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名家畫庫>瀏覽報道

巖彩藝術的自由與靈動緣于內心的碰撞——尉志堅巖彩畫藝術賞析

2018-06-05 09:59:17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尉志堅.jpg

藝術簡歷


尉志堅,四川省美術家協會理事,四川省美協巖彩畫、壁畫專業藝術委員會主任,四川尚瀚巖彩重彩畫院院長。

巖彩畫是利用天然礦石研磨成粉并與膠相調和來進行繪制的一種繪畫形式,作為近年來國內繪畫領域嶄露頭角的新興角色,其歷史傳承卻由來已久。從原始洞穴的巖畫、馬王堆出土的帛畫,到魏晉至唐宋以來的石窟、寺廟壁畫,可以說,巖彩畫是中國傳統繪畫一脈相承的產物,它充分繼承了中國傳統繪畫的色彩觀念,并繼續沿用天然礦物顏料,從中國傳統壁畫中提取方法和技巧,秉承傳統的呈色方式,沿襲傳統的繪制過程,是中國繪畫精神的一支主流。而巖彩畫在現當代繪畫表現中,由于其特殊的顆粒性形成的粗細不同的質感,為繪畫表現提供了更多的延展空間。相較于傳統繪畫,巖彩畫在表達題材上更為廣泛,表現技法上更為自由,呈現出的畫面效果也更為豐富且經得住深入品味。因此,巖彩畫既是中國傳統繪畫的親授嫡傳,也更貼近現當代人們的審美情趣,所以巖彩畫慢慢從大家不熟知,到現在越來越多地受到藝術家們的關注和嘗試,也是一種必然。

尉志堅便是這樣一位以傳承并發揚中國傳統繪畫精神為己任的巖彩畫踐行者。她早年從事傳統工筆重彩繪畫,上世紀九十年代末開始涉足巖彩畫,從此便一發而不可收拾,堅定地踏上了獨具個人特色的巖彩之路。

尉志堅的巖彩畫題材多以佛教和花鳥為主,同時也有靜物、風景等現代題材。初觀其畫,畫面飽滿、色彩厚重,人物也好、花鳥也罷,都有著非常深厚的傳統繪畫中的造型、設色和用筆功底,這與早年尉志堅經年累月的傳統繪畫磨練是分不開的。而再經仔細斟酌,我們又會在她的繪畫中發現不止于傳統的東西,那就是游走于畫面當中一種沒有牽絆和糾結的自由與靈動。如果說還有人將工筆重彩和巖彩畫相提并論,認為只要使用了礦物顏料即是巖彩畫了,其實不然,在尉志堅的巖彩畫中,就可以非常明確地看到其對于傳統工筆重彩的突破。比如畫面的整體設色、表現對象的虛實進退、對線條的取舍現隱,這其中似有規矩可循,但已超越規矩的束縛。

這份自由與靈動應該說首先來源于藝術家自由的內心。了解尉志堅的人都知道,她為人處事既不失原則又自在隨性,畫如其人,其巖彩畫中的自由與靈動正是藝術家內心的直接反映。尉志堅的藝術道路始于一步步嚴謹的傳統功底和扎實的學院教育,然而不同于典型的傳統繪畫和學院派畫作,其巖彩畫更多體現了隨性而為的藝術效果。其畫作忌諱生硬地刻畫和反復的糾結,在她看來,畫畫與為人一樣,有些靈感隨緣而來,逝去的東西非要執著地挽留,反而失去了本應有的自然與和諧。因此,欣賞尉志堅的巖彩畫作,多有酣暢淋漓之感,其設色筆墨或多或少、或輕或重、或緊或慢、或濃或淡,似是不經意之筆,卻是恰到好處的點到為止。

其次是巖彩畫的特殊性為這份自由與靈動提供了可能性。與傳統紙本繪畫不盡相同,巖彩畫更多吸收了傳統壁畫的繪制方法,其將皮紙附于板上,并對紙張做層層處理,使其具有更好的附著力和承載力,加上天然礦物顏料或粗或細的顆粒作為基底,畫作的底色可以形成各種隨機的豐富變化。尉志堅的畫作其底色擅于運用對比色相融或者對撞形成豐富的變化,通過流淌、震蕩等手法,礦物顏料顆粒與膠和水形成一種特殊的肌理。粗顆粒在水的沖刷下有的堆積,有的流淌如道道溝壑,有的斑駁如層層山巒,細顆粒則沉淀在粗顆粒的縫隙之間,加之色彩的對比和融合,畫面的底色處理已儼然完成了畫作的大半,可欣賞可體味的內容已相當豐富。而在基底處理中,尉志堅還擅用金屬箔,或隱或現的金屬箔常常以斑駁的形式隱藏在底色中,為原本就已經很豐富的畫面增加了層次性。這樣的繪畫表現手法本身就呈現出一種自由狀態,礦物顏料顆粒的相融或碰撞完全是在藝術家控制之下的隨機變化,沒有固定的邊界或者既定的套路,是藝術家與繪畫材料的雙重自由使然。而相對于畫面主體的勾勒則更加輕松,暈染、填色、鋪陳,堆積強調出主體形象,薄染則透出豐富的底色變化,畫面更呈現出可呼吸般的自由。

再次是寫意精神在繪畫中的運用,讓自由的發揮更加游刃有余。尉志堅的巖彩畫不僅僅對傳統重彩工筆繪畫進行了突破,同時她又回過頭來將中國繪畫的寫意手法糅合在巖彩繪畫的表現中,讓其作品在提升了表現力的同時,也蘊藏了中國繪畫精神的力量。寫意的精髓在于凝練和概括,寥寥數筆而形神皆備,可以說傳統水墨的寫意僅僅靠墨色的變化來表達,而巖彩繪畫中的寫意則更加豐富和耐人尋味,豐富的色彩和肌理變化結合形象的寫意,真正達到了既凝練又豐富的藝術效果,可謂繪畫藝術所追求的至高境界。
概覽尉志堅的巖彩繪畫作品,可以說佛教題材作品充滿悲天憫人的善念,花鳥作品則富有大氣飽滿的氣場,但其最吸引觀者的還是作品傳達出的自由與靈動的氣息。繪畫本來就應該是一種愉悅而輕松的表達,藝術家創作過程的自由,通過作品傳達給觀者,讓觀者同樣愉悅,這樣的藝術不應當是真正的藝術嗎?工于事者可求,能自由馳騁于其中且蜉游直上者難尋,尉志堅及其巖彩畫作品,可謂其一。(萬江)


丹棱壁畫.jpg

丹棱壁畫


梵香自在.jpg

梵香自在


魚.jpg


一任清風.jpg

一任清風


孔雀.jpg

孔雀


靜物.jpg

靜物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