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名家畫庫>瀏覽報道

鐘真:淡煙疏柳 水墨有味

2018-05-22 10:15:33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鐘真的花鳥畫,格調高雅,墨簡意深。是拋去繁復之后,刪繁就簡,進入一種更高精神層面的尋求與解讀。墨淡,筆簡,卻穿透了無限的想象空間,唯美,回味,遐思,筆墨已經完全具有鐘真獨特的繪畫視覺與解析。這是畫家精神層面某些理念的感性顯現。他的水墨,有著獨觀大自然之后,心凈若蓮花的淡定與從容。


5acb828d6dfa4.jpg


藝術簡歷
 鐘真,1975年出生于四川成都。創作以花鳥為主,兼作人物、山水。其作品常以工筆、寫意相結合。出版有《鐘真彩墨藝術》《鐘真花鳥畫作品集》《名家課堂:鐘真細筆花鳥畫法》等專著。


5acb829f8f1a7.jpg

靜水無聲


5acb82a9b1d40.jpg

秋懷


5acb82b515750.jpg


5acb82c4c556f.jpg

看見


5acb82cbd4751.jpg

紅香一點清風


5acb830922716.jpg

荷塘過雨


 鐘真的畫,雅,寂,靜,有唐詩宋詞的味道。
 他的每一幅作品,清秋幽獨,耐人咀嚼。筆觸細膩,浮煙冷雨,淡雅清潤。畫面粉鏤荷花,秋去秋來,極其珍巧。既有春風靜,珠簾微卷的水墨深淺,也有沉香玉壺,小風蕭蕭的沉靜優雅,繾綣著氤氳的空靈。
 鐘真繪畫,善于觀察,突出細節,以心繪畫。
 大自然中,老街、老樹、殘垣、枯草、野花、翠鳥等等,他都會在自己的靜謐觀察中取其某一處斷面,或者有心靈觸碰的細節,定格而進行藝術再創作。比如,他到江西景德鎮婺源 李坑古鎮,覺得古鎮平淡無奇,卻在一條不起眼的小路邊,發現一堵老墻和一處老院落,給他留下深刻印象。斷墻殘垣和老院落彼時呈現的滄桑破敗以及苔蘚的晦澀,正是他所追尋的在厚重歲月積淀之后,所散發出的點點痕跡。有故事感,咀嚼有味道,有回望的靜謐,絲絲縷縷潛藏著槲葉落山路,枳花明驛墻的纏繞。一位畫家常常外出采風,到大自然中去尋找藝術靈感,是很有必要的。哲學家狄德羅在《畫論》里,就力勸畫家不要關在工作室里而要走進大自然。他指出:“凡是自然所造出來的東西沒有不正確的。”可見,一位藝術家觀察自然是多么重要。鐘真的作品所散發的氣息始終是安靜如春露的,耐人尋味。鐘真喜素色,追求一種層次高、格調雅的國畫風格;在色彩與構圖上始終偏愛詩意的韻味,那種唯獨屬于中國古代詩歌所傳遞出來的唯美、旖旎、浪漫、清潤之美。
 鐘真繪畫,追求極致。他每天作畫,往往會用十幾二十張斗方宣紙作為草圖,不停地在宣紙上運筆、琢磨、靜思、落筆、揮毫,并在幾十張草圖中,尋找一幅自己靈魂深處最滿意的構圖。而這幅作品必須是他認為視覺效果與水墨清潤效果最佳的背景,然后,他才開始細細描繪作品的細節元素,比如鳥的羽毛,花瓣的姿態,葉脈的線條等等。其間,他會工筆與寫意結合,以達到工寫意書畫細膩考究的效果。鐘真的作品,一般尺幅不大,大部分都是一尺斗方。在這一尺斗方的宣紙上,琢磨思考屬于自己個體心靈深處所要表達的精神氣象,筆墨的精致、精湛與純凈之美。堅持在朦朧清雅的筆墨中,追求花鳥繪畫情感表露的由隱漸顯。比如,他的作品《初游》:沙筆勁道的一截樹干,墨色蒼勁凌厲,佇立在畫面的右邊,上面雜亂地纏繞著電線般的繩子,細細地橫著延伸到左邊,一直延伸到意境中的遠方;可喜的是,纖細的繩子上面還棲息著三只翠鳥,緊緊彼此依靠著,赭石色的羽毛色澤豐滿,眼神純潔,可愛至極。畫家在靜謐蒼勁的老樹上,賦予生命的暖色。
 鐘真的蓮蓬畫得極富韻味,肌理細膩,線條清晰,似可觸碰,呼之欲出。他說:“關于畫蓮蓬,我是在學習天柱老師的寫意蓮蓬上,自己又加了一些寫實的成分。”鐘真鐘愛翠鳥,他的鳥畫得非常好。蓮花、蓮蓬、荷葉、翠鳥,都是他題材的主要元素,但幅幅都不盡相同。他不僅常常在宣紙上畫,近年來,還每年兩三次飛到景德鎮去,把蓮蓬、翠鳥等畫在青花瓷瓶上,他的青花瓷,筆觸細膩,清淡高雅,素色柔和,受到藏家喜愛。
 作品《荷塘過雨》:畫面是秋季的荷塘,三片低垂的荷葉,已經在秋風中漸漸枯萎,有些凄涼,也有些蕭瑟。一只孔雀藍的翠鳥依著即將枯萎的荷葉低低地飛過,遠方在哪里?畫家運用濃淡相宜的水墨來表現荷塘荷葉生命最后的尊嚴,而那只孔雀藍的翠鳥,是點睛之筆,它是希望,披著翠藍,飛翔。作品《一霎荷塘過雨》:整個畫面空靈至簡。畫面是一片已經枯萎的荷葉,荷葉低垂到湖面,枝干只畫了兩條,一條屬于低垂的荷葉,一條枝干禿立于荷塘。畫家用墨極其凝練,線條清麗,柔韌,沒有多余的用筆,只有這片荷葉與枝干的倒影。最妙的是,那只靜靜呆立在荷桿上方的輕盈的翠鳥,孤獨、自在,仿佛在思考,又恍若在回頭尋找遠方,意境深遠,在詩意的孤獨清冷中,透出現實的思考。
 很明顯的是,鐘真的作品,畫面大部分都留白很多。
 對于鐘真而言,藝術本身就是普遍理念與個別感性形象的對立而統一的精神活動。鐘真是一位獨立特行的畫家,特別,善思,活絡。他的很多思維都超前于現實。我眼中的鐘真,思維談吐富有極強的邏輯性與敏銳性。但觀其繪畫,總是能夠在他的作品中,讀到純凈、美好與清澈。這需要畫家靈魂深處的安靜、思考與情感的細膩。在這種近似于偏執的創作理念與習慣下,鐘真的作品,幾乎每一幅都是精品,每一幅都有其獨特的繪畫語言。既有中國傳統花鳥畫的典雅秀美,秋水清澈,更有當代中國畫家的筆墨簡雅,醉后清風,獨樹碑石。
鐘真的父親曾經是軍人,卻滿身書卷氣。父親內心豐富,喜閱讀、善古玩,家里四書五經藏書頗豐。在父親的熏陶下,鐘真四歲開始朗讀背誦唐詩宋詞,開始寫寫畫畫。他的內心由即刻開始,逐漸生發出一種對中國傳統文化典雅清麗的樸素認知。五六歲,鐘真就跟著中國著名畫家、世人稱為“蓉城邵牡丹”的邵仲節先生學習國畫。隨后,他先后師從名畫家李星武先生、黃純堯先生學習國畫。2013年,鐘真正式拜師著名花鳥畫家秦天柱先生,至此他的繪畫歷程開始了一個新的轉變。他在秦天柱先生的悉心指導下,刻苦研習琢磨工寫意花鳥繪畫的水墨細膩表達,并深受天柱先生的筆墨精神影響,逐步在繪畫上形成了自己獨特的繪畫表達語言。他的繪畫逐漸由濃墨重彩走向淡墨疏朗。
 “我從四歲開始畫畫,直到今天,從未停過筆。” 鐘真雖出生于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但是,從繪畫閱歷看,他應該算是一個年輕的老畫家。如今的鐘真盡管剛四十出頭,但他的繪畫藝術生涯已經接近四十年。他說話不急不緩,行事卻雷厲風行。很顯然,鐘真為人的“真”與個性的“鮮明”交融在一體,執拗堅定、睿智機敏。在他的身上散發出春暖花開真誠笑容的同時,又潛伏著不易讓人輕易覺知的陌生與距離,這,就是鐘真。讀他的作品,會讀到萬物之間的安靜、溫暖與美。
 有人說,畫如其人。從一幅作品,可見窺見作者某一方面的精神表現或者精神導向。因而,鐘真的審美趣味與豐富的思想相對來說具有明晰而穩定的秩序。從眼前鐘真的一幅幅唯美、空靈、清澈、耐人品讀的作品中,可以讀到鐘真對美學的傾向性與認知。他清醒地知道,藝術作品必須表現美,對美好事物的表現與描繪,需要視覺獨到。
 一個畫家,在藝術創作上,并不僅僅單靠形象思維或者抽象思維就行,藝術家必須以整個的人格進行創作。鐘真以個體的覺知,繪出了靈魂深處的純凈。對藝術的欣賞也是個體的感知。不同的人,對一幅畫的解讀往往大相徑庭。這符合黑格爾關于從抽象理念出發的一個清晰的理論:美為理念的感性顯現。鐘真在歲月的磨礪中,堅守自己對藝術最純真最純粹之深愛,他的內心與視覺在觀照任何一個美好的事物時,心底一定會感受到那種難以言喻的喜悅。這種喜悅,定會令他迎著清風,把酒對池塘,繪畫橋深處。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