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名家畫庫>瀏覽報道

宋天成:模糊與清晰

2018-05-30 10:05:27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宋天成.jpg

藝術簡歷

 宋天成,1959年12月出生,文學學士、美術學碩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書畫創作高研班導師,成都大學美術學院客座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民族藝術家協會副會長。
 

圣境.jpg

摩高系列·圣境


家.jpg

都市系列·家


高腔.jpg

高腔


 宋天成的藝術作品,畫面抽象、繁復、重迭,隱約中透出空氣感。在個體對美的精神需求下,突破具象,以意象的筆觸,完成一幅幅糾纏、分解、重組的抽象藝術作品。于意境意象意念上,傳遞出一位中國藝術家在國畫傳承的基礎上,首先打破自身固有的思維模式,而賦予當代中國畫創作一種獨特的表達語境。猶如真誠的波洛克,畫著看似冷僻無言的抽象畫,卻敘說著自身對這片土地、生命、自然最熾熱的深情。人們眼中,波洛克的繪畫或許更晦澀難懂。但宋天成的繪畫很顯然已經完全具備他個人明顯的繪畫符號:感性、無草圖、憑直覺、圖像疊加、透視分解,視覺效果具有強烈的活力與音樂流淌之感。
 去年深冬,初識畫家宋天成,其人瘦削飄逸,長發微卷,眼神純凈,笑容真誠,渾身散發出宛若內心藏著一個小男孩般的天趣與率真。
 采訪中,與天成先生深度交談,發現隱居在成都龍泉驛寬闊典雅繪畫工作室的他,完全是一位畫癡與智者。大學本科畢業于川師大中文系、藝術研究生畢業于四川大學的宋天成先生,不喜喧囂,獨善其身。日常生活追求簡雅舒靜之美。他喜閱讀,善思考,勤繪畫,迷清茶。他的藝術思維與繪畫思考,超越意識形態,常在似與不似之間徘徊。他篤信自己內心深處的情感表達,認為藝術的魅力就在于其適應了人們對于視覺意義的顛覆。他始終認為,世間沒有什么比模糊更難。一幅好的藝術作品,必須是直覺的神奇體驗,是透過視覺色彩之美,去感悟月亮般照耀的神秘。他的繪畫,從整體中可以看到碎片重迭的局部,畫面神秘且帶著難以解讀的無限。而觀者卻深陷其中,想把它看清楚,并讓自己的思維滑進混沌與難以看透之中,這是一種極其微妙的靈魂碰撞。因而,他的很多系列作品,如摩高系列、都市系列、西藏系列、人物系列等等,往往透出存在、虛無、抽象、剝離、空間、迷離等等元素。但凡細品,卻又能從繁復、疊加、朦朧、暗淡、晦澀的重彩里,倏然感悟到精神領域的某些頓悟,尤現那一絲冷香之光明。
 宋天成的作品,彌漫著另類抽象的氣息。
有些模糊,有些神秘,有些詭異,視覺效果卻獨特干凈唯美。讀作品,畫面從表象的繁復糾纏里一絲一絲剝離開來,可以感悟到畫家情緒或強烈波動或迷離游走或激情噴涌的筆墨表達。作品《早安上海》《疊》《融》以及《構》,筆觸尖銳細膩,畫面高樓大廈密集而模糊,透出現代化城市在高樓云集密密匝匝中,有窒息,有緊張,有壓抑,但卻是身處現代化都市的人們在模模糊糊、如夢如幻,既若夢境,又是當下的我們所要面對的現實,而我們的心靈深處卻在對生命的敬畏中,去追尋那廣闊的天空與無垠的大地,這是精神的啟迪與力量的融合。讀天成之畫,恍若走進了屬于畫家自己內在深處的某一條情緒隧道,他緊緊抓住生命足跡里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的感悟,讓每一筆,每一塊色彩,抓住觸動靈魂的感知與感動,在細微的凝聚與擴散之中,凸顯一位如隱者般的藝術家的活力與精神氣象。觀者與作品倘若氣息相通,應該完全可以讀到作品中畫家情緒的波動,以及畫面里音樂般的情感流淌。
 這與天成先生喜歡音樂有關。
 他熱愛音樂,熟悉揚琴、笛子的演奏,更擅長寫作。幾十年來,他從未停止過對藝術的渴求,習書繪畫,研究東西方藝術歷史的發展變幻。他大隱于市,遷居遠離都市的龍泉驛,除了繪畫,還默默撰寫藝術筆記,如今已有厚厚十幾本。他每一年外出,不僅僅去敦煌莫高窟、甘孜阿壩藏區采風,還會飛到首都北京清華大學,為美術學院高研班的學生講授書畫創作,理論加實踐,好學不倦。因此,在采訪中,筆者很明顯地感知到作為一位藝術課老師的天成先生,在言語表達上瞬間變幻的嚴謹與藝術思考脈絡的清晰。他應該是有著多重性格的藝術家,有時如孩童般率真,也如智者般篤定,更如行者般散淡。
 很明顯,宋天成的國畫,完全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國畫。
 很多人第一眼見到他的作品,會馬上懷疑:難道這是中國國畫?因為,他的國畫作品完全顛覆了人們在主觀、視覺上對傳統國畫的固定認知。他在幾十年來深厚的水墨認知中,以紛亂的色彩,模糊的藏匿,模棱兩可,觸摸遇見中,創作出了屬于自己情感釋放游走的理所當然的思維秩序,這就是藝術的魅力。神的陰影隱藏于此,自然的光明隱藏于此。“我要的就是混沌模糊中,那一絲光明。這是我無數次在敦煌莫高窟的洞窟壁畫前,在四川藏區空闊蒼茫的大地上,對中華民族幾千年遠古文明的思考以及對未來的思維感知。”
 天成作畫,一往情深。
 盡管,有的時候,他對自身的情緒與情感自己都無法清晰地去解析。他說:“我的作品具有未知,無法重復,只隨我心。”觀其作品,幾乎都是滿構圖,色彩繁復,構圖奇異。墨像混沌模糊,有些神秘莫測,也有些詭異費解,在非理性和極感性間搖擺。繁復的筆觸、線條以及混雜的色彩,在視覺、空間上敘述著神秘未知的故事。有些畫面似乎訴說著或許你既是天使也是魔鬼的懷疑;也有的畫面在靛藍、石青、石綠以及如蛇般蜿蜒的墨色中,藏著凝視大自然間各種苦澀、快樂的力量。但是,安靜下來,靜靜品讀天成先生之畫,你會透過混沌抽象的墨像,似像非像的繪畫表達,撕裂分解的人體,散落的面部五官,赭石與墨色重迭交融的那一只婷婷之荷花,神秘模糊的洞窟壁畫以及線條扭曲如秘境夢幻般的繪畫語言,讀到那些世間一晃而過的千古壁畫、逝去的時光、情感的線條,這是一種內在渾樸厚重的精神力量。
 這種精神力量,既源自畫家自身個體歷經歲月積淀之后的靈魂的豐富與深厚,更源自一位思維靈動、精神純粹、激情澎湃的藝術家在深層的視野里,在筆墨自由的揮灑釋放中,給自己以及給讀者的心靈碰撞之圖像。他在藝術的探索中,求真,求變幻,求聚變。他欣賞尊敬古代畫家八大山人、石濤等,但他沒有抱著古人的拐杖亦步亦趨,而是在當下的時代、環境、教養下,循著自己的藝術感知,慢慢去尋找創作上的突破。他贏回了力量,帶著自己畫面雖滿卻有著透氣感的豐厚作品,如麋鹿般來到我的面前。“我的作品,雖然看似費解,神秘,實則具備透氣感,呼吸感。你只要靜下心來認真讀畫,你會發現畫面是藏著可居、可游、可跑、可躍之生命韻律感的。”他的人物畫系列,將人物的眼睛、鼻子、嘴唇、頭發全部分解,打碎,顛倒分離,只把自己需要的藝術要素,進行抽象的組合,突破了藝術必須具有辨識度的藩籬,表達出屬于自己精神需求的某種情緒、意念或者美感。他說:“我表現的都是各種狀態的女性。”這些作品具有常人難以理解的特點。因為每一幅作品并沒有具象的女性符號,而是支離破粹的五官,然后即使只出現人物的局部特征,但仍然暗示著完整身體的呈現。或許,這些作品,反而透析出藝術家“大象無形”的意象超越。宛若康丁斯基的精神內核:藝術應該在視覺世界之后顯示精神力量,它應該有著藏在字內的最后精神。
 “他看到生命之樹,它的根直達地獄,它的頂端觸及天空。”
 這與天成先生長期閱讀大量的精神意識、藝術類書籍有關。他在閱讀弗洛依德的思想中,始終在尋找某一種讓常人難以解讀的精神脈絡,繽紛雜亂,無拘無束。
 他不斷積累,并很快逾越了常規。2007年,天成先生在成都舉辦首次繪畫個展。100幅國畫作品,精彩呈現在觀眾面前,獨特的畫風、嫻熟的筆觸贏得社會各界美術愛好者、專家的好評。畫展圓滿結束,宋天成在一個不見蒼月的夜晚,靜坐在院子里,感悟臺前蘚滋,煙水晚風的輕撫,思索空水斜暉,曲道蒼茫的藝術。起身,抱出整整一百幅參展作品,一幅一幅在火中銷毀。火光映襯著他純凈的雙眼,干凈,決絕。他否定自己,毀滅作品。原因是他讀到了自己作品的不成熟。他勇氣甚佳,令我欣賞。不求早角吹,但求蕩月回。
 這或許是一個輪回,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十年后的2017年,沉寂十年的天成先生,帶著自己這十年來在孤獨與幾乎是禪修狀態下的新作品,在“中國國家畫院美術中心”的正式邀請下,舉辦十年后的第二次個人畫展。據知,當天參觀嘉賓達到兩三千人,觀眾與評論家、藏家云集,給予他作品極高評價,在首都北京影響很大。正如他喜歡敦煌莫高窟的洞窟壁畫一樣。逝去的不僅僅是時間,而是歷經歲月磨礪之后的蛻變與厚重之瑰寶。他的摩高系列作品《鶴》:既不是東方的,也不是西方的。畫面透視感強,估計與他早期畫了很多優秀的油畫作品有關。此幅作品,蘊藏的元素很多,女人、埃及頭像、閉著眼的男人、古代涉獵壁畫、馬頭、洞窟壁畫等等,神秘、繁復、超現代,意識形態看似完全無序。但以滿構圖創作為特點的天成卻在畫面上端,留白出一小塊,呼吸感頓現,因而,作品畫面構成美了,就是美了。你可以說他天馬行空,毫無章法,但你卻不能否定他筆觸色彩的獨特性、音樂感以及敘事的魔幻感。
 宋天成坦承,自己從未背離中國國畫的精髓。
 他說,我是中國人,喜歡毛筆,癡迷國畫顏料與礦物色彩,更喜歡宣紙的紋理與韌性。但他同時認為:“當代畫家,有責任去創造各種新的藝術表現形式,這更是一種真正的傳承與發展。”
 他繪畫,提筆,定神,眼前就是一幅白色的古老宣紙。他沉迷于色彩在宣紙上的流動、暈染、積淀。他的每一幅作品,從無構思構圖的既定模式。從提筆落墨的那一瞬間開始,就是他當下的情感流淌,波動起伏。有時候,如滔滔江水,有時候如汩汩清泉,有時候氣若游絲,他連自己都不知道這幅作品最后究竟會呈現出什么樣的精神氣象。因而,他的每一幅作品都充滿著未知與不確定性。“如果你說,這靈魂之處不是,那它就不是。但如果你說它是,那它就是。”他的圖像敘說著遠古、生命、人性與當下,有著最真實最古老也最現代的語境表達。在我看來,宋天成的國畫作品,早已背離中國傳統國畫中很多畫家所倡導的文人氣、留白、構圖疏密有致、氣韻非凡等等,而讓畫家個體的生命氣息與精神氣象如蛇一般交纏交織,晦澀與欲望,智慧與呆滯,渴望與左右,以及把自己的藝術感知、情感起伏在筆觸與宣紙的交融中,漸漸彌散開來。在畫家作品滿構圖的看似“滿”的畫面中,以及圓融、尖銳、糾纏中,一步一步走向空靈與光明的意象表達。盡管這個由彼此交錯的物象所構成的完整空間幾乎沒有空間留白,但是物象的交疊錯落同樣創造出了空間的深度。天成先生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出生于四川彭州的宋天成,幼小時候,就常常在當建筑設計師的父親圖紙上亂涂亂畫。在兒時的記憶中,鄰居有一個畫家。看著他畫畫,春暖花開。初中開始,他跟從著名畫家蘇葆貞先生的弟子、西師美術系畢業的老師謝厚星學習繪畫直到高中,并對素描、色彩、水粉、國畫、油畫等有了深刻認知。高中畢業,他考上四川師范大學中文系。2000年,考入四川大學段七丁教授美術學研究生,鉆研國畫。深院靜,小庭空,斷斷續續東更東。歲月斜溪,影落春流。宋天成掌握了對不同畫種的把控,以作品的獨特、內涵與視覺感在國內書畫大展中獲得無數大獎。但作為一位總是喜歡思考與突破的藝術家,他敏感而深刻,在突破傳統、極其抽象的繪畫語境中,他始終以不斷創作出的耐人慢慢品讀的一幅幅佳作,尋找一種屬于自己心象的“石泉流暗壁,草露滴秋根”的清流涌動,繁靜燈明,風月自清。(楊蜀連)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