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名家畫庫>瀏覽報道

一峰越過又一峰

2018-05-24 10:27:37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5ab3d08f16368.jpg


藝術簡歷

 吳一峰(1907-1998),浙江平湖人,字一峰,別名士浚,又名立,自號大走客,別號吳竇    ,齋名“一峰草堂”。國畫師從黃賓虹、劉海粟、鄭午昌、潘天壽等人。1932年隨黃賓虹自滬入蜀,受聘在四川藝術專科學校、東方美術專科學校任教。曾在歐美、日本及東南亞舉辦數十次畫展。國畫作品《夔門風雨》在英國倫敦展出并為大英博物館珍藏,享譽海內外。生前出版有《吳一峰蜀游畫集》《吳一峰國畫選》《吳一峰畫集》《大走客吳一峰》,詩詞作品集《遠行集》等。
 

5ab3d0a143b86.jpg

 

劍門天下壯

 

5ab3d0aa2f6c4.jpg

峨眉橫雪

 

5ab3d0b215b2c.jpg

峨山夜月

 

5ab3d0bb8216c.jpg

青衣江一堆

 

5ab3d0c31cf8a.jpg

萬縣鐘樓

 

5ab3d0caa815b.jpg

匡盧飛瀑

 

5ab3d0d1590e5.jpg

竹仙洞

 

5ab3d0d8cddfd.jpg

岷江勝概


 2018年,是著名國畫家吳一峰先生逝世20周年,又是吳一峰先生111周年誕辰。為紀念這位對中國畫特別是對豐富巴蜀山水畫作出杰出貢獻的大師,由四川省文化廳、四川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指導,四川省藝術研究院等文化團體主辦的《羨君來結萬山緣——吳一峰藝術文獻展》2月6日在成都博物館開幕。曾被張大千贊為“山靈知己”“傾倒”的140多件作品大多是吳一峰鼎盛時期的佳作,其中七丈五尺《岷江勝概》及《嘉陵山色》長卷被譽為“二十世紀清明上河圖”,受到謝無量、李可染等書畫巨擘的肯定。
 記得2012年6月《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重新認識吳一峰》,全面、權威性地評價了“大走客”的人品、德品、藝品及繪畫成就,引起強烈反響。
 拜讀畫作,思念大師。1987年底筆者對吳老的兩天采訪在川化賓館進行。當時已耄耋之年的吳老神氣絕佳、談鋒甚健,于是,我便有了下面這篇文章,也是對吳一峰先生的懷念——
 面前,石青、脂胭、赭石、花青、藤黃構成多彩的世界。年輕的助手擰開“一得閣”,帶松煙的墨香立刻彌漫于畫室。只見他輕握鬃毫飽舔香墨,在六尺宣紙前略一沉思,幾株龍虬虎盤的古松穩穩咬定青山,寥寥幾筆,又勾勒出廟宇。淡墨輕抹,焦墨烘托,渲染出森森背景。他虛眼審視,繼而走墨,借紙代雪,山脊留白。瞬間,一幅寒氣逼人又品不盡筆墨情趣的《峨眉積雪》呈現在觀眾面前。熟練蒼老的筆觸,嚴謹的構圖,顯示其深厚的功底。原來,執筆者是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四川文史館特約館員、四川省詩書畫院藝術顧問、81歲高齡的著名國畫家吳一峰先生。
 1987年12月3日,吳一峰與岑學恭、趙蘊玉等翰墨老友頂著凜冽的寒風,興致勃勃到川化總廠,感受生活的熱流,向書畫愛好者講授技藝。
 晚飯后,毫無倦意的吳老與我漫步在招待所綠叢花間,向我坦露他的“畫史”。
 吳老名立,別號大走客。浙江平湖人。受建筑工程師父親影響,從小愛上了美術。1924年只身赴滬投學于當代大師劉海粟創辦的上海美專,成為我國首屆國畫系學生。年輕時的吳一峰十分欽佩徐霞客那種吃苦求實的精神,立志終生以自然為師,為山川傳神。學假期間,他自故鄉夜以繼日徒步往寧海觀江潮、訪子陵臺,登天目山,把扎實的課堂知識與對自然的感受結合起來,等身的速寫錄下吳老的足跡。
 1932年,畫壇巨匠黃賓虹溯江入蜀,鐘靈毓秀的巴山蜀水早就令他神往。吳老告別了故鄉,伴巨匠進川。那神奇的巫山十二峰,飲譽天下險的夔門,占盡風光的青城,處處皆是畫的嘉州,滔滔不息的長江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從此,他找到了歌頌的對象,與巴山蜀水結下不解之緣。
 1937年,吳老受聘登上了四川藝專、東方美術學校講壇。教學之余,仍不忘“大走客”的使命,江油竇    山兩峰對立以鐵索相連,為考察峰頂石刻造像,他不顧勸阻,冒險攀越,其追求藝術的精神可見一斑。吳老走到哪里,畫到哪里,一見到絕好的寫生環境,總是顧不上吃飯,常常是通宵達旦整理腹稿。入蜀幾年,吳老完成百余幅佳作,在上海舉辦了“蜀游畫展”,并出版了《蜀游畫集》,那既有浙派清麗,又具有蜀派奇俊,融工筆于寫意之中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張大千、劉海粟專為畫展題辭,取得空前成功。
談興不減的吳老,深情地回顧了他一生中值得紀念的事:內憂外患的1943年,吳一峰再度到了山城,在天官府訪問了郭沫若。郭鑒賞了他的新作后,欣然在《劍門圖》上命筆題詩:


絕地通天閣道雄,
至今人感武侯功。
山靈點點酬知己,
云白風清一望中。


 作為回酬,吳一峰連夜操刀精治“郭沫若”白文印章相贈郭老。他們由書法談到古文字學;由美術談到中國傳統文化,繼而談到民族的振興……郭老的愛國熱情給他很大啟迪,就在這年,鄂蜀毗連的三斗坪已聞日本侵略軍炮聲。吳老帶著強烈的創作沖動,三天兩夜苦苦構思,以潑墨大寫意的筆法完成了代表作《夔門風雨》,吳老把個人悲憤、激越的感情寄托尺素。畫面上積云低暗,層層遞進的墨色烘托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意境。此畫旋即在倫敦展出,為大英博物館收藏,并在英文版《中國與不列顛》書中印出。幾十年過去了,當年情境歷歷在目,吳老陷入了沉思……
 真正使吳老開顏的是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政策的落實,創作環境的寬松使他煥發了青春。1980年退休后,他不甘寂寞,背起畫具登泰山、上黃山,返江油、下農村、入工廠,用傳統筆法寫出新意,為海內外人士矚目。
 1985年,香港《新晚報》中國美術副刊特約刊發了吳老長江組畫十張,大千先生所贈手跡一幅,并配發《踏破千山吳一峰》,整整一個版面。吳老聲譽傳遍東南亞各國。
 1987年6月,應新加坡中華書學協會邀請,耄耋之年的吳一峰攜畫70余幅,在獅城舉辦個展,政府文化官員主持了隆重的開幕式,正宗的中國山水畫迷倒眾多觀眾。當地華文報紙以頭號黑體字發了消息,以“平疇沃野,炊煙繚繞,直抒大地之艷;大江茫茫,風帆競發,抒寫山川靈氣”來形容吳老作品的獨特韻味。
 吳老告訴筆者:他將抓緊時間,把幾十年積累的經驗整理出來,使后來者在繼承的基礎上發展中國畫藝術,讓她永葆其迷人的魅力……
 1998年1月,吳一峰以91歲高齡駕鶴西去,離開他一生鐘情的國畫、離開他一生眾多的畫友、學生,離開他一生喜愛的讀者。愿吳一峰在天堂繼續畫出更精彩的“長卷”。(陳柴)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