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地理博識>瀏覽報道

風水流轉水墨圖:汶川水磨古鎮

2018-09-14 10:37:30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風水流轉水墨圖:汶川水磨古鎮

□ 古春曉/文  黃金國/圖


5b97e430b997f.jpg

災后重建的汶川水磨鎮(軒視界 陳先敏)


5b97e4396f5e6.jpg

古鎮標志:水磨輪


5b97e4419d8f6.jpg

在春風閣可觀賞古鎮全景


水磨鎮位于汶川縣西南,距離成都80公里,是阿壩州進入成都的南大門。鎮域東臨都江堰,南倚青城山,西接臥龍大熊貓棲息地,北靠震中映秀,處于臥龍國家自然保護區與都江堰-青城山世界自然遺產保護區范圍內。

印度詩人泰戈爾名言:“只有經過地獄般的磨煉,才有建造天堂的力量。”《圣經》也有類似表達:“磨難是上帝化了妝的祝福”。汶川水磨鎮,就是一座遭受地震磨難而蝶變新興的旅游名鎮。

因為工作對口關系,筆者所在的國家建設部專業雜志曾對四川災后重建多有關注。戊戌年退休回川,時逢“5·12”汶川特大地震十周年之祭,于是造訪這座緊鄰震中映秀的“災后重建第一鎮”。新的感受,新的變化,今天的水磨古鎮已浴火重生。“西部桃源”名副其實。


劫后重生:書寫山水情緣

回顧當年磨難——老鎮子被地震“磨爛”;游覽今日水磨——新家園如丹青 “水墨”。

當年水磨鎮災后重建由廣東省佛山市對口支援,被稱為“山(佛山)水(水磨)結緣”。而由北京大學城市設計研究中心整體繪制的重建藍圖,則充分保證了重建規劃的高起點與高水準。2010年4月,初揭面紗的新水磨即被聯合國人居署評為“全球災后重建最佳范例”。     作為聞名遐邇的“全國5A級旅游景區”,水磨古鎮以及震中映秀已成為成都周邊游的重要目的地,被譽為“成都后花園”。此次,幾位大學同窗自駕一日游,先行到映秀漩口中學地震遺址進行祭訪。

距映秀10多公里的水磨鎮位于岷江支流壽溪河畔,因溪上曾有傳統的水力石磨坊而得名。現在,遠遠望去,只見三架仿古的“風水輪”造型塑立在壽溪河畔,成為彰顯古鎮特色的標志。走到古鎮東口處,一座高聳的羌碉上標有“水磨羌城”四個紅色大字,整個山鎮街區布局分為東西兩部分:東邊是借鑒藏羌建筑元素及傳統色彩進行現代布局的安置區——依山疊建的“水磨羌城”。該案例的傳承與創新成為羌族建筑城鎮化的典范,被譽為“中國最美羌城”;西邊是結合安置工程對傳統街巷進行復興改造的川西民居——古色古香的“禪壽老街”,則為典型的羌、藏、漢相結合的明清建筑風格,承載了水磨鎮厚重的人文歷史。

在東西街區交匯處建有“和諧廣場”,體現出新老風貌的空間交接與轉換,同時也寓意各族人民和諧相處及多元文化融合。廣場上建有一座“水磨亭”,亭柱上有一幅對聯曰“上善若水;好事多磨”。其上下聯最后一字剛好組成“水磨”,正所謂“有磨皆好事,無曲不文星”。莎士比亞也說過:經過磨難的好事,會顯得格外香甜。

老街上另一個建筑節點是 “萬年臺”,據說是在一座古戲臺的原址上復建而成,像這種重新發掘水磨鎮歷史文化的仿古建筑還有“大夫第”、“字庫塔”等;與萬年臺相對的字庫廣場照壁上鑲嵌著“大愛無疆”四個大字,旁邊立有“水磨災后重建紀念碑”,碑文最后一句:“立碑于此,書寫山(佛山)水(水磨)情緣”,寄托了災區人民對佛山同胞的感恩之情。

水磨古鎮是歷史上藏、羌、漢等多民族交融區,作為曾經的茶馬古道的驛站,人文底蘊深厚,它的災后重建規劃非常注重挖掘少數民族傳統和地域特色文化,同時追求傳統建筑藝術的現代化表達,可為中國人居典范。


災后重建:再現生態新城

“憂患增人慧,艱難玉汝成。”這是郭沫若《南下書懷四首》中的詩句。而要琢玉羌城,則需人增智慧。既要解決重建近憂,更要遠慮永續發展。

“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當時水磨鎮的災后重建工作可以說面臨嚴峻的雙重挑戰:一方面是對外依賴且呈病態發展的產業現狀,一方面是脆弱且遭受污染的生態環境。“雪上加霜”的水磨鎮如何絕處求生突出重圍?又是如何從“黑水”污鎮變為“水墨”名鎮的呢?

水磨鎮東臨都江堰,南倚青城山,西接臥龍大熊貓棲息地,北靠震中映秀,處于臥龍國家自然保護區與都江堰-青城山世界自然遺產保護區范圍內。然而處在如此高敏感生態圈內的水磨鎮,震前卻定位于工業開發,被列為四川省能源高耗能工業經濟開發區。區內大部分“三高”企業(高耗能、高耗水、高污染),給全鎮大氣環境和水環境帶來嚴重污染。

“5·12”汶川特大地震,一方面給水磨產業發展造成嚴重影響,一方面也給水磨經濟轉型帶來天賜良機。工業“三高”是難以為繼了,于是,在水磨鎮的災后重建中,人們充分利用它生態環境的“二高”(高層級要求、高標準保護),以及水磨自身擁有的山水生態條件 “一高”(高秉賦自然資源),踐行“綠色重建”和“低碳重建”這條必由之路,將其建設成一座可持續綠色城鎮,成為水磨鎮規劃建設的必然目標。這不能不說是明智的壯舉。

正如名人格言:“早臨的逆境往往是福”。美國作家愛默生也說“災難是真理的第一程”。當時佛山援建指揮部并沒有急忙動土“恢復重建”,而是積極動腦于“創新重建”。通過與規劃單位及水磨鎮開展深度“研磨、琢磨、細磨”,最終在重建理念與新水磨定位上達成了高度“磨合”。

合作三方重新審視了水磨鎮的經濟現狀并提出了發展方向:依托并挖掘水磨自然生態資源和歷史文化資源,將“生態”與“文化”作為災后重建的核心理念;調整產業結構,實現退二進三,將“三高”重鎮轉型為環境友好、獨具羌藏特色、以第三產業為主導的山水旅游小鎮;著力打造“汶川生態新城,西羌文化名鎮”,借此實現震后跨越式發展和創造性復興。

為了實現新的發展目標,全鎮先后關閉了60多家“三高”小企業,實現了“騰籠換鳥”和“脫胎換骨”:以山水生態為載體,以本土文化為靈魂,以特色產業為支撐,重點發展生態、旅游、文化、教育和商貿服務業。水磨鎮以災后重建為契機,找到了符合自身特點的綠色發展之路,最終實現華麗轉身,被譽為“西部桃源”。


上善若水:仙風又度水磨鎮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水磨羌城”的卓越呈現與卓著成效,充分印證了習近平總書記生態理念“兩山論”的著名論斷。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指出:“要依托現有山水脈絡等獨特風光,讓城市融入大自然,讓居民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

水磨古鎮的重建正是如此。它是一個可以看得見山,看得到水,能記住鄉愁的地方。重建中以水作底本,用水作畫,渲染水墨圖。這方面規劃設計師完全充足地做好了“水”的大文章:原本穿鎮而過的壽溪河在春風閣下形成了一大片平湖水景,取名壽溪湖。中國傳統風水理論把水作為生存空間的重要因素,“有水則靈”———水磨鎮因為有了壽溪湖而有了靈性。

規劃設計師結合原有的自然河道,借鑒都江堰“深淘灘、低作堰”的經驗,采取外河內湖的設計構思,形成了一動一靜兩部分水面,不僅是水利景觀設計,也是生態環境的修復,整個水磨鎮展示出了以壽溪湖為核心開展城市設計、整體形態和空間結構的“一湖兩岸四組團”的美麗景象,依山傍水,結合湖面空間進行風貌打造,塑造出了一座山水相映的旅游名鎮。

欲覽水墨圖,更上春風閣。如果說穿行在“老街”石板路與“羌城”桂城路上,讓人感受到水磨的歷史文化與本土人文風情;那么登臨全鎮制高點——“春風閣”觀景臺上,才讓人真正領略到水磨的湖光山色,同時領會到景觀設計師“借山用水”的良苦用心。

“春風閣”取自唐代詩人王之渙 “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的名句,這里顯然是對《涼州詞》反其意而用之——春風又度。而明代詩人郭莊筆下的水磨則是一幅桃源仙境圖:“谷口鶯啼細竹,洞門犬吠桃花。駐世何須丹灶,仙風吹長靈芽。”

臨湖制高點“春風閣”不但是觀湖最佳處,同時也是整個水磨鎮最壯觀的標志性建筑和全方位的視覺高地:綿延起伏的山巒環抱市區;隨坡而建的民居面江抱湖;穿城而過的河流山水相映。“春風閣”采用漢族傳統的飛檐閣樓,一側配以羌族標志性的碉樓,而用色、紋案裝飾則采用了藏族風格,充分體現了當地藏、羌、漢民族文化融合的人文特色。

“駐世何須丹灶,仙風吹長靈芽。”從一個側面可以證明水磨自古就是“長壽之鄉”,這也是壽溪河及老人村得名由來 。過去一時的“污染重鎮”慶幸已成為山清水秀的“西川桃源 ”。據汶川縣有關方面介紹,水磨鎮旅游發展逐漸從“震后全球人居最佳范例”轉變為以休閑康養為主題的山水名鎮,“長壽之鄉”的文化品牌正在進一步彰顯。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壽溪湖對岸就是阿壩師范學院校園,而此岸湖濱則有水磨中學校園。用設計師的話說,水磨鎮將最美水景觀給了學校教育,充分體現了重建思路中“生態”與“文化”的核心理念。

汶川特大地震十周年祭游水磨鎮,筆者對水磨亭上那幅對聯加以發揮,借此表達對水磨的祝福:上善若水——風水輪轉水墨圖;好事多磨——仙風又度水磨鎮。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