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地理博識>瀏覽報道

寶興:永壽寺和菩薩節

2018-05-24 12:08:51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5ab7b82b071f2.jpg

“牟喃慈噌穆”節(菩薩節)上抬菩薩


5ab7b8354949a.jpg

菩薩節上背經書的磽磧藏族同胞


5ab7b83df2be7.jpg

永壽寺(曲科繞杰林)全景


 人們說,不到寶興等于沒到雅安,而不到磽磧就等于沒來寶興。到寶興必到磽磧藏族鄉,才可以說不虛此一游。出寶興縣城過蜂桶寨自然保護區,翻鍋巴巖,峰回路轉,便可見磽磧藏家山寨。來到藏家作客可一邊品嘗酥油茶,一邊聆聽人們講述磽磧古樸的民風、神秘的傳說。
 位于磽磧鄉中心地帶的龍神崗,綠樹茂密,黃瓦白墻的曲科繞杰林(永壽寺)掩映其間,它是寶興磽磧藏族鄉唯一的一座寺院,磽磧人習慣稱它“永壽寺”或“經堂”。磽磧藏族有大鬧正月的習俗,其中最熱鬧又最富詩意的是正月初九的“上九節”和正月十七的“菩薩節”。菩薩節期間,永壽寺的喇嘛們一大早就會在院內誦經,桌上點燃12盞酥油糌粑做成的油燈,大喇嘛手持法器坐在桌前領誦經文。趕來抬菩薩、背經書的當地藏族群眾,在白塔前焚香祈禱。各地趕來的藏、漢村民,也紛紛前往寺中祈福。
 節日里磽磧街上鑼鼓喧天,能歌善舞的藏族同胞手拉手,里三層外三層地圍成圈,跳起歡樂的鍋莊舞。藏鄉座座山寨張燈結彩,男女老少穿著節日盛裝,敲鑼打鼓,龍燈、牛燈和獅子燈的游行隊伍中,穿著色彩繽紛的藏家服飾的人流就像絢麗的彩帶在山路上飄揚。


曲科繞杰林:春日永壽寺


 我曾多次來到永壽寺。從磽磧老街到永壽寺要半個小時左右。春天來了,冰雪消融。位于磽磧鄉中心地帶的龍神崗像一艘就要出港的巨輪,安靜地停泊在磽磧湖邊,崗上綠樹茂密,黃瓦白墻的曲科繞杰林(永壽寺)掩映其間。過去這里沒有水庫,磽磧老場鎮還在山腳河邊,一街的房屋大多是石木結構的老式鍋莊樓。
 龍神崗三面環水,碧藍幽深的磽磧湖像一位恬靜的母親張開懷抱,輕柔地擁抱著它。深綠色的湖水幽深安靜地匍匐在龍神崗周圍,湖面如鏡,四周高山靜立,陽光明亮刺眼,遙遠的雪峰在天際和云朵嬉戲。湖面波瀾不驚,安謐靜雅,偶有清風拂過,微波輕漾,魚鱗般的陽光在湖面跳躍。遠遠望去,仿若世外。
 曲科繞杰林是寶興磽磧藏族鄉唯一的一座寺院,磽磧人更習慣稱它“永壽寺”或“經堂”。通往寺院的路邊有零星的藏居,房子都是新式鍋莊樓,現在已少見傳統的方形石木結構的老式鍋莊樓了。外墻繪制著五彩艷麗的各種吉祥紋飾圖案,雕梁畫棟,寬敞漂亮。底樓也沒有了老式的石頭壘砌的關攔喂養畜牲的黑圈,三層或四層的樓房全是供人居住。喂養牲畜的圈單獨修建在房屋旁邊,人畜已分開居住。
 走下公路往永壽寺,長長的甬道旁風牽著經幡呼呼作響,格桑花在風中搖曳,隨風而來的涼意讓人舒適清爽。每家屋前都有大小不等的院壩,水泥地面。院壩四周矮墻前開滿鮮花:薔薇、月季、大麗花、格桑花,開得肆意燦爛,不管不顧。寺院就在前方不遠處。走向廟宇的歷程似乎都是一次心的漫步,塵世的歷練在慢慢沉靜。
 寺里安靜得只有陽光的影子。院壩四周圍廊前和院壩中央的花圃里開著一朵一朵的鮮花,望一眼屋頂,滿眼春光流動。菩薩或佛應當都是愛花的,或是供奉的人們覺著花是世間最為美麗的物,虔誠的供奉自然該是世間最好最美的,無論是物質還是心意。


龍神崗上的信仰之地


 春節前的一個安靜的日子,我再次來到永壽寺。永壽寺在高處臺階上,十幾級臺階下就是院壩,對面是喇嘛的住處,黃瓦紅墻兩層高的樓房背靠水庫。兩邊長長的甬道通向經堂。春日暖陽下有一個老人站在經堂前的平臺上。我穿過長長的走廊爬上臺階向他問好,他是看管寺院的楊樹全老人,70多歲的他現在仍耳聰目明,精神矍鑠。他說這寺里的喇嘛都是磽磧本地人,各有家室。
 老人推開經堂門帶我進去。佛堂供奉著藏傳佛教格魯派(黃教)的創立者宗喀巴大師銅質鎏金塑像,兩邊是他的弟子甲曹杰·達瑪仁欽、克主杰·格雷倍桑等的塑像,墻壁上掛滿了精美的唐卡。最引人矚目的是進門左側背左面右擺放的大喇嘛座椅。金黃色的座椅寬大雄勢,金碧輝煌,左邊有木梯可上座椅。椅上方華蓋富麗堂皇,一旁的木柱上掛著大喇嘛的帽子,座椅對面各擺放有兩個小一些的座椅,老人說是監督喇嘛坐的。兩個座椅中間長條形木凳上放著一溜的蒲團供一般喇嘛念經用。旁邊的木柱上還掛著一根竹條子,老人說如果誰念經不專心監督喇嘛就會用竹條警示。
 老人帶我去經堂旁的白塔處,他說每天早上都會在白塔內煨桑:把鹽巴、茶葉、糌粑、柏樹枝、白樺樹皮、酥油、刮下來的金銀屑混在一起燒,也要點香燃燭。漢族人拜佛燒三炷香,而他們每次要燒九炷香,12根蠟,燒完后就去轉經筒。每天如此,風雨無阻,從不間斷。
 經堂室外圍著屋子安放著108個經筒。老人說轉經筒是信徒祈禱用的一種法器,形如小桶,中貫以軸,每個經筒內裝滿了紙質經卷,外表繪制各種圖案。“難怪經筒會那么重!”我悄悄自語。轉經筒時不能把手放在經筒腰部,經筒底部有兩根呈十字的木條,用右手扶著經筒底部的木條從右往左順時針方向轉動并口誦六字真言。轉的時候不能往回轉,只能一個一個按順序往前直到全部轉完。
 每轉動一個經筒,就等于把經筒內的經文念誦了一遍。就像經堂四周那些印滿密密麻麻藏文咒語、經文、佛像、吉祥物圖形迎風而舞的五彩經幡,成串成串在大地與蒼穹之間迎風飄蕩,連地接天,被風吹動一次,就誦經一次。就這樣不停地向神傳達著人的愿望,祈求神的庇佑。經筒或經幡就成為人與神鏈接的紐帶,經筒或經幡所在就成了神性所在,人們的精神寄托所在。
 每每走到廟宇或經幡飄動的地方,我的心里也自然生出一份莊重與虔誠。陽光很好,溫暖明亮。轉完經,我和老人坐在經堂前的平臺上聊天,聆聽老人隨意地給我講一些過往和傳說。藏傳佛教在磽磧民眾信仰中占主導地位,磽磧鄉僅有的這座寺院,就成了磽磧嘉絨藏族民眾信仰的中心。
 永壽寺最初建在磽磧老場鎮鄉政府駐地處,為黃教喇嘛廟。宣統三年(1911年)磽磧街上一場大火殃及寺院,信眾籌資重建;1980年寺院經堂垮塌,1989年移建龍神崗,那是永壽寺規模最大的時候。
 磽磧藏族同胞認為人和動植物都居住在山神的懷抱里,世間萬物沒有比山神大的,人們對山神充滿敬畏。他們認為山神是無所不能的,對人有生殺大權。在磽磧每座山都有山神,磽磧人認為磽磧最大的山神亞希拉姆居住的卡爾貢阿山是磽磧風水最好的地方,是磽磧的中心地帶,于是選擇將唯一的一座經堂建在卡爾貢阿山伸入沖擊平壩的龍神崗上。


上九節和菩薩節


 藏家人有大鬧正月的習俗,從正月初一到十七是集中活動階段,從正月十八開始為分散拜年階段。在整個正月,最熱鬧又最富詩意的是正月初九的“上九節”和正月十七的“菩薩節”。今年也不例外。
 正月初九這天,磽磧藏鄉座座山寨張燈結彩,男女老少穿著節日盛裝,敲鑼打鼓,結隊而行。龍燈、牛燈和獅子燈走在隊伍前面,色彩繽紛的藏家服飾使人流變成絢麗的彩帶,彩帶過處,寨樓主人打開鍋莊房,擺出好煙、好茶和糖果喜迎客人。時至中午,磽磧街上鑼鼓喧天,能歌善舞的藏族同胞手拉手,里三層外三層地圍成圈,跳起歡樂的鍋莊舞。
 正月十七這天,我隨著人流來到永壽寺,當天是磽磧除“上九節”之外又一盛大的民俗節日“牟喃慈噌穆”節(菩薩節)。永壽寺的喇嘛們一大早就會在院內誦經桌上點燃12盞酥油糌粑做成的油燈,大喇嘛手持法器坐在桌前領誦經文。趕來抬菩薩、背經書的當地藏族群眾,在白塔前焚香祈禱。各地趕來的藏、漢村民也紛紛前往寺中祈福。
 喇嘛們在菩薩面前將事先準備好的吉祥哈達、五色絲線為前來祈福的人們圍在胸前、戴在手腕上,護佑村民。藏家小伙子則在喇嘛的指揮和活佛的引領下,從永壽寺內抬出坐著菩薩的專制轎子,沿著長長的老街轉一大圈。大家都爭著抬菩薩,并以此為榮。抬菩薩的隊伍由肩扛經書者開路,圍繞永壽寺正殿繞三圈后,停放在寺廟廣場中央,供信教群眾朝拜。之后信教群眾在寺廟廣場內唱嘛呢、跳鍋莊。
 過去藏家有三子須送一子出家、五子送二子出家的習俗。出家后跟隨喇嘛念誦經文,優秀者送至哲蚌寺繼續深造,由寺院和家庭共擔。學成歸來后頭戴僧帽,身披袈裟,尊稱“喇嘛”,在寺院為僧人及信眾講經說法,很受藏族群眾尊重。學經者一般沿途步行化緣,至少行走半年,方可抵達拉薩。因路途艱辛,經文繁難,學成返歸者甚少。
 現在也不再有三子送一子或五子送二子出家的習俗,無論高山還是河谷地帶的孩子都能進入當地學校讀書。學校有雙語教師教孩子們藏語,還開有手工課教孩子們編織腰帶、繡花、紡羊毛線等傳統手工,請了非遺傳承人專教孩子們磽磧多聲部民歌……說到孩子們,老人的臉上有了溫暖的笑。
 磽磧修建的新場鎮保留了嘉絨藏族傳統的建筑風格,又推陳出新,一個嶄新的嘉絨特色小鎮誕生在夾金山下。依偎著紅軍長征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緊鄰清碧的磽磧湖,四周環繞著青山密林,一年四季藍汪汪的天空遼闊無垠,清透干凈的呼吸,美輪美奐的山水,吸引著遠方的客人,甜蜜的蜂蜜酒、醇香的酥油茶、歡快的鍋莊舞、獨特的民風民俗,總讓遠道而來的客人流連忘返。嘗到甜頭的磽磧人,正走在大力發展旅游發家致富的康莊大道上。

 從永壽寺出來,陽光已經退到天際。經幡在風中呼呼作響,晚霞攜手流云,藍的天,白的云,緋紅的霞,大地上濃郁的綠,聽五色經幡輕吟。湖岸村寨炊煙裊裊,夕照在湖面跳躍,粼粼波光美奐美輪。四周靜謐安寧,只有風過經幡的誦經聲:    -嘛-呢-叭-咪-    ……(胡雪蓉/文 高華康/圖)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