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地理博識>瀏覽報道

天全吉祥寺:見證三百年滄桑變遷

2018-08-03 11:06:55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在雅安市天全縣城外西邊,天全河穿過兩山,在與落夕山相對的一處山坡的半山腰,有一座修建于清代康熙年間的寺廟,三百多年,歷經朝代更迭與天災人禍,依然屹立不倒,它就是吉祥寺。

作為天全歷史與文化的見證者,從家廟到圖書館,再到文化綜合場所,時代給它留下了深沉的印記。走進吉祥寺,便是走進了天全的歷史,在這里既能看到個體的命運也能讀到社會的變遷。吉祥天全,這就是它的寓意。


末代土司的絕唱

唐朝末年,雅州等地因多民族雜居而時有叛亂,江南臨江府人高卜錫以軍校從征平叛有功而留鎮天全。公元880年,黃巢進攻長安 , 次年唐僖宗李儇逃往成都,太原人楊端以千牛衛從僖宗幸蜀亦進駐天全。昭宗李曄嗣位后下旨命楊與高氏分土而治,形成天全“高楊二土司”共治天全的格局。歷史上漢地任命漢人并實施土司管理,且歷時近千年,實為罕見。楊家作為副土司,其駐守之所即在天全縣城,歷經數百年。

清咸豐八年《天全州志》有記:“吉祥寺,治西北三里。招討使楊自唐建。”說明吉祥寺修建于清朝。《天全州志》卷四人物列傳中對楊自唐的表述是:“自唐猿臂,善左右射,期以功名自奮。”后因戰功,“自唐自康熙辛未(1691)襲職天全宣慰使,屢以占(戰)功階左都督,封榮祿大夫。”

作為天全歷史上一個傳奇人物,楊自唐既是戰功卓著的一員猛將,也是自唐代設置天全土司延續近千年后的最后一任土司。楊自唐的戰功及職位是得到皇帝欽批的,《清康熙朝實錄》記載:“康熙四十五年(1706)。丙戌。夏。四月。乙未。兵部議先經四川提督岳    龍疏言、土司坦朋吉卜等領兵同克打箭爐賊,應照定例優加升賞。查渴瓦寺安撫使坦朋吉卜、天全招討使高一柱俱系革職護理之員,征打箭爐有功應準復還原職……其天全副招討使楊自唐系正六品,應授宣慰使。俱給與敕印。從之。”楊氏歷代土司不辱使命,不僅保境平安,還屢屢應召出征,建功立業。

吉祥寺為楊氏所建。一座寺廟,在離當時的土司衙門(原衙門已毀棄)不遠的山坡上建了起來。吉祥寺緊鄰禁門關,此地為大崗山與落夕山兩山間一條峽谷,古時被稱為“碉門”。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險。

 

吉祥寺的《西游記》壁畫( 劉禎祥攝).jpg

吉祥寺的《西游記》壁畫( 劉禎祥攝) 


自清朝后土司制度日漸式微。作為漢藏交接之地的雅州等地被納入改土歸流的范疇。《天全州志》載:“其后雍正丁未(1727),川陜總督岳鐘琪請郡縣土司所轄,如廣西云貴例,改天全為州。安置自唐家屬于江西南昌縣,甫至章門而自唐歿。”在位38年的楊土司,晚年不得不拖家帶口,背井離鄉,永不回歸。不知道他在接到朝廷“改土歸流,異地安置”的通知時是否到吉祥寺辭行。

幸運的是,當一切與土司有關的衙門、兵營、老屋等建筑在三百多年的時光中消失殆盡后,吉祥寺卻仍然完整地保留了下來,成為末代土司的絕唱,也是千年土司最后的物證。
繪在墻上的《西游記》

如今走進古寺,整體建筑仍然保留著當初模樣,但作為寺廟早已找不到佛家三寶的蹤影,整個建筑物內沒有一尊佛像,沒有一本經卷,更沒有一名僧人。只有墻上殘存的幾十幅描繪唐僧西天取經的彩色壁畫勉強能與寺廟扯上一絲關系,成為寺廟最有特色的部分。

大殿為老式穿斗房。后來雖有修補,過去的格局卻被完全保存了下來。抬頭仰望,白灰色的高墻上繪就的是《西游記》的壁畫。墻壁是竹籬笆做的。先用竹片編好嵌在木架上,外面糊上摻雜著稻草為筋的黃色粘土,又在表面刷上白石灰。壁畫就描繪在上面。一塊塊竹泥墻壁便是天然的畫板,四周的木梁則是畫框。

壁畫上的《西游記》如今殘留的有近四十幅,保存較好的有二十多件。一幅一個故事,戰猴王、齊天被擒、醒悟八戒、點化白龍等。線條流暢,色彩艷麗,表情生動,故事連貫。

如戰猴王,畫面上高舉棍棒頭戴峨冠身著紅袍尖嘴猴腮的猴王與腳踩風火輪的哪吒三太子等天將激戰正酣。整個構圖嚴謹,著色明麗。美猴王、三太子、托塔李天王等人物形象生動,動作逼真,神態各異又緊扣主題,緊張而激烈的戰斗氣氛從畫里撲面而來。看著畫面,就會感覺有噼哩    隆的聲音從畫中傳入耳中。這些壁畫,無論是對研究宗教文化、民俗還是民間繪畫藝術等都有著極高的價值。它已成為吉祥寺珍貴的文物。

墻上的《西游記》壁畫是修建吉祥寺時所繪還是后來所補,似乎難以深究。為什么繪的故事不是常用的佛祖涅    或其他佛教故事?或許楊自唐是想用另一種角度來體現他率軍西征平定打箭爐叛亂?那時沒有皇帝的允許是不得私自彰功顯德的,楊土司隱晦地用這樣的方式,寓意他歷經千難萬險,功成名就?還是旁人或后人所為?真是不得而知也難以細究了。歷史的迷霧也許永遠沒有揭開的時候。

 

文化讓古寺蛻變

文治武功概括了末代土司與他兒子的人生,吉祥寺是間接的見證者。楊自唐以武揚名,他的兒子楊    卻以文著稱,被譽為“江西四才子”之一。楊    (約公元1723至1766年),字子載,生于江西南昌。六歲解吟詠,九歲以詩名,與汪軔相伯仲,時稱“兩才子”;又與蔣士銓、汪軔、趙由儀有“四子”之稱。乾隆十八年(公元1753年)拔貢生。楊    之詩清超深渾,自成一家,新樂府諸作,尤獨出冠時。所著《恥夫詩鈔》《清史列傳》行于世。文名遠播的楊    ,完成了楊家從武到文的成功轉變。

楊自唐主持修建的吉祥寺,在他離開兩百年后也與文化結上緣,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文化場所。天全高土司的后人高之圃先生是一位敬文崇學,重視子女教育的開明紳士,將兒子送成都求學以汲取先進文化,可惜生在亂世又遭遇軍閥混戰,不幸遇難。天全人羅開極在《記〈永慎圖書館〉》中有記載:“民國十四年春(公元1925年),軍閥楊森妄想稱霸四川而告失敗,其部楊春芳武器精良,全為成都兵工廠制造,扎住于工學院(成都市)。劉文輝為奪取該部武器出動部隊沿街圍困工學院,企圖以武力解決楊部。雙方交火,結果將該校無辜學生打死六人,其中有天全籍學員高永慎。劉文輝迫于社會輿論,只得責令受害學生原籍各縣撫恤。……高永慎之父高之圃先生對他人表示,愿將此項恤金用于興辦公益事業場所,悼念永慎留作紀念。以此款購置書籍家具,設立永慎圖書館。”

吉祥寺現景( 劉禎祥攝).jpg

吉祥寺現景( 劉禎祥攝)


“民國十六年(公元1927年)永慎圖書館在吉祥寺開館,記得當時書籍多為商務版。我所看過的書有:鄭振鐸先生《文學大綱》;《胡適文存》和《獨秀文存》;俞平伯先生的《紅樓夢辯》;郭沫若的《三個叛逆的女性》;顧炎武的《日知錄》;《十八家詞鈔》和《飲水詞》及《玉臺新韻》等……民國十八年(公元1929年)改名為天全圖書館。先后出任館員的是李家聰、高仙舟、高鑒明、吳稚驤等。”

時間過去近一個世紀,當讀到高之圃先生“愿將此項恤金用于興辦公益事業場所,悼念永慎留作紀念”時,仍不免撫膺太息。圖書館的創辦對于地處川康山地、交通不便、民智落后的天全而言,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它為天全打開了一個尋求知識的窗口。

站在吉祥寺西望,可以清晰地看到禁門關處的懸崖石壁上,刻著“惠我民田”四個大字。題字的人是當年導致高永慎遇難的軍閥劉文輝,其時,他任西康省主席路過天全,應邀而書。不知劉文輝在題字時是否知道這近處的寺廟及它里面的這座小圖書館的來歷。歷史就是這么捉弄人。

 

長征留下紅色傳奇

因為一份報紙,兩位將軍與一個記者,在這里留下了一段紅軍長征史上的傳奇。三個家庭締結了深厚的友誼。

1935年6月,紅一方面軍攻克天全后,先遣團十三團團長彭雪楓、政委張愛萍曾在這里翻閱報紙查找資料。東方鶴所著的《張愛萍傳》復原了當時的情景:這天,身為十三團團政委的張愛萍聽說天全縣有個圖書館,很想去看看近期的報紙,便約團長彭雪楓一道前往。這是一個依山傍水的山城,綠樹掩映,秀美異常。館內沒有幾個閱讀者,工作人員見進來兩個紅軍,不驚訝,也不十分熱情,兩人于是在這里隨意翻閱。征得工作人員的同意后,兩人各抱了一捆到院內涼亭里“會餐”。在諸多報紙中,張愛萍喜歡看《大公報》、《申報》,他就來了個有的放矢。

在連續幾天的《大公報》上,都載有署名范長江的文章,而且都寫有紅軍北上的內容,文字如行云流水,一些議論生動深刻,頗富哲辨色彩。張愛萍不由得贊嘆道:“這個范長江真不愧叫范長江,連篇累牘,不盡長江滾滾來,看樣子像個隨軍記者。”張將軍在后來的《范長江紀念文集》里寫道:“《大公報》上一則《千里江陵一日還》的通訊吸引了我。固然有游子格外鐘情于家鄉消息的緣故,但更重要的是作者瑰麗的文筆、廣博的知識及富有哲理的語言深深地打動了我。”


http___epaper.file.routeryun.com_scjjrb_2018-08-02_5b61ce72ed247.jpg.jpg

 從吉祥寺后殿看東廂房紅軍陳列室外的彭張二將軍的銅像(軒視界 周樂天)


這樣,張愛萍因為圖書館認識了天全,認識了范長江,記住了天全圖書館。即便到了古稀之年,談起這段歷史,張愛萍仍對范長江贊不絕口,在他83歲高齡時,還寫了篇懷念范長江的文章《不盡長江滾滾來》。

張愛萍將軍晚年還對天全圖書館一直念念不忘,據他的女兒張小艾女士介紹,因工作需要,她經常到川西。“我最早是1998年來過天全,之后又來了很多次。每次爸爸都要打電話給我,囑咐找一找那個圖書館。”但直到2006年才找到張愛萍和彭雪楓曾一起看《大公報》的地方——天全吉祥寺。只可惜張愛萍將軍此時已逝世。

在吉祥寺紀念彭張二將軍的陳列室前,一組雕塑反映了當時張愛萍與彭雪楓二位將軍讀報的情形。身著軍裝,打著綁腿的二人同坐在一條長木凳上,聚精會神地讀著報紙,報頭上《大公報》字樣清晰可辨。今天人們在此經過仍會情不自禁地將腳步放輕,怕打擾了他們。

展廳內各種實物琳瑯滿目,珍貴的照片配上詳實的文字,將紅軍在天全的事跡展現在人們面前。讓人們對紅軍長征有了更直觀的認識,讓紅色文化傳承不息。今天,這里已成為了天全紀念紅軍長征的重要陣地,每年都有許多人來參觀。

 

地震后涅槃重生

2008年發生“5·12”汶川特大地震,緊接著又是2013年“4·20”蘆山地震。經歷了300年風雨侵蝕,全木結構的吉祥寺早已是沉疴在身,這樣的殘軀如何承受得了如此劇烈的輪番摧殘?為了保護吉祥寺,天全文化部門認真梳理歷史,結合本土文化,將其重新定位。在保留原有建筑風貌的基礎上,賦予它新的功能,建成了展示天全的文化陣地。如果有人約你去吉祥寺,絕不是去參禪禮佛,它多半是正在舉辦書畫展或文化活動了。

現在吉祥寺的前殿布置成了圖書室,供人們閱讀。東廂房是紀念彭張二將軍和紅軍的“愛雪陳列室”;對面的西廂房是天全“非物質文化遺產陳列室”;后殿正中央則擺放著一張書案,文房四寶齊全,案上鋪著宣紙,游客可在此筆走龍蛇。四周的墻上則展示著本地書畫家的作品,從藝術的角度展示天全精神,這些掛在展架上的作品與墻上的壁畫互相映襯,相得益彰。每逢節假日吉祥寺都會舉辦各種文化活動,文人雅士聚集一起,談古論今,切磋書法,氣象為之一新,成為天全一景。

蹲守吉祥寺前的還是原來那對石獅子,只是它早已缺頭斷腿,失去了獅子的威嚴,曾有人提議重新雕一對獅子來守護吉祥寺,最終未被通過,理由是吉祥寺能否得到妥善保存,傳承下去,不會取決于由什么來守護,而應該是否有值得保留的價值。同時,殘毀的石獅所經歷的滄桑正好警醒人們要珍惜,去保護。如今,吉祥寺已成為天全的一個標志,這里的一切仍需要它默默護佑,無論是建筑的,還是人文的。

身在有些喧囂的城市里,從遠處觀望吉祥寺,像是建在大地上通往傳統或仙界的一處驛站。 高掛寺檐下的匾額特別醒目。旭日初升或夕陽返照時,陽光射在匾額上,“吉祥寺”三個大字發出熠熠金輝。吉祥天全,這是它永遠的寓意。

 


(何文)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