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經濟網>名家畫庫>瀏覽報道

邵大光:寒峭花枝 牡丹傳人

2018-05-22 10:17:34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編輯:鄭嘉儀 審核:鄭紅梅


5af1c6b15afd5.jpg


藝術簡歷

 邵大光,1953年生于成都。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特約館員、中國文聯牡丹書畫藝術委員會理事、四川省美術家協會理事、四川省巴蜀中國畫研究院副秘書長、四川省國防畫院副院長、成都市美術家協會理事。邵派牡丹傳人,得其父邵仲節牡丹畫法精髓。


5af1c6bf7ee40.jpg

5af1c6c1cc603.jpg


 邵大光其實是一位氣質舒朗之人。

 瘦高個,雙眼有神,皮膚白凈,談吐干脆,身上蘊藏著自信與堅韌。在成都春末的涼風里與之交談,他的率直盡顯。偶爾,他的情緒也潛藏一些憂郁與傷感,能感覺到他是一位重情重義的感性之人,隱忍中蘊藏著堅持與力量。

 讀邵大光的國畫作品,能完全感受到他作品氣息與畫家個體氣象相吻合的直率與坦蕩。運筆灑脫,濃淡枯濕,筆觸在宣紙上的游走,沁潤出畫家力圖要表達的豪邁與氣勢。他的很多作品,深藏著“牡丹醉,煙光薄,花滿中庭,誰種芭蕉樹”的蕩漾筆墨。比如他的《春花圖》:山崖野逸,翠鳥棲息,從畫面右上方傾斜而下的那一蓬蓬纖細柔韌的黃色野花,明麗鮮活,畫面充滿著畫家詩意情緒的流淌。他也喜畫水仙。筆下的水仙構圖獨特,作品《凌波仙子》:畫面由上中下三部分水仙組成,卻并不突兀。水仙的葉脈以小青綠為主,白色的花朵以及淡黃色的花蕊,幾只小蜜蜂在畫面最上方輕盈飛舞,恍若可以聽見其嗡嗡的低鳴聲。有時候,畫家些許的落寞就掩藏在筆墨之間,有某種渴望知己傾訴衷腸的意味,如作品《玉堂春》。畫面中,一只白色的瓶子里插滿盛開的牡丹花,筆觸細膩,花瓣旖旎,飽含邵派牡丹傳人的真傳功夫:大氣、厚重、野逸,且帶著一種倔強與堅韌。作品《端午情結》,是畫家表現中國傳統端午節的一幅寫意畫。這幅作品富有生活情趣。畫面干凈而筆觸雋秀,有味道:一壇酒,幾個小碗,一把艾葉,兩個咸鴨蛋,幾個粽子。中國端午節的傳統元素,就在畫家筆觸凝練、構圖空靈、留白居多中凸顯出一種濃郁素樸的鄉情味道,散發出與君邂逅,濃睡殘酒,細風翠語,海棠依舊的雅趣。

 由此可見,作為邵派牡丹傳人,作為一位當代花鳥畫家,邵大光不僅筆下牡丹傳神飽滿、生動、蒼勁,而且,他對中國花鳥畫的其他題材同樣也能自如把控。其實,二十年來,他一直都在努力用心探索,沒有停步,潛心創作。他在尋找一種屬于自己的繪畫表達語言,在露花凝香、妙香真色中探尋花鳥畫的那種落日花飛、夜雪初霽的韻致與寫意,來釋放自己心象中的獨特情感表達。

 早在一年多前,筆者曾專程前往邵仲節先生家,拜訪過邵大光的父親、著名藝術家、世稱“邵牡丹”的九十四歲的邵仲節老先生。先生雖九十高齡,卻玉樹臨風,思維清晰,談吐風趣,豁達開朗。其儒雅、平和、素樸、溫暖的氣質瞬間溫暖了我的心。邵仲節先生一生專注國畫藝術的研究與探索,歷經坎坷與苦難,卻不負春風,獻身牡丹藝術的經典創作,筆耕不輟,佳作不斷。他開創的邵派牡丹技法,以花朵艷麗、枝干挺拔、蓬勃向上、氣韻典雅、野逸蒼勁而聞名華夏,享譽海內外。

 作為邵仲節先生的兒子、“邵派牡丹傳人”,邵大光坦言,作為邵派牡丹傳人其實精神壓力非常大。“畫得完全與父親一樣,又沒有一個精神獨立畫家的獨特性;畫得不一樣,又失去邵派牡丹的獨特風格。因而我始終在繼承中反復思考,突出自我精神體現,并將傾其一生把家父的邵派牡丹傳承下去。”

 邵大光在藝術的感受與思索中前行。源于深層次對邵派牡丹的傳承思考,邵大光頓悟到:其實,每一個人心里都有一個安靜之所。這個安靜之所是屬于自己的寶藏。他認識到,父親邵派牡丹的筆法早已深深地在生命里烙上了清晰的印痕,根植于靈魂,無論是藝術創造過程中的快樂還是痛苦。他坦承:“或許,我永遠達不到父親繪畫藝術的高度,但我一直在努力。”傳承是秉承某一種精神獨處,再創作卻是畫家對大自然、個體心象、清晰或模糊認知的精神傳遞。這種創作中的矛盾與交融,在邵大光的靈魂深處糾纏、掙扎、對抗,并最終走向融合、提升,如相互對抗的兄弟,一個是內在,一個是外在。這樣的藝術探索之路促使邵大光在傳承“邵派牡丹”的基礎上,最終走向了追求自身精神純粹本質的繪畫表達。從而,他的作品散發出一簾花雨、彩云深處的香遠。讀其作品,有滿身風露軟紅成霧的清新,也有暗綠點翠的某些孤獨。從某些畫面,還可以讀到畫家心緒如游絲般的飄逸,似乎無棲息之處,卻又帶著春風歸來話暖雨的清雅。

 1953年,邵大光出生于成都市,祖籍山西夏縣。他六歲離開父母,由身為職業軍人的外祖父母撫養長大,從小受到嚴格而全面的正規教育。1970年底,年僅十七歲的邵大光參軍入伍,在滿洲里兵站服役。年無霜期不足一百天的高寒自然環境等給他意志的磨煉增加了厚度。1975年,邵大光復員在山西及成都工作,從工人、工段長、車間主任一步一步干到經營副廠長。上世紀九十年代國營企業改革中,邵大光放棄了鐵飯碗,在親人的支持以及美術界名師齊白石四子齊良遲先生的點撥下終于醒悟,背負起傳承和發展邵派牡丹技法的歷史責任,走上了職業化的藝術道路。在最初的日子里,為了解決邵大光生活上的后顧之憂,老母親自己給兒子發工資,讓他全身心投入到向父親邵仲節學畫中。

 在邵大光眼中,中國畫是一個架構,也是以理論支持的推而廣之的體系。畫家在掌握了中國畫的理論知識后,就能在實踐中領略到中國畫最重要的基礎就是構圖、用色、表現與立意。邵大光為了畫好牡丹,在父親的親自指導下,多年來一直研究中國各地牡丹的共性與個性。他深入生活,了解大自然的奇妙,除了研究觀察牡丹,對采風過程中的草木、動物悉心觀察。據邵大光介紹,邵老通過幾十年來對牡丹的研究,總結出了各地牡丹的不同。洛陽牡丹,屬于宮廷式的牡丹,花大,色艷,枝繁葉茂,雍容華貴,但似乎太高貴而缺乏一種倔強的精神。山東菏澤,也是中國牡丹之鄉,那里的牡丹是屬于田園風格的,當地把牡丹當做藥材使用,氣勢大,氣息清新。四川彭州丹景山牡丹,長在海拔稍微高一點的山上,懸崖邊,石頭縫隙里。這些牡丹往往花不多,枝干卻努力向上生長,是一種有著山野味道的牡丹。因其枝干拼命向上,于是,丹景山的牡丹“取勢”之形態,深深吸引了邵老和邵大光。這也是邵派牡丹的獨特之處:氣韻獨特,蘊藏玄學,一波三折,暗藏生命中某些迂回曲折的微涼疏柳。邵牡丹因而就基本以四川彭州丹景山牡丹為主要創作對象,表現出其挺拔、不屈、昂揚之山野之氣,這就是獨具風范之“邵牡丹”。

 “很多人只知道牡丹的雍容富貴,又有誰知道它們生長在山野之巔,歷經風霜。因而,國畫牡丹的王者之氣,是大氣磅礴,是質感清麗,是堅韌不屈。畫牡丹的人很多,但是,要畫出牡丹的新意,畫出牡丹的內涵與精神就很不容易。”邵大光研究歷代畫牡丹的畫家,在繼承“邵牡丹”的基礎上,升華構圖體系中的造型與色彩,研究前輩,突出自我,畫出了不少好作品。但是,邵大光坦承對藝術極其嚴謹的父親卻常常批評他。“我爸爸看我的畫,主要還是批評為主。”邵大光表示,他非常理解父親的良苦用心,并認識到從藝之路是充滿艱辛跋涉并需要為之奮斗終生的。

 即使邵大光的畫受到業內人士肯定并被中南海收藏使用,但邵大光在創作上依然不滿足。他還在歷練與探索,這會讓他的作品格調與品質有更多更廣闊的上升空間。沈陽畫家李文岱讀了邵大光畫選后感慨:胸有成畫走大線,由繁到簡總相間,墨彩皆備巧點染,題材廣泛深積淀,靈動運筆功夫深,邵氏家傳有新天。很多藏家喜歡邵大光作品的肆意奔放,并賦詩贊嘆:月出東山,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但在筆者眼里,邵大光把家傳的“邵派牡丹傳人”的筆墨精神傳承下去之外,作為一位花鳥畫家,他繪畫的春天,一直都在不斷探索中,在姹紫嫣紅里。(楊蜀連)




 

Title 真人性做爱
Title
推薦圖片新聞