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名家畫庫>瀏覽報道

羅順祥:從裁縫到畫家

2018-08-14 09:47:12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5b71d709c1c7e.jpg


藝術簡歷

羅順祥,四川彭州人。出生于1945年。現為四川省美協會員。


5b71d70cb9b79.jpg


他是筆者采訪的眾多畫家中,角色轉換最獨特的一位。羅順祥,乍一看,不像一位畫家,而如一位老農。

他面容黝黑,個子矮小。盡管七十多歲的他看起來精神狀態甚好,但如果他不說話,你會以為樸實普通的他是從某一個深山小鎮來的實誠路人。

他確實來自于一個小鎮。

1945年,羅順祥出生于四川彭州一個叫做隆豐鎮的地方。這里過去遙遠的年代里盡管貧困交加,但寒山層疊卻也山清水秀,綠樹蔥蘢,薄霧茫茫。羅順祥的父親是一位專為去世的人在香蠟紙錢上寫對聯的手藝人。他的母親是一位普通的農婦。父母生育了八個孩子,卻因家境貧困食不果腹而只養活了四個,羅順祥位居老七。他清楚地記得,自己從幾歲開始,就喜歡寫寫畫畫。拿著石頭在地上畫,拿著木炭在墻上畫。16歲時,為了生存,羅順祥的哥哥決定帶他進入隆豐鎮唯一的一家服裝廠,跟著自己學習裁縫手藝。在哥哥的眼里,羅順祥極有天賦,因為,他很快就學會了各種服裝的裁剪,并且還有了自己的小創新。他尤其喜歡做中山裝、皮襖與旗袍,其中,中山裝是他做得最好的,至今他都為之驕傲。“因為我特別注重領口的服貼以及四個包的服貼端正。”

1992年,羅順祥做了人生中的一個重大決定。對繪畫藝術癡迷的他決定不再擔任服裝廠廠長,決定去學國畫。羅順祥登門拜訪人生繪畫路上的第一位啟蒙老師。這位六十多歲的國畫老師名叫尹顯才,是彭州當地一位頗為知名的老畫家。羅順祥跟著尹顯才先生正式學習繪畫。從花鳥入手,又學山水,一路跌跌撞撞,卻從未放棄。一直堅持學到羅順祥自己也六十多歲時,某一天他驟然頓悟:學無止境。羅順祥感覺自己在繪畫藝術的理論與實踐上缺乏系統性的專業學習與訓練,他認為自己還需要進一步研習繪畫的基礎理論知識與繪畫方向。于是,已經六十多歲的羅順祥又做出了自己藝術道路上的第二次重大決定:離開家鄉去成都。為了進行繪畫專業學習,他毅然從彭州來到成都,報名入讀成都翰林藝術學院,在此學習了三年,拿到了畢業證書。“這三年里,我學習到不少東西,領悟了很多藝術氣息,也目睹了很多優秀畫家的繪畫作品,這些學習與觀摩,對我在今后繪畫上的思考與提升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羅順祥就這樣,在不斷的學習與實踐中,逐漸感悟中國傳統國畫的獨特性與魅力,摸索著一步一步前行。他勤奮刻苦,心之所向,唯有繪畫。創作的閑暇時刻,他也臨摹古代畫家的作品,其中尤以八大山人、顧愷之為多。他在花鳥、山水、人物畫中尋找自己可以表達的繪畫語言,頗有收獲。盡管至今他還在摸索,還在學習,還在思考,但是,他以繪畫為唯一支撐的精神力量,始終伴隨著他并引領他逐漸走進一個畫家的夢想。

三十年來,在創作題材上羅順祥一直徘徊在花鳥、山水、人物畫中,經過反復斟酌,努力尋找自己心中所要釋放的情感表達。

“很喜歡我的啟蒙老師尹顯才的牡丹,周家蘭老師的牡丹和邵仲節老師的牡丹我也特別欣賞。”他觀察牡丹的花瓣與盛開前后的情景,在色彩表達上,運用調色的活絡,來表現牡丹的生命力。在牡丹顏色的表達上他善于運用多種色彩,既畫紅色的牡丹,也畫紫色、粉色、綠色的牡丹。他特別喜歡用大紅、曙紅、胭脂,然后加墨來畫出牡丹花瓣顏色的深淺。他畫葉脈,在花青、山綠、山青、白色的調和色中,暈染出自己心中的綠色。有時候,他也畫黃色的牡丹。他喜歡赭石色中加入黃色與白色,來表現溫暖的色彩。他筆下的牡丹,花瓣較模糊,墨色重,枝丫比較有力度,其中可以看出他書法的筆鋒健走。 “我畫牡丹,不喜歡把牡丹的葉片畫得特別清晰。”難怪總感覺羅順祥筆下的牡丹大都是葉片不清晰,有些意象的張力。“我的牡丹畫,每一幅都有變化,我自己認為早期我學習山水、人物、書法都有用處,對我后期牡丹創作奠定了比較踏實的筆墨功夫。”

繪畫中,他不喜歡在墨色中加白粉來表現牡丹的花蕊。他強調過渡色處理中的自然,花色淺,葉脈、枝干顏色較深,表現出牡丹圖的濃淡虛實之感。

他踏實,勤奮,創作中呈現出很多好的作品。

他畫的牡丹有野逸之趣,繁茂而蒼勁,雖無雍容之感,卻藏山野之韻。他也喜歡畫孔雀,筆下孔雀身姿飽滿而雋秀,或佇立山崖,或靜望遠山,皆靈氣活現。他有一幅作品給我印象頗為深刻:巖石陡峭,松枝靜雅,蒼鷹雄姿。尤其那只鷹,眼神犀利,展翅躍飛,氣勢感頓現。他畫荷葉圖,筆墨蒼勁有力,很顯然又在枝干表現的灑脫中凸顯出自己一定的書法基礎。但是,荷葉看起來葉片稍顯凌亂感與畫面的雜兀感,缺少構圖的凝練與唯美。不知道畫家是否是在表現自己心中那個秋風中凌亂紛雜的荷塘?

但是,從另外一個側面來看,羅順祥以自己七十多歲的年紀, 一直在漫長的藝術道路上思考、探索,盡管有時候如蝸牛般緩行。他不屈的精神,勵志的堅持,挫敗中的毅力,勇往直前的執著,值得我們尊敬、欣賞與肯定。

隨著時光的流逝,七十多歲的他深感在后半生找到了一種奢侈的幸福,這種幸福就是繪畫。“我從未覺得孤獨或者失落,相反,我很滿足。我中年離開故鄉彭州走進成都,只是為了求學繪畫,現在生活工作在成都,以繪畫為生活畫卷,常常徜徉在各個畫展上觀摩,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

很玄妙的是,幼年時,畫畫是他心中縹緲的夢想;少年時,他覺得畫家離他太遙遠,是可望不可及的星辰;中年時,他立志從一名裁縫成為一位畫家,但內心忐忑,沒有底氣;現在的他,恰如“等閑老去年華促,唯有筆墨伴幽獨” 。他身上蘊藏的如老農一般的堅韌與執著、樸素與自信、誠懇與永不放棄,讓他最終實現了自己的理想。祝福他在古稀之年的繪畫中,繼續捕捉自己心靈深處的真誠,畫出更多柳外斜陽水邊歸鳥片帆西去的好作品。(楊蜀連)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