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地理博識>瀏覽報道

蜀中奇地:南部禹跡山

2018-08-10 10:04:37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蜀中奇地:南部禹跡山


□  賈登榮


出四川南部縣城,過嘉陵江,沿省道101線前行大約十公里,就到了一個叫過街梁的地方。在此舉目眺望,只見眼前群山環合,雄偉蜿蜒,最高處的山峰有“九龍捧圣”之勢,這就是過去號稱“南閬仙地”的禹跡山。

作為蜀中一處奇地,這座隱藏在南(部)閬(中)交界處的禹跡山,一年四季前往朝拜觀光者絡繹不絕,就在于這座山有四奇:奇石、奇貌、奇洞、奇佛,成為人們口口相傳的“仙地”,成為川北具有標志性意義的名山。


禹跡晴嵐.jpg

禹跡晴嵐


禹跡石.jpg

禹跡石


禹跡古堡之中寨門.jpg

禹跡古堡之中寨門


古堡秘道內景.jpg

古堡秘道內景


奇石,成就獨一無二的山名

查遍全國名山大川的名稱,禹跡山可說是獨一無二,找不出第二個相同的山名。之所以如此,在于這座山上有一塊獨特的石頭。在禹跡山一片逶迤的山坡間有一塊巨大的石頭,它的形狀如同人的腳印。據說當年大禹曾在這山頭上駐足觀望,指揮人們開鑿河道,讓江河改道,讓洪水退卻。他長時間在這里站立留下了深深的腳印——禹跡印。山名也由此而來。
在禹跡石的四周,還有七塊相連的大小不一的石頭,人們稱之為七星石。傳說,玉皇大帝的七個女兒仰慕英雄大禹,偷偷從天宮里跑了出來追尋到這里,想與自己的偶像見上一面。

然而以天下為己任的大禹,早已經輾轉他鄉,繼續他治水的宏圖大業,這里只留下了他的足跡。仙女們盤桓在治水英雄大禹腳印的旁邊,久久不愿離去。為了表達對大禹的愛戀,漸漸的她們化為了七塊凝固的石頭,拱衛在大禹足跡的四周,把一腔思念留在了這里。由此,禹跡石、七星石千百年來受到無數人景仰膜拜,并前來此地觀賞。

在禹跡山的半山腰還有一塊突兀、峭拔的石頭——飛來石。傳說,關于飛來石的來歷有一個美妙的故事。說它是女禍補天時所用的烏龜殘留的一只腳趾頭變化而成,它高約三米,巍然屹立,然而奇怪的是只有一只小小的邊角支撐在山崖上,凌空懸掛,遠遠看去好像這巨石隨時有墜落的危險。然而歷經千百年這飛來石還是安如泰山,穩穩端坐在山腰,迎接八方游人。

山上一片茂密的松林外還有兩塊相互依靠的石頭,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和合二仙”石。和合二仙為民間傳說中主持愛情婚姻之神。據說只要在這和合二仙石前跪拜,就能保證你的愛情幸福、家庭美滿。所以不少人來禹跡山旅游觀光,總會尋訪到此,虔誠地跪拜在兩塊巨石面前,乞求和合二仙賜給自己幸福美滿。雖然幸福和美滿難以苛求,人們還是樂此不疲。禹跡石、七星石、飛來石、和合石,這眾多的奇石成為了禹跡山上耀眼的風景線!


奇貌,見證滄海桑田的巨變

夏天登上禹跡山,晴空萬里,讓人心曠神怡。從禹跡山的中寨門攀上山坡,眼前呈現出一幅壯觀的景象:層層交錯的巖石、砂礫呈現出一種韻律,像波浪潮汐般鋪展涌動;在層層疊疊的礫巖石中又夾雜著泥土層、紅砂層。這就是被地質學家稱為陸相沉積的地貌。

陸相沉積是指陸上的巖石風化物在重力、水、風、冰川等作用下,在長期的自然地質演化后沉積于陸面部分的物質,人們在這一地貌里可以看到透鏡狀砂體、淡水生物、泥裂等外露遺跡,能看到有沖刷面、大型槽狀交錯層理、板狀交錯層理、平行層理、逆行沙波層理等地貌奇觀。地質界學者在此考察后認為,禹跡山上的陸相積沉地貌是典型的河流沉積地貌,其沖刷面、平行層理與逆行沙波層理特征尤為突出。它的形成需要經歷上億年的歷史!禹跡山頭的這些陸相積沉地貌之下是否還隱藏著其它他什么秘密呢?或許有一天科學家會幫我們揭開相應的謎底。

小時候常聽老人說,禹跡山附近過去是一條寬闊的河流。正是由于河水泛濫大禹才千里迢迢前來治水。我當時對這種說法不以為然,后來聽到科研人員講到它的來歷后,似乎明白和印證了民間傳說的可信,若干萬年前也許禹跡山附近確實就是有一條浩浩蕩蕩、水勢洶涌的河流。所謂滄海桑田,此之謂也。


奇洞,留下歷史的謎團

禹跡山上的石奇、貌奇,禹跡山上的洞更奇。在禹跡山的半山腰有一座石窟。石窟由大小不等的40多間石室組成,大的石室10余平方米,小的石室則只有一二個平方米。這些大大小小的石室由一條長達數千米幽邃曲折、忽上忽下的通道連接在一起。石洞里面層層疊疊,機關巧布,既有較為寬闊的主洞,又有狹窄的支洞,更有專門迷惑人的彎曲的“陷阱”——死洞。人一旦走入死洞就找不到方向。禹跡山上的石洞是長期地質演化所成還是人工所鑿?我查閱了一些史書仍不得其解,它成為了我心中的一個謎團。

民間對這石洞的來歷卻有兩個截然不同的版本。一種說法是,清朝嘉慶年間,輾轉作戰的白蓮教農民起義軍,最后來到禹跡山。他們看到這里地處兩縣交界處,山勢險峻,易守難攻,就打算長期占據這座山與清軍對壘。為了儲存糧食、武器等,就開鑿了這些石洞;一說是明末清初,張獻忠圍剿四川時,當地士紳為躲避戰亂,開鑿了這些石洞,讓周圍的百姓可以藏在石洞中躲避戰亂。

然而這兩種說法在典籍中都找不到只言片語的證據。不過,近年來,不少研究者在實地勘探后認為,禹跡山上幽深蜿蜒的石洞與殘留的兩道“寨”門,是四川境內至今保存規模最大、最完善的古代軍事防御工事體系。禹跡山曾經有東西南北中五道由石頭壘起來的“寨”門,經過歲月的洗禮,如今還有西“寨”門和中“寨”門保存較為完整。從禹跡山“五門合圍”的格局可以清楚的看到,這座山在某一時期是作為軍事要塞使用的,“寨”門與石洞一道構筑起堅固的屏障,是非常精致的防御體系,共同形成了“山是一座堡、堡是一座山”的奇特景觀。


奇佛,演繹人間美好傳說

禹跡山山腰有一尊開鑿于唐末宋初的大佛塑像。這尊高18米的佛像,腰寬6.1米,下肢寬5.2米,腳掌長寬均約1.3米。大佛頭飾螺髻,袒胸束腰,左手平舉與胸齊,掌心向上,右手施“說法印”狀;大佛頭部與下肢皆為鏤空圓雕,僅腰背與山石相連。佛像面頰豐腴,兩耳齊肩,面容端莊,雙目微啟平視,于靜穆威肅中蘊慈祥;佛身著僧衣,薄而貼身,袈裟罩體,僧衣末端略顯飄逸,袖長過膝。有古樸自然之神韻。

大佛刻鑿的時間在已有的文獻中卻有幾種說法。一種說法是,唐天寶年間(公元742年到745年)北方連年戰亂不休,唐玄宗入川避難,一大批畫師、工匠、高僧也追隨唐玄宗來到四川,進而把北方雕鑿的佛像也在四川推行。大足石刻、安岳石刻、巴中石刻、廣元石刻以及樂山大佛,都是這一時期的產物。假若從這推斷,禹跡山上的大佛出生時間,至少也應該是在晚唐時代。

又一說法是,唐代宗大歷四年(公元769年),太子文學(東宮屬員正六品下)沈濤撰寫了一篇《沈榮功德記》頌揚曾任成都犀浦(郫都區)尉的侄子沈榮,文中概述了沈氏族系源流及本人身世。《沈榮功德記》刊刻在距離禹跡山五十多里外的南部縣盤龍鎮回龍山上,與《功德記》同時鐫刻的還有十五尊佛像,而回龍山的佛像與禹跡山的佛像造型與表現手法都驚人地相似,人們由此推斷禹跡山大佛開鑿的時間應在唐代宗時期。

另一說法則可以明代萬歷年間曹學詮所著《蜀中廣記》為明證:“縣(南部縣)東南與蓬州(今蓬安)相接三十里為禹跡山,禹治水所經也,有小石泉,鑿石為像,層樓覆之,宋紹興年間何汝賢有《禹跡山院記》。”從這段話中大致可以推斷,至少在北宋時期,這尊大佛就已經存在了。

小時候,在月夜下,在小鎮戲臺前的壩子里,聽到若干禹跡山大佛普渡眾生、拯救百姓的故事。傳說當年張獻忠血洗四川時,不少民眾紛紛逃往此山山腳下避難。當大佛的慧眼看到張獻忠的士兵要殺戮民眾時,大佛突然從身后的山澗掬起水來,潑向士兵,那水居然化作一塊塊堅硬的石頭,頓時嚇得這些士兵抱頭鼠竄。張獻忠定神望去,才發現山中有一尊巍峨大佛,趕緊下令退兵。于是這一方土地,才免于戰亂禍害。從此以后,人們對大佛頂禮膜拜,大佛身后的山泉也被人們當成“神水”。

讓人驚嘆的還有這樣一個故事:一年春節,當人們都在給大佛燒香磕頭時,一個頑皮的小孩居然從后山的洞窟中爬上了大佛頭頂,又一下子掉到大佛的手掌中。望著命懸一線的兒子,小孩的父親一邊給大佛磕頭,一邊說,只要讓他的兒子平安無事,就給大佛穿“金身”報答。傳說那時,大佛的手輕輕一彈,將孩子送回地面,孩子居然毫發無損。孩子的父親也未食言,他耗盡積蓄,又變賣了自家良田,最后才讓大佛穿了不到三分之一的“金衣”。他的虔誠感動了大佛,他慈心涌動,把身上的金泊悉數退還。所以后來大佛的身上還殘留著斑駁的鎦金痕跡。

流連在禹跡山頭,一個個賞心悅目的美麗傳說不絕于耳,讓人心馳神往。傳說終歸是傳說,但正是這些美好的傳說,給這座山平添了靈氣和魅力,不斷吸引著四面八方的游人走近它,尋幽訪古,探奇攬勝。


(本版圖片由南部縣文管所提供)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