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名家畫庫>瀏覽報道

許光華: 野山蒼茫 籬門掩草

2018-06-12 11:36:50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許光華.jpg

藝術簡歷

許光華,1954年出生,四川成都人。四川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成都市美術家協會會員,四川徐悲鴻張大千藝術研究院畫師,中國國際文化促進會畫師,四川鄉情畫院常務理事。


許光華的山水畫視覺上是野逸而清澈的,群山陡峭,清露晨流,野樹蓬勃。

長期以來,他癡迷中國山水畫。在技法之外,力圖以水墨來表現微風起,青山疊,不減韻致的幽遠。他努力在山水畫里,表現出自身情緒與心理的變化。這種起伏是微妙的。蘊藏深厚,耐人尋味。

但其作品,傳遞出的卻更多的是寂靜與蒼茫。

汩汩流淌的山澗小溪,清澈而潤澤,那些說不出名字的野樹,挺拔、堅韌、蓬勃向上。有時候,他的作品也有飛瀑浪卷,氣勢雄偉從山頂奔騰而下,似乎潛藏著畫家某些時刻的激情與昂揚。但更多的作品,是山巒迷蒙,老屋佇立,地勢跌宕,有大自然原生態山水安靜佇立之野逸。許光華有畫鋼筆畫的基礎,因而,他的素描基礎較好,這讓他的山水作品在構圖、筆觸上就有了一眼可見的張力。

讀許光華的作品,并不會很激動,也不會乍現驚嘆。

在靜謐之中讀其畫,感受到的是平實、寂靜與空靈的氣息。其大多數山水畫的畫面,散發出一種凌冽孤傲的蕭瑟感與孤獨感。如作品《山環小鎮》。畫面是群山疊巒之中的孤寂。雜樹圍繞,幾棟破敗陳舊散落的老屋,靜靜地在山中佇立,讓人頓生凄涼與孤寂。畫家以旁觀者的視覺,描繪山中繁茂的樹木,任由春風從樹椏搖曳的縫隙間掠過。作品《山泉清音》卻是另外一種氣息。畫家力圖在創作中找到一個點,來直抒胸臆:峰巒疊嶂,斷云微度;萬里江山,屏山沉水。作品的逶迤氣勢如一壺溫茶,慢慢浸潤出韻味,頗有氣象。但是,個人卻偏愛許光華的一些彩墨山水作品,尤其那些枝干盤亙樹椏婆娑的老樹。畫家許光華經過幾十年的筆墨探索,很想畫出更多好作品。但他坦言,這些年,一旦陷入瑣粹事務之中,他的內心往往夾雜著的是迷茫和無助。只有投入到繪畫創作中,他內心深處才能有真正的平靜與舒暢。

1954年11月,許光華出生于成都市。“我的老家在重慶,父母親是從重慶調入成都的。我讀小學四年級時,畫畫就畫得好,全部是五分,老師常常在班上表揚我。”15歲時,許光華的哥哥看見自己的弟弟如此熱愛繪畫,就給他介紹了一位老師。這位叫做楊先鐳的先生就成為了許光華的美術啟蒙老師。“下鄉時,我就把在鄉下畫的畫郵寄給楊老師點評,那個時候,楊老師也就三十歲樣子,他認真批復評點后,再給我郵寄回來。有的時候,我回到城里,楊老師更是手把手教我畫畫。”

1973年,初中剛畢業的許光華下鄉來到雅安名山縣合江公社,在鄉下呆了五年多。在此期間,他結識了著名畫家程叢林先生。“程叢林老師那個時候也很年輕,但他是我下鄉時的知青帶隊干部,他告訴我他到農村來是體驗知青生活的。當時青澀的我在公社辦板報,有一天,程叢林老師看見我畫畫就表揚我。”他們從此相識。程叢林畫燈籠時,許光華就在旁邊觀看,他驚嘆程叢林先生筆下燈籠的光影效果。接著,他就屁顛屁顛地跟在先生身后,觀看他素描,看他畫油菜花,自己就學著畫油菜花,一邊玩,一邊畫。“那是我知青生活里以及生命中很純粹愉快的時光。我記憶特別深刻的有一件事:有一天,我煮飯,程叢林老師負責燒柴火,我聽見他一邊燒火一邊唧唧咕咕地念著什么,于是就問他,他說他在學俄語。”原來,程叢林有一本來自俄羅斯的畫冊全是俄文,他為了讀懂這些俄羅斯的畫,就開始學俄語。“程叢林老師會剪頭發,那個時候,我們知青沒有錢去理發店剪頭發,他看見誰的頭發長了,就讓他坐在凳子上,給他修剪,剪完頭發,他不讓人走,立刻拿出筆和紙開始畫肖像。他也給我畫了一幅肖像,但是他沒有給我,說這幅我留下啦。”在許光華的認知中,或許這幅肖像不僅僅有程叢林老師的技法與筆觸,還藏有彼此在鄉下一起繪畫,一起燒火煮飯,一起望夜空繁星的相伴相處的情感與友誼。

1978年,許光華知青生活結束,回到成都,很順利地進入印刷廠工作。由于他的繪畫天賦,在工廠里他主要從事設計、繪圖、包裝轉繪裝潢工作。印刷廠工作繁忙,許光華依然沒有放棄繪畫。他一邊工作,一邊在文化宮跟著張國常先生學了兩年素描。“這個班是當時峨眉電影制片廠為本廠子弟辦的班。”在這個班里的學習,讓許光華對西畫有了初步認識。

從早期的工筆畫、白描到中期對素描的逐漸認知與實踐,許光華在繪畫上漸漸有了信心。他隨即在翰林藝術學院跟著陳乃建老師學了四年山水畫,對中國山水畫漸漸癡迷起來。“后來,我又跟隨施秉偉先生繼續學習山水畫。特別是當我看到陳乃建老師的山水畫時,我心里頓時歡喜,我就喜歡老師這種韻味空靈、云霧繚繞的古韻之氣。”許光華侃侃而談,可以看出他對自己各個階段老師對他的悉心指導深刻銘記。

許光華喜山水,他的足跡幾乎把四川境內有名的山水都走完了。然后,他又多次去了太行山、華山、延安以及黃河等地。他的足跡遍布大山大水之間,去感悟大自然之奇妙,探尋自己筆觸在水墨表達中的感覺與藝術視野。他力圖畫出自己心象之中的山水畫。“中國畫是以水墨為基礎的,色彩比較淡雅,我個人喜歡水墨畫,水與墨的結合,是我所癡迷的。”

為了畫好中國山水畫,早期的許光華臨摹了大量古畫。唐代、宋代、元代等朝代的山水畫他都臨摹過,試圖在古人的筆觸中感悟傳統山水的氣韻。許光華坦承,“我喜歡讀關于張大千、徐悲鴻的書籍,當代畫家里,很多畫家的國畫我都很欣賞,尤其黃純堯、岑學恭老師的畫。”

在訪談中,感覺許光華一生都沉浸在山水畫的探索與學習中,他說:“我近期的老師是周毅老師。他是中青年畫家中的佼佼者。”周毅先生的山水作品筆墨凝練、色彩疏淡、氣息旖旎,野逸清雅。許光華跟隨周毅先生學習繪畫,收獲頗豐。雖然,上天賦予了許光華一個追求藝術的靈魂,但是,唯有永不止步的繪畫探索,才能最終成就一位勤奮、善思、執著的畫家。

很顯然,在山水畫探索中,許光華一直在慢慢地前行。

他看似粗線條,其貌不揚,卻行事踏實、談吐質樸,偶有深思。“中國畫的線條,就是中國畫的生命線,我在畫山水、畫樹以及巖石時,特別講究金石味道。”許光華把自己內心奔放的、緩慢的情感,在自己所領悟的國畫筆墨、線條、色彩中暈染釋放。他努力想深入傳統,又想從傳統中走出來;他想要呈現自己山水畫的獨特與個性,但是,這條藝術之路畢竟漫長,畢竟艱險,畢竟需要忍受孤獨,畢竟需要寧靜獨處。“舍得”一詞在世間大眾每個個體所領悟的不同奧妙之處,就在于心象的真實釋放。這是不同注釋與詮釋的必然。藝術創作終究是需要避開喧囂的,否則如何探尋自己真實的靈魂,釋放出筆墨深處的那一抹最觸動人心的閃光點?

很欣喜的是,事務繁忙的許光華已意識到這一點。

“我近期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就是我需要更加安靜地去創作。”試想,當傾盡全力,撲進安靜的創作氛圍里,不難想象,長久的積淀與一生眷戀藝術的許光華一定能夠創作出屬于自己繪畫特點的佳作。曾經,他的作品在我國臺灣等地展出時,那些筆墨疏淡,畫面通透,氣息空靈的老樹、茅屋、亂石、云霧、山巒以及孤獨的扛著扁擔的人,令觀者印象深刻。

許光華筆下的這些永不突變的繪畫元素,賦予他山水畫作品永恒的傳統味道。其實,他應該是有潛力的一位畫家。當他沿著這條藝術道路一直走下去,在凸顯靈魂深處的個體精神氣象上,抓住自身探尋山水畫幽靜之中的絕佳視覺映像,他的作品一定會有更大的提升。

觀許光華的閑章,發現他其實一直在掙扎與糾結中,他內心期望“云煙”“江山如畫”“青山作翠”,期望“淡雅”與“我型我塑”。但是,很多時候,一個人唯有在“舍得”之間,放下一些,舍去一些,才能獲得更多的未來。讓我們期待,許光華創作出更多的佳作。(楊蜀連)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