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非遺天下>瀏覽報道

從民間鍋莊到宮廷御舞:金川斯甲魯者

2018-06-11 10:29:33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阿壩州金川縣地處四姑娘山系的腹部,海拔較低,氣候溫和,物產豐富,有阿壩江南之稱,作為歷史上東女國的故都,金川不僅有豐富的旅游資源,也有著獨特的歷史文化。除了馬奈鍋莊,這里的州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斯甲魯者”“茍爾光楞窮格鍋莊”等民間鍋莊(藏戲),同樣在歷史上廣為流傳。

作為傳統的祭祀和表演舞蹈,“斯甲魯者”來源于藏戲。歷史上嘉絨藏戲的戲班不少,但金川縣的祁青、綽斯甲戲班則聲名顯赫,這也是“斯甲魯者”出于金川的重要原因。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斯甲魯者”曾因其激烈奔放、歡快豪邁的舞姿在清乾隆時期一度成為宮廷御舞。更重要的是,從十八世紀末到十九世紀中期,嘉絨藏兵多次出征抗擊帝國主義,“斯甲魯者”作為送別和歡迎得勝藏兵凱旋的鍋莊,被人們稱頌。這也是“斯甲魯者”雖然在歷史中曾被淹沒,最后總能流傳下來的重要原因。

梨樹下.jpg

慶寧鄉古梨樹下的“斯甲魯者”(張志強/圖)

傳承人.jpg

 斯甲魯者傳承人彭措 (張志強/圖)

不息.jpg

粗獷豪邁的“斯甲魯者”在金川傳承不息(代永清/圖)

樂器.jpg

“斯甲魯者”中的伴奏樂器 (張志強/圖)

古梨樹下的祭祀表演

梨花盛開的時節,我們一行人來到金川縣慶寧鄉參加一次難得的祭祀活動。壩子周圍那些熬過歲月風霜的古梨樹枝繁葉茂,滿樹芳華。祭祀活動開始,一陣低沉的法號聲響了起來,莊重而悠遠,緊接著一隊身著盛裝、戴著頭盔、佩刀持弓的藏族漢子在一名持旗者的引導下步履沉著地步入祭祀場地中心。人們在短暫的安靜之后又激動起來,有相機的游客不斷地按動快門。同行的阿唐對我們說,他們表演的是金川特有的“斯甲魯者”舞(也有叫哈瑪舞、出征舞等),2017年入選阿壩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十來名高大的舞者神采奕奕透出陽剛之氣,他們身著青紅兩色戲裝,頭戴飾有象雄文字的頭盔,身披藤背,腳蹬高腰藏靴,背弓箭,掛短刀,戴護環,或瞄準射擊,或張弓搭箭,或揮刀劈砍。強勁的鼓點烘托出嘉絨男子出征殺敵的勇猛剛強。

旁邊有2名長號手、1名喇叭手、1名鑼手、1名鼓手,為表演者奏樂。鼓手是一名老者,雖已年邁,敲出的鼓聲仍沉穩有力。老者名彭措,為“斯甲魯者”舞的傳承人,演出結束后我們在古梨樹下對他進行了采訪。彭措今年已75歲。他說參加今天表演的都是金川縣集沐鄉雅京村人。雅京村在歷史上是綽斯甲土司的領地,村民們平時從事農業生產,手藝人則做手工活,逢年過節便要為土司表演藏戲、跳鍋莊。彭措老人的父親和爺爺都表演過藏戲,到他這一代已經是三代傳承了。后來演出活動少了,幾近失傳。近年來政府重視對傳統文化的發掘和傳承,他才重新表演起藏戲跳起了“斯甲魯者”舞。老人自豪地指著場內的表演者說:“他們都是我教的。”

今天雅京村村長勒爾伍也隨著這支表演隊一起來到慶寧,還有從雅京村來的學者阿稱,兩人熱情地向我們介紹“斯甲魯者”舞。阿稱文雅而不失豪邁,談到“斯甲魯者”舞和非遺文化便滔滔不絕:“‘斯甲魯者’是儺戲,屬于戲舞一類。雅京村的‘斯甲魯者’是敬獻山神的民間戲與舞蹈融合而成的獨特民間舞蹈,過去專為土司表演,一般是在祭祀活動后進行。過去綽斯甲土司地區、饒丹土司地區都跳,一年只跳一次,上世紀50年代失傳后,2014年才整理挖掘出來,目前只有集沐鄉雅京村傳承得較好。”

阿稱還說,“斯甲魯者”意為天兵,是嘉絨藏語方言的音譯,草地藏語中稱為“哈瑪”,故也被稱為“哈瑪舞”。藤背上的藏文是《索》本尊護法神,持旗者為護法巴丹,有領舞者的作用。“斯甲魯者”舞以音樂為靈魂,以舞蹈為表現手段,講述一個故事、抒發一段感情,集歌、舞、劇于一身。

嘉絨藏族信仰萬物有靈,山有山神,水有水神。對山神的崇拜尤其突出。大渡河、岷江水滋潤著金川兩岸肥沃的土地,人們祭祀上蒼感謝它賜予這片土地和平富足,把對神靈的崇拜以歌舞的方式莊重地表達出來。如大型的佛事活動、部落節慶及出征等,都要舉行煨桑、跳鍋莊等祈禱祭祀活動。這也是作為祭祀性舞蹈的“斯甲魯者”的起源。

從宮廷御舞到抗英愛國

“斯甲魯者”同其他本地戲曲一樣來源于藏戲。嘉絨藏區藏戲演出歷史悠久,最早的戲班中便有金川的祁青戲班。唐順宗水貞元年(公元805年),嘉絨藏戲得到著名語言、文學、編譯大師毗若遮那的傳播推廣,發展出了綽斯甲(今金川周山)、贊拉、沃日(今小金縣境內)等戲班。從此,藏戲不僅在祁青部落上演,而且開始向嘉絨18部落流傳,并最終演變成了當今嘉絨藏戲的各種流派。由此可知金川藏戲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8世紀,距今已經有1200多年的歷史。

歷史上嘉絨藏戲的戲班不少,但金川縣的祁青、綽斯甲戲班則聲名顯赫。同樣,“斯甲魯者”作為歷史上最有名氣的藏戲之一,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清朝乾隆皇帝時期,“斯甲魯者”一度成為宮廷御舞。

1747年大金川土司莎羅奔叛亂,于是有了乾隆的金川之役(第一次乾隆12-14年,第二次乾隆36-41年)。乾隆前后費時29年,方最終平定。其時,清軍回軍之時不僅遵旨將大小金川的頭目及家屬解送北京,且帶走了無數匠人和專習歌舞的“番童”。后者在乾隆皇帝舉行的慶功宴上,表演了鍋莊藏戲,乾隆看后甚為垂愛,并把它們作為宮廷演出的壓軸節目。為此,他還作了一首詩《四月二十八日紫光閣凱宴成功諸將士》,并在詩中的夾注提到:阿桂等所俘番童,有習鍋莊,乃“斯甲魯者”者(即番中儺戲也)亦命陳之宴次。“斯甲魯者”由此也成為金川藏戲的正式譯名。從此,具有地方民族特色的鍋莊和“斯甲魯者”進入了清朝宮廷。后來相沿成習,定居在北京香山的金川藏族后裔逢年過節仍要進宮表演歌舞。

“斯甲魯者”之所以也被人稱為出征舞,則緣于嘉絨藏軍在清朝兩次抗擊外敵的戰爭中的卓越表現和重大犧牲,是其英勇不屈的愛國主義精神在舞蹈上的體現。

1790年,廓爾喀侵犯西藏,清政府命四川總督鄂輝和大將陳德領兵4000進軍西藏,同時又從金川、小金等地抽調5000名嘉絨藏兵出征。1791年8月,出征的嘉絨藏兵在打箭爐集結完畢后,鄉親們為這些勇士舉行了盛大的壯行儀式,為他們向神靈祈禱,祝愿他們獲勝立功,平安而歸。率領嘉絨藏兵的是墨爾多將軍,他身先士卒,英勇作戰,很快將入侵者打敗并趕出了國境。后來墨爾多將軍回到故鄉嘉絨,受到了人們的熱烈歡迎和敬重。

此后的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時,瓦寺土司守備哈克里和金川土司阿木鑲率嘉絨藏兵2000人再次奉命出征抗擊英軍。阿木鑲率嘉絨勇士百余人為前鋒攻入被英軍占據的寧波城,雖因后援不繼全部犧牲,但卻給英軍以沉重打擊。此戰也成為鴉片戰爭中清軍不多的亮點。今天人們重新記取和表演“斯甲魯者”,便是對這種愛國主義精神的弘揚,它極大地豐富了“斯甲魯者”的歷史內涵,而顯得更加珍貴。

搶救發掘和傳承

金川雅京村過去屬于綽斯甲土司領地,也是“斯甲魯者”發源地。“斯甲魯者”在這里世代傳承,傳承模式一般為家族傳承。阿稱對我們說,過去土司舉行念經會(格熱底),幾十上百喇嘛活佛念經,煨桑,然后跳鍋莊:先出場的是老鷹捉兔子,接著是猴子戲,最后出場就是“斯甲魯者”。跳斯甲舞每個寨子出十幾個人,這樣就有了二三百人的集體大舞蹈,很壯觀。此后由于歷史的原因,村里人都轉向專一從事農業生產,人們逐漸淡忘了“斯甲魯者”,使其瀕臨失傳。

2014年,阿稱擔任雅京村村支書后開始組織發掘研究本地的傳統文化,他在2015年用了6個月時間到金川周邊鄉村遍訪當年綽斯甲、饒丹地區的老人,最后才挖掘整理出“斯甲魯者”。但真正能跳完跳好“斯甲魯者”的并不多,彭措老人便是一個。彭措那時候年幼,一直跟隨家里的大人們跳,后來也中斷了相當長一段時間。有了阿稱對民族文化的熱情,彭措也不斷重新拾起過去的記憶,他們在舞蹈細節上不斷磨合,如現在表演者手上拿的衣服、藤背、鞋及道具等,都是從很多老人們的一點點記憶中,參考歷史文獻最終形成的。“斯甲魯者”從瀕臨失傳到復生。如今,雅京村已經有30多人會跳“斯甲魯者”舞,彭措老人也將他的全部技藝傳授給了年輕的下一代。

不知不覺,祭祀活動已經結束,勒爾伍、阿稱和他的伙伴們收拾起戲裝道具準備離開。一名老者卻走到我們面前,他面帶安詳的微笑,與我們攀談起來。老人介紹自己叫羅    亮,是金川萬林鄉茍爾光村人,今天特地來參加這個祭祀活動,來看“斯甲魯者”表演。老人說他今年74歲了,“很多年沒見到‘斯甲魯者’表演了。以前三月初七、初八、初九都要朝拜山神,祭祀山神時就會跳鍋莊,跳‘斯甲魯者’舞。”老人兩眼放光,精神矍鑠,我們問老人家現在還能跳嗎?他說,“以前我能跳,爺爺教爸爸,我爸爸教我的。現在跳不動    !”“您兒子孫子會跳嗎?”“能,但跳得不好。我教他們的呢。”老人謙遜地說。

“斯甲魯者”舞就這樣在金川一代一代地傳承著。千百年來,正是因為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它才不至于湮滅。現在,經多方努力搶救和發掘,復活了的“斯甲魯者”舞煥發出了新的光彩。在金川的無數非遺寶藏中嶄露頭角,并引起了越來越多的關注,不斷有人加入,為它注入新的活力。(莫克 聞釗強)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