇的頭。在拖動中起定向作用,避免在拉的過程中拌桶亂擺動。在拌桶比較輕的情況下,兩根“拖離”起承重作用。它們與地面接觸面積小,摩擦力很小。當拌載桶重量增大的時候,拌桶底開始接觸地面,但由于桶底像船底一樣,摩擦力和阻力也不大。如果稻田比較濕潤,或者還有點水,拌桶就基本是在田里滑行了。拉的人當然覺得很輕松了。

一張拌桶一般有100多斤,把拌桶從農民家里運到田里,有兩種辦法,一是抬,就是用粗繩把拌桶綁起來,再用一根很長的抬杠,當地人叫“千擔”,兩個人抬到田里。二是頂,就是一個人頂著拌桶走。這里面又分兩種,一是內頂,就是頂住板拌桶內一邊,這種頂法,比較輕松,但視線不好,看不清路。另一種頂法,是將拌桶舉到頭上,頭頂住桶底,桶口朝天。老百姓把這種頂叫“打翻天印”。這種頂法,重心在上,對頂者平衡掌握要求較高,但視線很好。


取材:杉木、梧桐及桶圍子

談到做拌桶使用的材料。倪師傅說,拌桶的木板厚度為1寸5分左右;桶底要用杉木,因為底板一直在田里,長期被水浸泡,而杉木耐潮;桶邊用麻柳或者梧桐木,此二木也耐潮濕,不容易腐朽。但其中以梧桐木最好。我問為什么梧桐木最好。他答:梧桐木做的拌桶,谷把子打在拌桶上的聲音最為好聽。很多人做拌桶,為了使拌桶發出的聲音聽起來非常悅耳,都盡量找梧桐木做。倪師傅的回答使我感到意外,也十分驚喜。拌桶,無非就是一個打谷子的農具,又笨又大,應該說,只要能打谷就行了。但是農民還要追求農具發出美妙的聲音,看來中國農民的品味還是很高的。

倪師傅所說的梧桐,是指“中國梧桐”,別名青桐。傳說鳳凰最樂于棲在梧桐樹上。在古代,都說梧桐樹有靈性,所以都拿梧桐木作琴。據說伏羲就最先用梧桐來做琴。《后漢書· 蔡邕傳》:“吳人有燒桐以爨者,邕聞火烈之聲。知其良木,因請而裁為琴,果有美音,而其尾猶焦,故時人名曰焦尾琴焉。”故琴又稱為焦桐。看來,梧桐是制作樂器的上佳材料,用它制作的樂器,音質非常好。中國農民可能不知道梧桐做琴的故事,但他們在實踐中,可能了解梧桐的音質。古人選梧桐制作樂器,而農民選梧桐制作農具。他們在這一點上是相同的,都是為了發出悅耳的聲音,讓勞動的過程中產生動聽的音響。由此可見,中國農民也是懂音樂的,熱愛音樂的。

用梧桐做的拌桶,好像一臺大型的低頻共鳴器,又像一面大鼓,它發出的音響,可以傳響數里之遙。倪師傅告訴我們,拌桶要發出好聽的聲音,有兩個條件,一是要梧桐做的桶,二是要谷子的稻穗多,顆粒飽滿,谷把子重,打出來的聲音才豐滿,好聽,傳得遠。他說,打谷子拌桶的聲音好,說明今年的收成好,可以吃飽飯了。他說,打谷子的聲音越好聽,打谷子的人越有勁。

倪師傅說,拌桶還有一個配套的農具,叫桶圍子,用竹子編成,它立起來半圍在拌桶邊上,目的是防止谷粒撒到拌桶外。他說,拌桶打谷子,看起來簡單,好像只是把谷把子在桶上敲敲打打就行了。其實,整個動作是很講究的。基本是要求既要打得快,又要少拋灑。新手和熟手,一眼就看出來了。

老農打谷子,先把谷把子高高舉起,高過頭頂,然后將稻穗使勁撞擊桶邊,在提起過程中,還要同時輕輕抖動谷把子。接著第二次再舉起谷把子,撞擊桶邊,但這次舉起的高度,就比較矮了,大約比人腰高一點。后面的撞擊,也如此。老農說,除了第一次,后面幾次舉高了,會把谷粒甩出去。至于后面要打幾下,那根據水稻的成熟程度而定。成熟度高的,打的次數就少。老農打谷子時,聲音是“咚嘭嘭!咚嘭嘭!”不緊不慢,非常有節奏感。老農說,好的打谷手和割谷手,聯手打谷子,每天可以多打幾百斤谷子。而且還有一個絕活,就是谷把子不落地。特別在冬水田中,為了使割下的谷把子少沾水,割下的谷把子要馬上就遞到打谷子人手中,雙方動作協調,時間配合非常默契。


鄉愁:消失、新生與祈愿

我們走訪了幾位八十多歲的老人,他們給我們講民國、講秋收,講與拌桶有關的故事。他們說,打谷子是一個辛苦的農活,足蒸暑土氣,背灼炎天光,勞動強度大,需要的人手也比較多。一般割谷子要兩人,打谷子兩人,還要有人背谷子、曬谷子、捆草把子。有些農戶由于家庭勞動力比較少,打谷子單靠自家是不能完成的。于是,農村就逐步形成了互助幫忙打谷子的辦法。

哪家谷子黃了,要收割了,他會告訴親戚鄰居:我家的谷子都打得了,麻煩你們某天來幫收一下。到時候,負責割谷子的女人,還要帶上鐮刀去。如果主人家沒有拌桶,幫忙的還要抬上拌桶去。就這樣,今天張家,明天王家,后天李家,輪流收割,共同完成秋收。對來做活路的人,主人總是熱情招待。準備肉和煙酒,有的還要殺雞,生怕怠慢這些親戚朋友。一般幫忙的會在主人家里吃中午和晚上兩頓飯,晚上那頓飯有酒。有些幫忙的因為各種原因,不在主人家吃夜飯,主人會送他一點米,讓他帶回家。老人們說,那時候的人,很多人穿長衫子,把前擺挽起來拴在腰間,裝上米就可回家了。還說,這些人的家里往往都比較貧寒。不忍心一個人在外面吃飯。

除了這種互相換工打谷子的形式,那些田地比較多的,采取的則是請人打谷子的辦法。因此也出現了專門的打谷隊,他們都是親戚朋友組成,家里的勞動力比較富裕。打谷子季節開始,他們就邀約起來,外出幫人打谷子。一般由五個人組成,背簍、鐮刀工具都自帶。近處的活路,他們還要把拌桶抬去。如果是遠處的生意,則與主人講好,由主人提供。新中國成立前,一般不付現錢,而以米來抵工錢。計算工錢,也不按照面積田畝,而用擔來計算。打一擔谷子給多少大米的報酬。不像現在的收割機,是按畝數來計算的。

我的一個朋友,離開家鄉很久了。談到秋收,談到拌桶,談到拌桶聲,總流露出濃濃的鄉愁。他說,他的家鄉是一個山間壩子,一到秋收,滿壩金黃。有一年,收成特別好,藍天白云,艷陽高照,幾十張拌桶星羅棋布,散落在田壩里。他和小伙伴在稻田里捉油蚱蜢。拌桶聲此起彼伏,響成一片。特別記得兩個老農,非常扣手,他們的拌桶聲,輕重緩急,節奏分明,很是受聽。他們好像不是在打谷子,而是在敲擊樂器,演奏音樂。現在回味起來也使人陶醉。由于農村產業結構發生變化,收割機的引進,拌桶與耕牛、犁耙一樣,使用越來越少。原來很多農戶都有一張拌桶,現在很多人把它打來作為柴火燒了。朋友描述的幾十臺拌桶打谷子的壯觀的場景,可能不會再出現了。

我們問我們所走訪的這些農戶,為什么還會使用拌桶打谷?他們說,山區地塊小,面積也不多,另外,拌桶打的谷子干凈,用拌桶打適合我們。這樣,拌桶其實還是有它的生存空間,雖然在一般農村已經很難看見了。

這個秋天我們行走在邛崍山區、丘陵和平壩,到處是一派豐收的景象。無論是地處平原的固驛鎮、泉水鎮稻田里收割機的“突突”聲,還是地處山區的南寶山鎮、火井鎮稻田里拌桶的“咚咚”聲,它們都在邛崍大地上共奏出一首豐收的樂曲,似乎是是對剛召開的中國首屆“中國農民豐收節”的深情禮贊!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