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地理博識>瀏覽報道

安岳圓覺洞石窟:雨后空山

2018-06-08 10:07:27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這是我第二次到安岳。這樣的次數對于一個熱愛中國石窟藝術的人而言,顯然羞于啟齒。多少年來,我曾一次次在我的故鄉邛崍市石筍山石窟、花置寺石窟,及蒲江縣飛仙閣石窟等石窟藝術前駐足觀賞,流連忘返,卻對安岳石窟少有親近。不久前,四川省報紙副刊研究會2018年年會暨2017年度四川省新聞獎報紙副刊作品獎評選會在資陽市舉行,作為與會代表,我知道終于又有機會親近安岳石窟藝術了。在高強度的報紙副刊作品獎評選會結束后的第二天,主辦方資陽日報社特意安排大家赴樂至、安岳等地采風,圓覺洞便是此次采風地點之一。

圓覺洞教鐘寺.jpg

圓覺洞教鐘寺(明代)

第11號窟凈瓶觀音(北宋).jpg

第11號窟凈瓶觀音(北宋)

第22號窟大勢至菩薩(北宋).jpg

第22號窟大勢至菩薩(北宋)

第16號窟阿彌陀佛(北宋).jpg

第16號窟阿彌陀佛(北宋)

拾級而上圓覺洞

連續數日陽光明媚的晴天后,資陽地區終于迎來了陰間多雨的天氣。五月中旬的一天上午,當我們乘坐的大巴在位于樂至縣城中心靈鷲山的陳毅紀念館前停下,迎接我們的工作人員,遞給我們的不是礦泉水,而是每人一把雨傘。當我們一行人走到陳毅元帥銅像處,雨,不由分說地下了起來,且愈下愈大。中午用餐時,同桌的樂至朋友告訴我,今年以來,樂至縣已連續數月干旱少雨,今天的這場暴雨可謂是一場好雨,及時雨,能緩解樂至的旱情。下午,當我們乘坐大巴來到安岳圓覺洞,雨,仍然沒有停下來的跡象。一行人分別從三輛大巴下了車,近百把色彩各異的雨傘像花朵一樣在雨中盛開,頓時形成一道別樣的人文景觀。

安岳是目前我國已知的中國古代佛教造像遺址最集中的縣,已發現歷代石窟造像218處(2000年5月普查結果),造像10萬余尊,全縣69個鄉鎮無一沒有石窟分布,如果將安岳境內大大小小的佛像首尾相連,足足有5公里長。年代從盛唐、中晚唐、五代一直延續至北宋。中國最大的唐代臥佛、規模宏大的唐代經窟、最為集中的五代造像群……這是何等壯觀的場面!這些佛教造像遺址中,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9處,四川省級文物保護單位19處,縣級文物保護單位30處。圓覺洞便是9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一,并且是國家4A級旅游景區。目前,安岳石窟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后備目錄清單,備受世人矚目。

臥佛院、玄妙觀、千佛寨、圓覺洞、華嚴洞、毗盧洞、茗山寺、孔雀洞、木門寺……安岳境內的這9處佛教造像遺址,無一不令人神往。然而,由于時間的關系,此次不能親近位于安岳石羊鎮毗盧洞、被譽為“東方維納斯”的紫竹觀音,只能親近圓覺洞一處的石窟藝術,不能不說是一個遺憾。

圓覺洞位于安岳縣城東南1公里處的云居山上。宋代稱作“靈居山”,山上最早的寺廟因山而名“靈居寺”;明人改云居山“真相寺”。后因有北宋時開鑿的“圓覺洞石窟”,而改稱“圓覺洞”,并沿用至今。既然圓覺洞位于云居山上,這意味著通往圓覺洞的路乃是一條向上的路。拾級而上,讓我們的行走頓時有了一種儀式感,尤其是每個人還在行走中打著一把雨傘。雨下著,臺階濕漉漉的,空氣中彌漫著一絲久旱逢甘霖的味道,讓每個拾級而上的人步履輕盈。

雨,還在下著;路,濕而不滑。我們首先來到的是“教鐘寺”,但見寺廟外面一副對聯寫著:“客上云居山山居云上客;經傳佛勝寺寺勝佛傳經。”此對聯的妙處在于,上聯、下聯,既從上往下念,又可以從下往上念,字音完全一樣。對聯工整,暗含深意,非鄉賢老夫子不能創作。據說,此聯是佛教楹聯中的一副名聯。資陽日報首席記者胡佳音告訴我,2011年深秋,時任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來安岳考察石窟藝術,曾面對這副對聯感嘆:“這樣的鄉村,還有這樣的文化形態,可見當時佛教文化在這里的盛行程度和影響力有多大!”不久,單霽翔調任故宮博物院院長,并自稱“故宮看門人”,對故宮的管理實行了一系列的大膽改革。這位謙恭而又獨具膽識的“看門人”(掌門人),當年看到的這副對聯或許對他的改革帶來了某種靈感,也未可知。一副小小的對聯就令單霽翔如此感嘆,對整個安岳石窟藝術他更是贊嘆有加。胡佳音告訴我:“安岳當時有9處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單霽翔饒有興致并戀戀不舍地在兩天時間里走了8處。他說,安岳石刻的文物價值重要,安岳文化遺產地位不可動搖。”

教鐘寺建于明代初期,是川東地區現存明代最完美的穿斗式木結構古寺廟建筑之一,原只是安岳鄉野間一個人跡罕至的鄉村寺廟,是后來才整體搬遷至圓覺洞的。我不知道教鐘寺為什么叫“教鐘寺”,在我的理解中,教鐘寺內應該有一口鐘。但寺內并沒有鐘,只有一個三層鏤空石刻的二龍戲珠祭祀臺。祭祀臺工藝精湛,美輪美奐,巧奪天工,我想,這應該是教鐘寺現在的鎮殿之寶了。

大家對祭祀臺一陣感嘆之后,不一會兒便來到了放生池——龜鶴池。遠遠地,峭壁上“龜鶴”二字,就映入了我的眼簾。在那一刻,我覺得不是我走向“龜鶴”,而是“龜鶴”走向我。龜鶴乃長壽之物,這龜鶴池是在隱喻放生能讓人延年益壽嗎?這摩崖石刻頓時讓這人間佛境,有了仙氣。據介紹:“龜鶴”二字,每字高1.6米,寬1米,乃唐人墨跡,后世贊之:“減筆精絕。”佛道同源,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佛教、道教,早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比如,有一種觀點認為,佛教著名的“六道輪回”學說,就是佛家用“五行”推演的靈魂走向。可不,道家學者陳摶的墓,不就在云居山嗎?云居山不是還有“圖南仙跡”(陳摶,字圖南)、“希夷煉丹處”(陳摶,別稱希夷先生)嗎?大凡了解中國道教史的人都知道,在道教發展前期,繼老子和張陵之后,第三位至尊級人物就是創制太極圖的陳摶老祖。此外,云居山巔還有東晉道教學者、著名煉丹家葛洪遺跡“葛仙井”。

“龜鶴”不僅延年,也在云居山上為我們打開了一片晴空。此時,雨已經完全停了,大家紛紛把雨傘收起,把自己的身體從傘下的一小片晴空,不經意地移進一大片晴空。雨后空山,云居山上空氣清新,有如一片人間凈土。

或許是快到圓覺洞的主要景點了吧,陪同我們采風的安岳縣委宣傳部長楊云說:“安岳的佛教造像雖然多,但不像大足石窟那么集中。”聽得出,楊部長的言語中,帶有一絲遺憾。我告訴楊部長:安岳69個鄉鎮都有石窟,這樣星羅棋布分散于安岳的大地,多好呀!如果一個熱愛石窟藝術的人來到安岳,他就會多停留兩三天,盡可能飽覽安岳的石窟藝術。佛教講普渡眾生,10萬余尊佛教造像分散于安岳的廣大鄉村,與安岳人民朝夕相處,這不正是太虛大師當年倡導的與世俗社會緊密聯系的“人間佛教”的圣境嗎?


精美絕倫的“西方三圣”

山門巍峨的圓覺洞,其佛教造像分布在云居山南北兩面。北崖造像區長達75米,存22個龕窟,造像87尊;南崖造像區長達111米,有81個龕窟,造像1844尊。另,碑刻題記25處,唐代佛塔1座。題材主要以禪宗為主,次為密宗和佛道同龕像。造像時代歷經唐、五代至宋,前后400余年。圓覺洞最有名的佛教造像當數北崖造像區分龕而立的“西方三圣”。、來到圓覺洞北崖造像區,第一眼見到的便是第1窟的佛塔。有人叫它“舍利塔”,似乎有些牽強,因為,畢竟至今不知道塔里有沒有舍利。這座佛塔,為晚唐密檐式摩崖浮圖,高8米,共13層,須彌式基座。每層正面有一小龕,內坐一尊小佛,塔剎由三個輪子組成,象征釋迦牟尼當年在佛教四大圣地之一的鹿野苑初講四諦大法時,從不同角度講了三次,故稱三轉法輪。

圓覺洞旁的幾尊大型佛像,工藝精湛,端莊華貴。依次為:第11號窟凈瓶觀音像、第16號窟阿彌陀佛立像、第22號窟大勢至菩薩。

第11號窟,凈瓶觀音像,北宋作品,凈瓶觀音高6.2米,面圓,頭戴寶冠,冠中一立佛,左手提凈瓶,右手執楊柳枝,跣足立于蓮臺之上。左右壁頂各刻一飛天。石刻飛天,彩繪完好,憑借臨風飛舞的彩帶,營造出輕盈曼妙、天衣飛揚、滿壁風動的人間佛境,乃宋代妙品。中左壁為龍女,中右壁為善財童子,下壁左右為謙恭的供養人。供養人的出現,讓人頓覺佛像的親切和人間煙火味。

第16號窟,正中雕刻側身阿彌陀佛立像,以前看到的佛祖都是正面像,這種形態十分罕見。幾乎接近圓雕的側身立像呈三維空間,極富立體感,也極富美感。佛像高6米,頭頂螺髻密集,身穿雙領下垂佛衣,內著僧祗支,袒胸。右手施說法印,大拇指與食指間夾一菩提樹花果,左手施與愿印。整個頭和身軀略向右側,面帶微笑,雙目俯視,恰好與窟右側下方弟子摩訶迦葉的目光對視。在佛后壁上有淺浮雕彩花裝飾。按照佛教儀軌,佛像一般采用正面律,以顯法相莊嚴,而圓覺洞的這尊阿彌陀佛表情和藹可親,一掃神秘肅穆之態,拉近了佛與眾生之間的距離。

石窟左右上壁各刻一飛天,云彩襯托,裙帶飄逸,上身裸露,姿態曼妙,動靜自如,給人以無限的美感。飛天,又稱香音神、香樂神,是佛教中天帝司樂之神,即專事文娛活動的伎樂仙女,也是最能表現石窟藝術時代風尚的美神。飛天最早誕生于古印度,后傳入中國,與中國藝術融合。魏晉南北朝初期,壁畫中的飛天亦稱飛仙。莫高窟的492個洞窟中,幾乎皆畫有飛天。早期飛天多為男性,至唐代以后逐漸開始女性化,并且,刻畫得異常飄忽自如,輕盈剔透。宋以后,飛天的身姿一般較粗壯,多用云團托身。圓覺洞的飛天頗具唐代遺風,手執鮮花或蓮蕾,造型優美。

第22號窟,正中依崖站立大勢至菩薩,像高6.51米,頭戴鏤空寶冠,冠中有一小坐佛。菩薩面容慈祥,神態自如,瓔珞滿身,廣額圓頤,眼神睿智,身體微微左側,神情自如地注視著左下方“獻珠龍女”。左手撫右手腕于腹部,右手執一蓮蕾。這尊菩薩立像的制作過程有記載,始于北宋元符年間(公元1099年),完成于公元1108年,整整耗時9年。那時的工匠們深知,只有心無旁騖,一念向佛,才能完成光耀千載的藝術精品。后世作品不如前朝,并非技術水平,而是內心浮躁,急于求成。這尊菩薩立像雖然雕刻于北宋,但其造型具有濃郁的唐代遺風,體態雍容華貴,面部豐腴圓潤,是唐代“以胖為美”審美標準的真實寫照,展現了宋代工匠高超的雕刻技藝。

此外,石窟左壁還立有一碑《真相寺石觀音像記》,詳細記載了雕刻如此規模壯觀的大勢至菩薩的本意。右壁下側,站立四位供養人像,且各有姓名題記。是宋代合家出資禮佛的生動例證。

圓覺洞石窟既然以“圓覺洞”命名,其中的圓覺洞便大有來頭。趙樸初題字的圓覺洞,位于第11號窟凈瓶觀音與第16號窟阿彌陀佛立像之間。洞深10米,高4.5米,寬4.4米,洞窟依據佛經《大方廣義圓覺了義經》而刻,三身佛端坐于窟龕正壁佛臺,毗盧遮那佛居中,盧舍那佛居左、釋迦牟尼佛居右;文殊、普賢、金剛藏、彌勒、清凈慧、威德自在、辯音、凈諸業藏、普覺、圓覺、賢善首、普眼……十二尊菩薩(又稱十二大士)分坐于兩側佛臺。這十二尊菩薩中,文殊菩薩殊勝妙法,成就智慧;普賢菩薩,力行善念,消解前世;金剛藏菩薩,摧毀業障,不為外界迷惑;彌勒菩薩,修行證果,成就佛光;清凈慧菩薩,放下一切,六根清凈;威德自在菩薩,折服魔障,威儀慈德;辯音菩薩,教益眾生,辨別是非善惡;凈諸業障菩薩,解脫生死,清凈罪惡;普覺菩薩,明悟苦樂是非,終究轉眼一場空;圓覺菩薩,永斷無明,大徹大悟;賢善首菩薩,指引修行,既賢且善,天人合一;普眼菩薩,慧眼視眾,引導光明。這十二尊菩薩能入如來圓明境界,故稱十二圓覺菩薩。洞內佛像頭部1949年前便有損毀,目前的洞內佛頭均為上世紀八十年代重刻。
圓覺洞南崖造像共有81龕,始鑿于唐,歷經五代,直至南宋。但因風化嚴重,唐代造像已經不存,只有殘留的一則題刻證明其曾經的存在。值得一提的是,這里的五代造像有40多個龕窟,是國內最集中的五代石刻造像,且造像題材多達27種,并首次出現十六羅漢、毗沙門天王、地獄經變龕、地藏菩薩與十王變等佛教內容,題材令人耳目一新。尤其是第84龕——后蜀的“地獄經變龕”,據說是全國最早的一處。五代亂世,蜀人飽經社會動蕩與戰爭的煎熬,對地獄的恐懼達到無以復加的程度。因此,供奉冥王,希望能擺脫地獄之苦。“地獄經變龕”,正是蜀人脆弱心靈的真實寫照。這些五代造像風格趨于平實,雕刻手法精致細膩,既有唐代的豐厚典雅,又有宋代的俊美華麗。值得游人觀賞,更值得專家學者研究。據傳,圓覺洞南崖五代造像由普州(安岳)諸軍事守刺史聶公主持營造。為了紀念聶公的功德,在南崖造像區專門開辟了1龕——聶公龕。

安岳圓覺洞石窟造像刻工精雕細琢,技藝精湛高超,造型典雅俊美,充分展示了公元8-12世紀中國民間佛教、道教信仰和極盛時期石窟藝術的風采,是中國石窟藝術唐宋時期的代表作品之一,也是佛教文化、藝術從神秘化走向世俗化、民族化的歷史見證。圓覺洞石窟造像僅僅是安岳石窟藝術的一小部分。一葉知秋,正如單霽翔所言:上繼龍門、下啟大足的“安岳石刻的精美令人震撼,充滿了文化氣息,是蜀道上的敦煌”。

我是大隊人馬中最后一個離開圓覺洞的。當我回眸,安岳圓覺洞,雨后空山,令人神往……(席永君/文  平兒/圖)


龜鶴池墨跡(唐代).jpg

龜鶴池墨跡(唐代)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