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名家畫庫>瀏覽報道

萬建成:細草微風 野闊清秋

2018-05-24 10:13:53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5ab910432b14b.jpg

藝術簡歷


 萬建成, 1961年出生。四川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成都市美術家協會會員、成都市書法家協會會員,徐悲鴻、張大千藝術研究院畫師,四川省現代國畫院秘書長。





 畫家萬建成,外型平凡普通,個矮身闊,看起來毫無藝術氣質,且似乎有些木訥。但與之交流,談到書畫,卻能從他瞬間的只言片語以及突然的侃侃而談中,感覺到他的眼睛放光。他應該是一位性情厚道實誠之人,能夠非常坦率直接地表達自己對藝術的見地,盡管很多時候,他的繪畫語言遠遠超越他的談吐。萬建成身居遠離成都市區的洛帶古鎮很多年,有著遠離喧囂的孤獨。采訪中,發現他的視力不太好,怕光,尤其強光。聽他說起緣由,頓時肅然起敬,唏噓他曾經在邊疆部隊過往的經歷以及艱辛歲月。

 萬建成的繪畫作品,大多以山水為主,也有花鳥。畫風清朗細膩,落花風飛,青綠古雅,散發出幽香小徑般的韻味。他的書法自成一格,很有力量感,沉著痛快,揮灑自如。經歷過日日行書,千錘百煉,因而其書法作品秀逸圓潤,質樸蒼勁,筆酣墨飽,頗有春風厚重之韻。

 很小的時候,萬建成就顯露出書畫的天賦。讀小學時,他最歡喜的事情就是能夠安靜呆在家里,在墻上、地上、紙上隨意自在地寫寫畫畫,亂涂亂抹。他至今記得自己在繪畫上的啟蒙老師——藏青臺。“藏青臺老師是我藝術之路的啟蒙老師。”據萬建成回憶,藏青臺是他初中時的英語老師,河北人,喜歡書法與繪畫。在課余時間,藏青臺老師教喜歡繪畫的萬建成畫畫。“我記得,藏老師教我畫樹,畫鳥,以及用山水皴法筆觸來描繪山水,因此,初中,我斷斷續續跟著藏青臺老師學了三年,懂得了如何素描,奠定了繪畫基礎。”16歲時,他入伍到部隊,依然沒有放棄書法與繪畫。“但在部隊時,我幾乎是以書法為主,畫畫并不多。”

 1999年底,喜歡藝術的萬建成終于成為著名畫家黃純堯先生的學生,他跟著黃純堯老師主攻山水畫。

 “黃純堯老師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很多,比如,他繪畫的細膩與對色彩的把控,他的斐然文采,他對人對事的真誠熱情,等等,至今難忘。”

 萬建成隨黃純堯先生去三峽寫生,在巫山下面的一個小縣城的江邊,黃純堯在寫生時要求學生們觀察自然,對漲水與退水時的水線把控必須十分精準細膩。這樣的嚴謹作風給萬建成留下深刻印象。“我的文化水平不高,但我對老師的文采佩服至極。”萬建成憶起黃純堯先生給自己所作的每一幅作品題跋而寫出一首首內涵深刻的美好詩句而感嘆萬分。“黃老師特別關心人,熱情,細致。我們在創作時,作品中哪一筆不對,哪一條線條不對,他都會立刻指出來。有時候,即使深夜了,他也打電話過來,指出我畫得不對的地方或者需要修改的細節。”黃純堯先生身上這種為人真誠、繪畫嚴謹、高潔純粹的品格,至今影響著萬建成在繪畫上的細膩細致與用心。黃純堯先生去世后,萬建成因緣結識了畫花鳥的著名畫家歐陽世俊先生。一貫尊敬老師的萬建成,真誠仰慕歐陽世俊先生的繪畫風格與人品。“歐陽老師的花鳥畫得好,尤其鳥畫得非常好,唯美,細膩。他的文采也非常好,令我敬佩。老師很有個性,不喜歡的人他不接觸,他喜歡真誠實在的人,也喜歡獨處、思考,盡管看起來如今已經近八十歲的歐陽老師安于清凈,但他依然保持著自己每日研習書畫的習慣,依然在繪畫上精益求精。”萬建成跟著歐陽世俊先生學習花鳥畫后,在工筆花鳥上得到很多啟迪。同時,他的山水作品也得到很大的提升與轉變。他的山水作品開始慢慢擺脫了一些太用力的工匠之氣,擺脫了構圖上的僵化與固執,在藝術的領悟中,豁然開朗,并在其作品中逐漸注入了自己的情感與思想,畫面有了微妙的變化。色彩更加清雅,筆墨更加凝練,畫面幽靜,耐人閱讀,這些變化讓喜歡他山水作品的藏家讀到了煙籠寒水隱江樓,草齊腰綠染疊巒的空闊。從他的一幅山水作品《上里霧靄》可以讀到畫家的某些心境,這些畫面元素,石橋、青瓦、霧靄、遠山以及那一棟棟佇立在小河邊層層疊疊的瓦房吊腳樓,被畫家融合在一幅構圖唯美的水墨畫中,靜雅而蒼涼。畫家在情感上融入了自身對山水的癡戀。他用筆墨,體現出自身感情的積淀,將情感表達重點落在小河邊那一棟棟青瓦房上,在畫面里敘述著自己客居洛帶古鎮,如夢如幻的精神寄托。那些環繞山巒的濃霧,恰好烘托出作者的感傷情緒與無處安放的靈魂。

 早期萬建成的山水作品,幾乎都是大尺幅的山水畫。八尺整張、丈二、丈六、丈八以及三丈等等。他完全能夠把控對巨幅山水作品的創作。藏家也比較多。但那個時期,他的山水作品構圖太滿,線條略微僵硬,色彩稍顯濃郁,似乎少了一些留白、空靈與自在舒朗之韻。隨著年歲的增長,萬建成不斷在對藝術的認知中,摸索、領悟中前行。他很刻苦,除了外出采風寫生,幾乎很少社交。大多數時候,他待在洛帶古鎮的畫室,幾乎足不出戶,閉門讀書作畫。近年,他跟著歐陽世俊先生深入學習花鳥畫之后,對筆觸、色彩、線條、構圖等等,有了更加清醒的認知。再加上他的書法老師李國欽先生在墨韻運筆上的指導與啟發,他開始以“寫”入畫,來慢慢尋找屬于自己的繪畫方向,追求畫面疏密有致,用筆清俊,墨色淋漓,朗逸幽麗,不再一味沉迷于大尺幅的山水畫創作,而醉心于每一幅作品,即使小幅作品,也注重突出作品的微妙氣息、細膩與韻味兒。

 萬建成近期的作品慢慢變得舒朗細秀起來。

 他的工筆畫作品《花好月圓》:梨花繁茂,點點枝干,圓月清朗。作品底色是酞青藍,但作者經過特殊處理后,酞青藍上呈現出融化后的白色,朦朧,模糊。畫面中樹干在胭脂、朱膘交融中注入適當墨色,于是,樹干的肌理效果,在畫家一層一層上色的遞進中,逐漸厚重蒼潤。這是畫家心中意象化的梨花,唯美而清朗。作品《夏荷》:筆墨細膩,秀美清雅。畫家用工筆手法,表現出荷塘里荷葉的寂靜素雅,清蓮迎風。這幅作品,畫家融合了藤黃、酞青藍、大紅、朱紅等等,葉片陰陽分明,荷花濃淡自然,采用赭石、朱膘、嫩綠色來表現荷塘邊的蘆葦,那是隱喻的蘆葦,舒卷的荷葉,恰如清風襲來,意趣盎然。

 多年來,萬建成癡迷我國明代著名畫家唐寅的繪畫作品。

 他終日閉門,在畫室琢磨古畫的韻味,臨摹了大量古畫。尤其是唐寅的畫。并在臨摹中,去尋找古韻之雅。他在歲月的磨礪中,以及與自己對筆墨宣紙的觸碰浸潤中,尋找一種屬于自己的繪畫風格:在傳統的筆墨中,尋找細膩的情感表達。他近期有一幅山水作品,就是大量運用點子皴的手法,來表現中國清麗的山水,筆簡而清新。

 四十多年來,萬建成一直默默研習國畫和中國書法,并且加入自己歲月的積淀與個體領悟,用真誠之心去尋找心中的藝術感覺。作為當代頗有個性的山水畫家,他心無旁騖,獨自探索,雖默默無聞,不求名利,卻在繪畫中找到了自己渴求的精神支撐與寄托。

 萬建成長期堅持寫生,足跡遍布祖國各地名勝古跡,他的山水書畫,秉承傳統國畫筆墨的堅實基礎,山巒跌宕,氣勢磅礴,石質堅凝,雄渾豪邁。他的畫作,注重生活氣息和民俗風情,汲取古今精粹,尤其是在彩墨繪畫上,獨到而創新,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萬建成先生的毛筆書法,以行書體、草書體為主,筆力勁挺,筆酣墨飽,筆走龍蛇。書法作品被很多愛家收藏。多年來,萬建成的國畫山水畫作品多次入選中國名人書畫大展、當代中國山水畫展、四川省和成都市書畫和美術歷年畫展等。并在徐悲鴻、張大千藝術研究院《精品集》等美術專著刊登。

 萬建成先生雖然偏居一隅,卻非常注重培養國畫人才,多年來,一直堅持教授成人山水國畫基礎。2015年又在成都市洛帶鎮政府、成都市書畫協會等單位和省內書畫界知名人士的支持下,創辦了“華藝百年書畫室”,潛心培育少兒國畫和書法,悉心培養熱愛國畫藝術的青少年,以“弘揚中國國畫精粹”為宗旨,傳揚中國國畫。

 蜿蜒老街,藍天之下,如果你偶爾去到洛帶古鎮,驀然看見拐角處,有一間素樸的畫室,它似乎彌補了這條狹窄的老街的藝術空白,給人以云霞繾綣的豁然開朗,那就是萬建成的書畫空間,也是他的精神家園。(楊蜀連)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